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深层是淫荡》
第5节

作者: 鸡根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是因为老头子做了工作,还是因为我的禽兽行为,抑或是我还算是那种看起来比较老实的男人,更或是因为我长得不算丑,职业也不错,总之,那年元旦,我们结婚了。
  日期:2017-02-07 16:53:11
  结婚只是能够让我光明正大的搬到家里住,在琳眼里的地位,却一直没有改变。

  在她眼里,我还是那个没有品位,一无所有,不解风情,浑身肮脏的从农村出来的土老帽。
  爱情不是避难所,想进去避难的话,是会被赶出来的。
  有时候她会静静地望着我出神,发现我看她,就赶紧把脸扭向一边。我不明白她心里怎么想,想交流,也是鸡言鸭听,很难在一个频道上。
  我应当说体力非常强壮,正当年轻,性方面要求也非常的多,刚结婚时,每天晚上都要,有时要两次。琳逐渐开始不配合,甚至拒绝。
  冷性暴力!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太监上青楼!
  有时候我们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在房间里一声不吭围着床转,抓急了,琳就打,身旁有什么就用什么。
  房间里声音大了,老太太就在外敲门:
  “时候不早了,你们该睡了。”
  有时候被我压在身下,那种用力挣脱的声音,也会招来老太太敲门………………
  积累久了,可能导致爆发;而爆发久了,却可能导致崩溃。
  后来,她尽量值开夜班了,和我打起了时间差。

  再后来,琳怀孕了,我就只能自己解决了。
  有时候被她搜到我藏起来的丨内丨裤,就会被用鄙夷的眼光瞪着我,我就像偷吃的猫一样,低着头不敢看。
  那年中秋节前,儿子出世了。
  最高兴的,当属我爹和我岳父。
  岳母那时已经退休了,专心在家伺候着,一次听见我母亲和我岳母,为了谁抱孩子还起了争执。
  岳父则是一有空,就逗孩子玩,一会也不离。原先对我的那种感情,现在都挪到了我儿子身上。
  我有一种传宗接代工具的感觉………………

  琳休完产假后继续工作,但是夫妻生活频率,却是越来越少了,从每周一次,到每月一次。
  无论吩咐我什么,也都是命令的口气,稍有不从,“土老帽”,“**犯”之类的词语,就会从她嘴里蹦出。
  我明白,我这辈子是休想在她眼里爬起来了………………
  日期:2017-02-07 21:05:09

  我有时候想,可能是她工作累吧,不像我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没事就净想着那个。
  但我的身体需求却是真实存在的,不用提醒,自然就会来。
  那段时间,我经常梦遗,说出来笑话,一个已婚的男人,居然还会梦遗。
  有次也是因为我要求,她不从,我们在房间里打了起来,被岳父将我赶了出来。
  我坐在门口,抽了好几支烟,坐了大约一个小时吧,看门没有要开的意思,就只好到办公司,躺在长沙发上,那种心中的悲苦凄凉,无以言表。
  那段时间,真的像一只丧家狗,上班时还人模人样,下班后就到处游荡,晚上在公园或者书店待到10点多,再溜回公司在办公室里睡觉。
  有三四天时间吧,衣服也邋遢的不成样子了。
  老丈人来到公司找我,说无论如何那都是我的家,闹矛盾可以,但是男人不能不回家。
  回家后,琳的态度更是一落千丈,冷冰冰的,看我像个乞丐。
  后来又有这么三五次,我被赶出来………………
  我们现在吵架,没有别的原因,基本上都是为了那个。
  我让她在妇科检查过,她说没毛病,就是不想,看到我就像看到癞蛤蟆,心里感到恶心。
  不管怎么说,她是我儿子的妈,并且第一次给了我,说我什么我都要忍………………
  我心想,为了儿子,忍了!
  再难再苦,就当自己是二百五,再难再险,就当自己是二皮脸。
  这样一晃,就过了7、8年。
  ………………
  期间我一直非常谨慎的尽着一个丈夫、父亲、儿子的职责,生活也看似平淡无事,在外人眼里,我们是和和美美一家人,但是,夜深人静时,我生理和心理上的那种空虚,是什么也不能替代的………………
  岳父也退休了,每天的专职工作就是接送孩子。

  有人说,家庭不幸福可以促进事业有成,因为无处可去,能够更专心的加班,完成别人好几倍的工作量。
  我也升职了,成了公司中层管理人员。
  02年,琳为了能够晋级,出去学习深造,这段时间,出状况了。
  日期:2017-02-07 21:07:34
  当年琳谈的那个对象魏,不知怎么他们学习期间见面了,死灰复燃,我的头上已经变色了!
  学习回来后,琳是连碰也不让我碰了,简直视若仇人。她医院很多同事,这么多年我也熟识了不少,有些话,就慢慢传到我耳朵里了。
  她那个对象姓魏,据医院的人说,魏隔几个周就会到医院看琳,一开始两人说是同学,但几次后,琳找人替夜班,琳的同事有次晚上有事打琳的电话不通,就打到了我手机上………………
  第二天,我问琳晚上哪去了,她又用一声不吭老套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因为她知道我经常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
  逼不住了,就说:
  “你觉得过不了就离吧!”
  事态严重了!
  我不能不和岳父说了。
  岳父召开家庭会议,自然是训斥琳,撂下话:
  “除非我和你妈死了,否则你休想离婚,敢离婚我就和你妈一起跳楼!”
  老头子还是有一套的,过不几天,把两套房子,还有一栋三层小楼(那是老头子在任卫生局副局长期间,用一个在编护士名额,与城中村村书记做的交易换的宅基地,当然,我的户口迁到了村里,那是在我结婚后建的),想法子过户到了我儿子名下。

  换句话说,我和琳,两人只要离开了这个家,都将无栖身之地。
  老太太说的好:
  “无论你俩怎样,只要我孙子在,我们就啥都不怕!”
  日期:2017-02-07 21:07:57
  男女一旦在感情上入了迷,那是很难拉回头的,君不见自古至今,有多少人为情所迷,为情所困,甚至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那个魏,好死不死还经常来,老头子让我留心了,说多加看着点,断开时间久了就没事了。
  我悄悄跟了几个周末的琳的夜班,无事。难道说真的回心转意,好了?
  但从她对我的态度,觉得不可能就这样简单。
  一个周五,晚上我参加应酬,完了后快夜里12点了,走到医院那,忽然想起今天琳的夜班,口渴得难受,就想去找水喝。
  到了她们护士站,有一个小姑娘在那里,我不认识,应当是新来的。
  我说我找琳,她问我是谁,我说是琳同学,小姑娘说琳姐今晚有事,临时换班不在这里。
  我的脑袋就大了
  酒劲上来了腿发软,就近找了间没人的病房,进去就睡着了。

  早上四点多钟,身上发凉,加上口渴,就醒了,出去找了口水喝,看看天亮了,就往外走,走到大门口外边路上,遇到了琳和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