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关珊家。还没进屋便听到关珊妈的哭声,呼天抢地的。
  我敲门,声音都没屋里的哭声大,敲了好一会,屋里人终于听到了,给我开了门。
  进屋,房间里的摆设我还挺熟悉的,可是此时此刻弥漫着悲伤。
  关珊妈眼睛都哭肿了,关珊爸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在强撑着,他倒了,关珊妈更什么都不行了。
  看到是这个状况,我觉得关珊爸也不容易。
  我说:“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关珊妈被我一声吼吓到了,忘了哭,她表无表情的看着我,眼神涣散,双眼血红。

  我说:“想看你儿子一面就去洗把脸,跟我走。”
  现在没必要废话,什么节哀顺变,说那个没用,他妈的人都死了,还控制什么。
  况且这事透着邪性,怎么说死就死了,是不是有谁不想让关山活着,让他永远的闭上嘴,之前,没时间收拾关山,因为他是个小角色。
  去监狱,要搞清楚,谁打死的关山,是犯人,还是看守,这很重要。
  谁在后边兴风作浪,还要谋划什么事情,这都要搞搞清楚。
  所以,现在哭,没必要,心情我我理解,可我不认同,要做的事情多的很,眼泪,只是情绪的宣泄,解决不了任何事。
  关珊妈乖乖的站了起来,行尸走肉一样进了厕所,隔了几秒,传来哗哗的水声。

  关珊爸看着我,老泪纵横,说:“董宁,还好有你,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扛不住啊!”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前岳父岳母,之前闹得那么僵,现在却要帮他们处理这事,也没办法。除了我还能有谁呢。
  安慰了几句关珊爸,关珊处理好出来了,她小声的说了一句走吧,手里拿着一个包,我没问,估计是给关山准备的东西。
  到了监狱,说明了来意,把我们三个人带了进去。现在一个屋里面等着,有两个人站在外边,问他们什么也不说,我懂,这是监狱派来看着我们的。
  关山在监狱里被打死,监狱脱不了干系,监管不力,按照机关的操行,要把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跟个屁一样放出去。

  等了一会,有个人进来,快四十了吧,脸白净,带着眼镜,一进来就冲着我过来。伸出了手,说:“你好,我叫方远航,是监狱方便处理这件事的人。”
  我说:“董宁。”
  方远航说:“请问你是关山什么人。”
  我说:“他是我小舅子,不过是前。”
  方远航点点头,看了看关珊爸妈,说:“那这两位一定是关山的父母了吧。”
  我说:“是的。”

  方远航说:“你们坐,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情况吧。”
  说完这句话。方远航就要往下说,我打断了方远航的话,我说:“抱歉,可不可以先让我们看看尸体,你可以边看边介绍情况。”
  方远航为难的说:“这个有点不太方便。”
  我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的口气不太好,眼神也很放肆,我知道这里面有猫腻,什么不太方便,是不是伪装现场呢,这他妈里面的事情黑着呢。
  方远航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快,估计是个小官,他心里觉得我应该对他客客气气的,我现在这样跟他说话冒犯了他。
  不快只是一瞬间,方远航脸上露出了笑,他说:“这也是关山父母的意思吗?”
  关珊爸说道:“对,我们都交给董宁处理。”
  方远航点了点头。说:“这事吧我要请示一下领导,请示完毕之后再给你回复,你看行吗?”
  嘴上说的挺客气,可是这孙子心里阴着呢。
  “孙子,你要答应了,你们就等着吧,半个小时是短的,什么东西。跑这里装大爷,我说什么时候能看才什么时候能看。”
  我是觉得人性本善,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好人,都有自己的算计,这方远航打的主意是能拖就拖。
  我很生气,可是没办法,这里是方远航的底盘,我跟他怎么过过招,除非我不要命了,我拿着枪顶在他脑门,他才有可能听我的,要不然就是我找关系,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才能乖乖就范,可是现在齐语兰联系不上。我记得她在这里有熟人。

  至于曾茂才和柳笙,应该也有这边的关系,可我不想用,牵扯太多,容易暴露。
  我说:“那你说说情况吧。”
  方远航说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关山呢,他出了意外,他从床上掉了下来。经过抢救,没抢救过来,真是遗憾,各位节哀。”
  不对,这怎么跟我听到的不一样呢。

  之前不是说别人打死的吗?
  现在怎么说从床上掉下来,他妈的想要免责也不能这么不要脸吧。
  我还没说话呢,关珊妈一下子站了起来,并冲了过来,抓住了方远航,血红的眼珠子盯着方远航,方远航有点害怕,身子一哆嗦,说:“你要干什么?”
  关珊妈说:“刚才你们打电话说我儿子是被人打死的,怎么现在变成从床上掉下来,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你骗我干什么?”

  关珊妈很激动,声音很大声,她的脸都扭曲起来,加上那布满血丝的眼,十分的恐怖,本来,关珊妈就是个泼妇,撒泼起来,气势逼人。十里八街都是有名的,现在丧子之痛,加上听到不一样的消息,关珊妈爆发了。
  方远航说:“干什么干什么,想动手是不是,有不看看什么地方!”
  这官威大的,真让人害怕。
  方远航一喊,屋外那两人就冲了进来,伸手去抓关珊妈,我拦了下来,让关珊妈松开了手,我说:“解释解释吧,我们听到的是被人打死了,怎么到这里变成从床上掉下去了。”
  方远航整整衣服,说:“这事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说。之前打电话的那个是编外人员,他不太懂,可能表达有些问题,让你们误会了。”

  哈哈,临时工都跑出来了。
  我说:“这个解释我们不能接受,如果不给我们一个说法的话,咱们好好说道说道,我觉得你们监狱应该不想把这事闹大。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方远航冷笑一声,说:“你吓唬谁呢。”
  我说:“我吓唬你呢,我知道你们有关系,本地媒体不敢报道,你们打个招呼,什么事都没有,怕影响不好,我们报警,你们这边自己出鉴定,都是一个系统的,我们什么办法都没有,你应该就是这样认为的,你应该就是这样自以为是的,我不在本地闹,我在全国闹,我认识不少自媒体,转发一下让你们出出名,现在对这个敏感,到时候领导想把这事捂住,那可就捂不住了,到时候,领导怪谁,谁他妈的处理这事怪谁。”

  方远航的脸毫无表情,很冷。他说:“兄弟,你在哪里混的。”
  我笑笑,说:“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