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远航想了想说:“这事我要确定一下领导,你们稍等。”
  我说:“您还是在这里请示吧,你要人走了,把我们晾在这里,我们哪里说理去。”
  方远航尴尬的笑了笑,说:“那怎么会。”
  我说:“你敢说刚才你没这样想过?你瞒不住我的眼睛。”

  方远航哈哈笑了两下,他倒是没走,只不过走到了一边,打了一会电话,声音很小,我觉得他是假装的,装模作样,其实他自己就可以做主,只是他不说,装的有个领导在后边指示。
  方远航结束通话,走了过来,说:“我可以告诉你们,不过你们要先答应不能追究监狱的责任,你们要签一个免责书。”
  我说:“这不合程序。”
  方远航说:“那么抱歉了,人就是从床上掉下来的,不签免责书。你们得不到真相。”
  我说:“你确定?”

  方远航说:“确定。”
  我说:“我要弄个大新闻你也不怕。”
  方远航笑笑,说:“你威胁谁呢,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关珊妈和关珊爸走到我旁边,关珊爸说:“董宁,要不咱们就签那个免责书吧,我只想知道小山是怎么没的。”
  关珊妈在一旁点着头,眼泪不停的流。
  方远航在一旁说:“很明智的选择。”
  我说:“不行,现在可以确认关山是被人打死的,在监狱里被打死,谁知道是不是他们内部人员勾结的事,就算不是他们动的手,是罪犯动的手,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往大了说是他们指使,往小了说是他们纵容,监管不力,这事签了免责书,他们的责任没有了,干干净净的,你们儿子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我对事不对人,我并不想为关山出头,但他遭遇的这事不公,我有必要管一管。
  方远航冷笑一声,说:“你可真敢说啊!不怕得罪人是吧,好,我记住你了。”
  关珊妈拉着我说:“董宁,那你说该怎么办啊!”
  我说:“怎么办,要一个公道,要一个明白。”
  方远航冷笑说:“我劝你们不要异想天开,这件事往大了闹对谁都没有好处,你们要签了免责书,咱们好商好量,我们这边还可以酌情补偿你们一些钱,不过,这钱是出于人道主义给的,别以为是我们的错。”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齐语兰的电话,好家伙,终于来了。
  齐语兰这个电话很及时,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方远航不松口,我又吓不住他,双方僵持,我这一边弱势,因为人家是主场,占尽优势,反正关山死了,他们又不伤心,只要把这件事盖住,不让领导为难就好,其他的,管它洪水滔天。跟他们没关系,领导满意,大家美滋滋。
  方远航有这个底气,因为他觉得我们都是平民百姓,对付这样的我们,简直不要太容易,就是不理你,找借口,他们轻车熟路了。
  我说要把事情闹大,看来方远航也不怕,他目光屌屌的看着我,很嚣张,确实很嚣张,让我有给他来一拳的冲动。

  吃人饭不做人事的东西。
  这是一条人命。在他们眼里跟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所以,齐语兰的电话便是变数,她是强援,能改变现在的局势,我,不再弱势。
  示意了一下关珊爸妈,让他们安静,让他们相信我能处理好这件事,事实上,现在也只能我处理,没有人帮他们,亲戚什么的都靠不住,要是能靠得住,早就靠了,也不会关山一出事,电话就打到了我这里。
  淡定的接了电话,看到方远航眼中的不满,不满又能怎么样,我接电话还不行了?什么毛病,没办法,这就是国情,一般当个小官的,都牛逼哄哄的,好想没人能管得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很奇怪的是那些当大官的,相反态度会很好,可能也是段位高,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对了,坏事可以让手下去做,手下担责任,毕竟临时工。
  一接听电话,齐语兰问我出了什么事,我说关珊的弟弟关山死了,怀疑是被人活生生打死的,因为监狱这边的解释太不靠谱,来之前和来之后是两个解释,让人不由的心生怀疑,并且还让我欠免责书,齐语兰问我签没签,我说没签,齐语兰说我没签就对了,她现在给我联系,我说这边的负责人叫方远航,刁难我,一点实话也不说,齐语兰说让我放心。
  挂了电话。方远航脸色很不好看。
  他在心里骂我。
  “傻逼,跟谁打小报告呢,他妈的,敢惹老子,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事别他妈想知道实情。”

  实情不实情的其实不重要了,因为我知道关山的死肯定不寻常。抓住背后的那个人才是重点,这种事情方远航肯定也不知道,他现在干的就是脏活,之前李国明干的那种,帮人分忧,处理这些脏事,所以,想要知道背后是谁下的手,还要网上挖。
  方远航知道我说不通,训斥起关珊爸妈起来,他说道:“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个态度太不好了,你们是来闹事的,不是来解决问题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国家机关,敢跑这里闹,胆子太大了吧。”
  “我理解你们,你们刚刚丧子,我也是很有诚意来解决的,只要你们签了这个免责书,咱们都好说。什么事我们都说,然后让你们赶快去看儿子去,现在你们这个样子,找的这个人,会破坏我们之间的友好协商,一点也解决不了问题,我跟你们说,这事要是搞得不愉快,你们儿子也别看了,没两天尸体腐烂了,我们就送火葬场。”
  关珊爸妈都看向了我,很着急,就是那种火烧火燎的样子,因为方远航说了死穴。看不到儿子那怎么能行,就算不告诉真相,也要看到儿子最后一眼,这是做父母的心愿,我理解,我双手赞同。
  方远航说的危言耸听,关珊爸妈被吓到。可吓不到我,我怕什么,人我都杀过,我会怕方远航的几句话吗?
  另外一说,这些人的手段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就是欺负老百姓,说几句狠话,这件事情就过去了,他们没什么责任,该升官升官,该发财发财,该玩女人玩女人,生活就是那么美好,从来没改变过。

  从这里便看出来这是一贯的解决手段。不是积极面对,而是捂盖子,把事情和麻烦搞得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笑了,我说:“实话实说,你吹牛逼大学毕业的吧,这事你敢不让家属看看试试,我可没听说有哪条法律这么规定的。你们监狱好大的架子,再者说,你说很有诚意,逃避责任就是你们的诚意?不是我们不配合,是你们不配合,前后矛盾,还让签免责书,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敢大胆到哪一步。”
  日期:2017-01-20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