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2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小路,抄近道还不是为了给你节省点路费。别急,马上到,接了人就走。”套头青年司机说。
  说话间,捷达车慢慢停下来,周遭黑漆马虎的一片。
  突然车门被拉开,一只大手伸进来,把文强东给拽了出去,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用力地推进了后座,那边坐上来一个人,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了中间,一声低喝:“老实点!”
  冰凉的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文强东脑中轰然一响,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
  再傻也知道上了贼车,才接受了十五天的队列训练,他哪里有半点的反抗之力。

  捷达车启动,一溜烟继续往前开,明显的忘偏僻的山里开。
  后面,李牧看见捷达车停了一下,两个人钻进去又继续出发,马上就说:“追上去拦住他们!”
  徐岩打开保险,做好了战斗准备。
  李牧出来的时候没有带枪,他从手套箱里取了一把螺丝刀握在手里。这玩意儿用好了也是一把利器。
  驾驶员一脚油门上前,同时猛然打开所有的灯光,同时拉响了警笛。老陆巡动力强劲皮粗肉厚,冲上去一头就撞在了捷达车的左后部,捷达车失去平衡,左摇右晃起来。老陆巡趁势上前,别住了捷达车,硬生生的把捷达车别到了边上的沟里。
  捷达车哐当的一声,底盘骑在了土坎上再也不能动。
  老陆巡停下,徐岩打开门就跳了下去,李牧的速度更快,炮弹一样射出去,直奔后排。
  借着冲击的力量,李牧丝毫没有犹豫,一拳打碎了后排车窗玻璃,勾起门锁顺势一拉打开门,另一只手已经扣住了左侧歹徒的脖子,生生地把他给拽了出来,顺势就是一个肘击,打在他的胸口上。那歹徒顿时气结,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徐岩此时也出现在另一侧,打碎了车窗,冰凉凉的枪口顶在了持刀的歹徒太阳穴上,喝道:“刀放下,双手举起来!”
  李牧趁机把文强东拽出来,驾驶员此时也过来了,接过呆若木鸡的文强东,把他塞进了老陆巡,遥控关死了车门。
  这个时候,套头青年司机下车要跑,李牧抬脚就踹过去,正正的一脚蹬在了他的肾脏位置。套头青年司机顿时痛苦得浑身发软,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尘埃落定,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

  三名歹徒连反应的想法都没来得及生出来,就被干脆利落地搞掂了。借着车灯的光亮看清楚了突然出现的猛人,散发着杀气的迷彩服,那战靴那干脆利落的动作,那霸气十足的军车,顿时心都死了——怎么还遇上当兵的了。
  文强东惊魂未定,看到李牧钻进来,依然还没能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徐岩自然报警通知丨警丨察来处理此事,驾驶员用歹徒的鞋带把三名歹徒的手脚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捆绑俘虏的手法让他们稍微一挣扎都会觉得那携带要吃进皮肤里,痛苦不堪。
  107团里连炊事班的都打的一手好搏斗,更别说时常和团首长出门的驾驶员了,每一个人拉出来,都有侦察兵的水准。
  李牧通知家里说人找到了,坐镇家里的徐战,在镇子上搜索的温朝阳,以及带部队从漫山遍野返回来准备接受新的指令的其余干部,都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一颗心也放了下去。
  来得刚刚好,徐战正准备向上报告新兵私自离队的事情,现在报告就变成了新兵私自离队数小时,107团预案充分,顺利把人找了回来。但尽管如此,纪律整顿反省营地的防御漏洞,这些事情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天亮之后,丨警丨察来了,接管了现场之后,李牧说明情况,带着文强东往回撤。一路上,李牧都在遥控安排着家里的工作,徐岩则忙着整理从营地出来到找到文强东的这个过程的细节。这些都是要形成书面文字报告呈交到上级领导机关。
  文强东大气不敢喘,呆呆地坐在那里,他手里还握着那张从套头青年司机身上找回来的信用卡和两千块现金。之前看似救命稻草的这些东西,现在却变得那么的烫手。
  回到营地,已经是上午八点多,新兵营开始了新的一天的训练。老陆巡从新兵营训练的大操场边上开过去,新兵们的目光都跟随着老陆巡移动。大家都听说了,跑掉的那个兵被副团长逮了回来,谁都认识那台老陆巡是副团长的座驾。一时间,各有各的心思。
  有兔死狐悲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暗暗引以为戒的,有思想茫然的,也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从班长们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信息,大家都能感觉到,一场整顿风暴在酝酿着。就算再不懂整顿是什么意思,听到这个词都有点腿打软。按照一人发错全体受罚的惯例,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谁都轻松不了。
  老陆巡直接在团部楼前面停下,马上就过来两名团部的士官,面无表情的,由一个干部带领,把文强东从车上押了下来,直接投入禁闭室。怎么样处理是要研究上报的,但关禁闭是免不了,同时通知家里也是免不了。
  成年人,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一夜没睡李牧也一点睡意都没用,不幸中的万幸,人找回来了,但事情并非就此结束。更重要的事情是反省这件事情当中出现的工作失误,并且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分。
  向上级领导机关汇报是团长和政委的事情,李牧实际权力再大毕竟也只是副手。不过在此之前,温朝阳是来到了李牧的办公室。
  刚坐下来喝了一杯温水,暖和了一下身子,温朝阳就推门走了进来,把文件夹放在了李牧的面前。
  “查清楚了。人是从炊事班那里跑出去的,那里布置有明哨,经过问话,当班的王世超打瞌睡了,这是唯一的漏洞。”温朝阳简单扼要地把调查情况进行说明。
  李牧翻了看了一下文件夹里的记录,记录很详细,包括整个调查过程。看完,李牧摇头说,“按照营地防御方案,炊事班方向至少有两处交叉火力。一个岗哨打瞌睡,交叉火力的另一个点呢?”
  温朝阳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这让李牧感觉到奇怪。
  好一阵子,温朝阳说,“徐团长调整过那里的岗哨,因此节省了两处岗哨。”
  “我并不知道此事。”李牧顿时皱眉说。

  温朝阳坐下来,说道,“我也是刚刚得知。不过,他的目的是出于节省岗哨的数量。也正常,咱们营地属于野战化营地,又经过窃密案件,需要的岗哨比普通部队多,他不明白是可以理解的。”
  李牧顿时就有些无言了。
  在此之前,他还一直在反省自己的防御方案。整个营地包括对外观察的岗哨位置,都是他带着几名骨干军官花了很长时间侦察分析出来的,并不是随便做出来的决定。
  在这样的严密控制之下,任何人想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离开营地都是做不到的,何况一名新兵。
  他想不明白,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某个部分的岗哨位置被调整,岗哨的数量被削减。做这一切的人是团长,也只有团长,才能做到在调整他的布防方案而不用通过他。
  日期:2017-01-2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