《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面前有一张桌子就好了,我大声训斥之后,一拍桌子效果更好。
  我这样真的不是把事情搞砸,这个时候不能怂,怂就被带入对方的节奏,就是要硬气,没实力也要搞一出空城计。
  我转头又说:“这事交给我,你们放心好了,关山到底怎么死的,我给你们一个交代,谁该负什么责任,他妈的一个也跑不了。”
  关珊爸妈对我点了点头,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无比信服我。
  其实他们是盲目的,现在我和方远航都是选择,有好的选择为什么不选我选方远航,那不合情理。
  方远航气得嘴巴直哆嗦,跟癫痫了一样,他说:“不解决你们出去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方远航说:“你耳朵聋了吗?我让你们出去,滚!听明白了吗?”
  很强势。
  我说:“你最好记住你说了这样的话。”
  方远航撇了撇嘴巴,那表情特别的不耐,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是啊,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屁民,而他是官老爷。以前在古代,平民见到官,都是要跪在地上磕头的,我现在站着跟他说话,已经是我的荣幸了,所以,说滚我就必须快点滚。滚慢了都不行。
  我说:“我们不走。”

  方远航说:“你们不走试一试。”
  我笑了,说:“试试就试试。”
  方远航拿起了电话,要打电话叫人了,他身后站着那两个人神情颇为不善,我心里没在怕,我想齐语兰那边的电话应该快要到了。
  还真是巧,方远航刚要接电话,突然来了一个电话,看到上面的人名,方远航一个激灵,刚刚他站的有些随意,看到人名,他马上挺立起来,整个人为之一变。

  果然是好奴才,好一条乖巧的狗,给他打电话的人不用猜,一定是个让他忌惮的人物,他现在的慎重人家又看不到,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是因为已经形成了喜欢,在心里时时告诫自己。见到领导应该怎么做,怎么表现,这些事情做的多了,便有了条件反射,看到领导,会不由自主的鞠躬,点头哈腰的微笑,看到领导的电话,会站得直直的,肌肉有了记忆,说明这事做的不少。
  可能是怕说一些话,我们听到不好,方远航走到了一旁,接起了电话,我能看到他的脸,接电话的过程之中,他脸上的表情一直变,不过看起来很尴尬,回答的也乏善可陈,一水的是是是。
  挂了电话,方远航走了过来。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齐语兰那边建功了,因为现在方远航想要笑还有点笑不出来,跟哭一样。
  确实挺难为人,刚才那般盛气凌人,现在又要装孙子,心里肯定是难受的。

  他沉默了一会,沉默的连关珊爸妈都有点不自然了,不住的看我,那意思是想让我在谈一谈,他们还以为方远航要发怒了,这一发怒,这事情就搞砸了。
  我还是之前那个态度,我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关珊爸妈一愣,那脸上表情很纠结,好像觉得我闯了祸。
  结果方远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很灿烂,他说:“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什么他妈的大水冲了龙王庙,谁他妈的跟你是一家人,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刚才那一副恶人面孔,现在上赶着跪舔了。
  不得不佩服,这脸变得真快。

  方远航的态度在我意料之中,混到他这个地步,见风使舵,审时度势,那是自带技能,有困难就跑,有好处就上。得罪人就服软,没势力的就使劲欺负。
  人性的恶劣之处展现的淋漓尽致。
  关珊爸妈应该见过这样的人,可是变化这么快的应该见不到,把他们搞了一个措手不及,一脸惊悚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他们肯定想不明白,为什么方远航变化这么大。

  但我明白,因为现实,他是被逼的。
  我说:“你这态度变得可真是快,我可不敢跟你是一家人,我高攀不起。”
  方远航笑着说:“哎呀,别笑话我了,刚才也不知道你有这个关系。要知道你有这个关系,我不是早就该说什么说什么了,大家都是自己人,给哥哥一个面子,回头请你吃饭,咱别往心里面去,还有,这事也不怪我,领导安排下来的,要注意影响,我只是一个小卒子,当然要听领导的安排,领导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也懂的,我就是干活还不得好的那种人,干好了,没奖励,干的不好了,挨说挨骂,我也是没辙,所以,别跟我计较了。”

  方远航这一段话说的很快,听起来也挺诚恳的,话他是说的实话,可是他也很享受欺负人的那个过程,领导估计说的是小方啊这件事好好处理,别闹大了,跟咱们没责任啊!方远航听到之后,得了尚方宝剑一样,跑我们面前耀武扬威起来。
  其实,他这个样子有原因可寻的,类似他的人也很多,他这样的人,手里有了一点权力,但是要巴结上边的人,小心翼翼,谨言慎行,并且还要拍领导马屁,揣摩领导心意,过年过节还要上点贡,生活里挺压抑的。说实话,这种压抑无处安放,憋在了心里,要找其他的地方发泄,欺负平民百姓就是他们发泄的方式,方远航们平时有多压抑。便欺负别人多厉害。
  我说:“好了,说说关山到底怎么回事。”
  来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知道关山为什么死。
  方远航说:“你们没听错,关山确实别人打死的。”
  我说:“谁打死的。”
  方远航说:“关山同牢房的人,是个杀人犯,死缓两年。”
  我看着方远航,说:“你确定?不是你们监狱的人动的手。”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尤其是面前三个人都是监狱的人,这话就有些过分了,我明显看出来方远航在内的三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不过,方远航既然知道我有关系,他就不会说什么。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的拳头大,你就可以随便说话,弱肉强食,不仅仅是人,上升到国家也是这样。美国强,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干涉其他国家事务,没办法。
  方远航说:“这个事真没有,没有我们的人参与其中,完全是个人矛盾,现在不比以前,我们不会那么过分的,也不会那么无法无天的。”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以前比较过分,但他说现在不过分那是不可能的,依然有黑暗存在,只是不得而知罢了。
  我说:“我记得关山之前牢房里面没有死缓的人。这个人怎么回事?”
  方远航说:“一个星期之前转进来的。”
  我说:“这里面是谁安排的。”
  方远航脸僵了,他说:“你这意思是我们内部人动的手脚,故意把这个人安排跟关山一个屋,然后这个人故意杀死了关山,对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