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深层是淫荡》
第3节

作者: 鸡根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车主怒气冲冲,敏站在一边闷不做声,做无辜茫然惊吓状。
  我先看了看敏,人没事,又看了看对方的车,用抹布擦了擦,只是漆面小小的一道损伤,就和对方说不大要紧。
  对方扭头问敏:“这人是谁?”
  “我老公”

  这个蠢娘们!
  这样一说,我想打马虎眼都不可能了。
  大概是她心里害怕,急于找到一个庇护,所以就这样说了。
  对方还在吆吆喝喝要报警,我说这点报警不值得,这样吧,我给你修车,您看可以吗?
  最后商定的结果,是我给了200块钱,让丫自己去修。
  开车路上,我可能脸色不是很和缓,敏怯怯的说:“我只是想挪出来,你一回来就走。”
  我说:“没关系,开车在路上,这是免不了的”
  “我就纳闷,让你叫老公的时候你不叫,不该叫的时候你又叫”
  “怎么了?”
  “没啥,只是说,那么一点小伤,200块钱有点多”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不是太了解的男人的处事方式,一时半会是参摸不透的。
  说实话,驾校教练教的,只是为了让你拿本,真正开车上路,生手还是要尽量找个熟手带带,毕竟路上车来人往,突发事情很多,不是在驾校空旷场地,还有教练在旁边看着。
  这样练了两个周末,从红灯前堵车的跟车方式,到起步时离合器的踩放与油门的配合,到侧方停车入位,到半坡起步,到挤车插队,到避让侧后来车,等等吧,作为一个有十五六年驾龄的老司机,只要我会的,我都毫无保留的教授。
  后续我陆续又买了倒车影像、雷达、行车记录仪,装到车上,这样好歹对驾驶也有些辅助。买了车内除苯用的香盒,反正车上使用的,我都一一给配置到位。
  敏给我钱,我没收,就又请我吃了几顿大餐。

  自打上次接吻后,无形中亲密了很多,练车的时候,没事就找人少的地方打凯斯,拥抱也变得很正常,我有时受风头痛,敏也会毫无顾忌的把我的头抱在胸前,枕在她大腿上,给我仔细的捏头。我则可以趁机将手伸进她上衣,玩咪咪。
  日期:2017-02-07 14:48:55
  应当说,敏的皮肤,是非常光滑细腻的,摸着的时候,想起了有部书,里面描写扬州美女的皮肤,有丝绸一般的手感,我想大概就是指的这样吧。
  腹部肌肉很柔软,腰部很匀称,没有赘肉,腰部侧面很完美的一道弧线,勾勒出一个完美的葫芦型屁股,真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后来,走在路上,会不自觉的观察路过的女孩的屁股,看那道弧线,不自觉的和敏的弧线作比较。
  但仅限至此,腰带以下是不允许碰的。
  看得出来,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显然也是快乐的,她和我诉说了很多,知道在家中并不幸福如意,男人是个没怎么能力的,任何事情都指望不上。家庭中的事情,除了配合着生了个孩子,她老公基本上养活自己都困难,甚至家里水龙头、淋浴坏了,都要敏自己修。
  有时候她会出神的望着车外边远方,喃喃的说:瞎眼的老天,为什么不让我20年前遇到你!
  日期:2017-02-07 14:51:25
  写到这里,觉得应当交代一下我的情况了
  (其实这些都是楼主写的,因为楼主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基本上无话不谈,所以“我”的一些经历,楼主基本上清楚)
  可能很多人看到这里,会觉得我是个荒诞不经的花花公子,或者是个游龙戏凤的轻浮浪荡子,我承认我对美丽的女性有非分之想,但那难道不是天下男人都容易犯的错误吗?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我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专科毕业,地产公司专业工程师,已婚,老婆是护士,有一男孩。
  我的婚姻:
  属于半包办式(我和我老婆一直都是这么认为)。
  我岳父已经故去,生前在卫生局工作,是个领导。
  我岳母尚在,退休前是一家集体企业职工。

  说这么多,因为我是属于入赘的那种。
  老婆是家中独女,在那个年代,是非常少有的,倒不是为了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是因为岳母身体的原因。
  老丈人当年是和我父亲一起下江南,参加工作队来着,后来我父亲各种原因,回到了家乡务农。
  我们家姊妹三个,我姐、我、我妹。

  当年高考,对于农村户口的孩子,是一次残酷的命运转变机会。
  我很幸运,被一所理科大学录取。
  专科三年,毕业后回到了家乡小县城,进入一家县属集体企业,一家机械厂。和我同年分配来的大学生有六个(当年还是包分配的),其中家里有关系的,或者打点过的,被分到厂部和后勤,没有关系也没有打点的,被分派到各个车间,美其名曰“到一线锻炼”。
  每月工资60大元,厂里包吃住,半年时间的实习期。
  当年毕业还讲究干部身份,属于干部身份,行政工资为企业干部二十七级半(大概吧,时间久了,模糊了),每月全部加起来有三十六元七角六分(1993年)。
  想不到苦读十几年,把家里的血液耗干,居然是为了到这里,和工人一起轮着大铁锨,每天在车间里翻土(又叫翻砂,就是铸造),到开炉时候,抬着沉甸甸的铁水包,铁花四溅,将红彤彤的铁水灌进每个砂模具,即便是三九天也浑身汗透。
  那时为了节省,每月才能回家一次,我母亲看我拿回家的白衬衣,都变成泛着幽光的黑色,就知道他儿子在外边并不怎么享福,老爹就到处张罗着给我找关系,看能否调到好一点的单位,三转两转,转到我老岳父这里了。
  日期:2017-02-07 14:53:20
  对于我的岳父岳母,我是怀着十二万分的感激,他们真的拿我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一直到现在,我岳父不在了,家里还靠岳母在支撑着,约束着,不至于散了………………
  当然,我也做了儿子应该做的一切事情,哪怕老岳父肝癌晚期,我背着下楼去医院,做检查时候,黄水都吐到我肩头、后背,顺着往下流,我也没说出一个不字,因为那是我的责任。
  话扯远了
  我老爹找到我岳父,当时岳父在卫生局,好歹还是个干部,负责基建方面的,手里权力还很大。
  老爹领着我,带了些海产,去卫生局办公楼拜访我岳父(当时没想到会成为他女婿,所以只是把他当做长辈,并没有感到太多拘束)。

  过了不到一个月光景,我岳父打电话给我,让我办理调动手续。
  当时这里刚刚被国家划为对外开放的经济开发区,工资相对于小县城,要高不止一截。
  我被调到这个新经济区一家房地产公司,属于市房产局的三产企业,下属的一家三星级酒店,自此开始了我的地产职业生涯。
  办理完调动后,工作还算顺利。要说还是在机械厂下基层锻炼人,至少磨练了我的性格,感到不用下车间每天翻土,工资还要高,心里整天乐呵呵的。
  到新岗位后,离岳父家很近,基本上他家的所有力气活,比如买面粉、换煤气、搬运东西等,都是电话叫我去干,留我吃饭,我也老实不客气的就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