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0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叹口气,其实我也没必要陪着马江涛去找,合同签的很明白,找没找到,你马江涛都必须付款。
  小窦也早已失去先前来时的兴趣感,满脸懊悔,她说当初不该接这单生意,害的我也要陪着来受罪。
  我笑着对小窦说,“如果你自己跟马江涛来,他非得把扔在树林里喂狼!”
  我想小窦心中也对马江涛产生了怨恨,但我和战敏不同,我的任务是陪着马江涛完成这次户外,所有疏导款项就全部到位了。
  马江涛由于爬山速度太快,很快就把我们落了一大截,虽然我和战敏扶着小窦很慢,但由于我弄了那根拐杖,速度也上来了,但离马江涛还是很远。
  我们已经听不到马江涛站在上面喊我们的声音了,我有点担心,要是看不到马江涛,我们在这大山里迷路,那可就全完蛋了。
  为了方便记忆回去的路,我拿出刀子开始在经过的树上刻上记号,防止找不到马江涛,我们还能按照原路返回去。
  “仓…哥,我渴……了,给我……拿点水喝!”小窦气喘吁吁的对我说。
  我连忙从包里取上水壶,一晃,我心一惊,心想坏了,这水怎么才有半壶呢?我递给小窦,只见好“咕嘟-咕嘟”两口就把水壶喝完。
  我看了看周围高大茂密的树林,不知道哪里有水源,我真盼着快点再来场雨,这样或许能好点。
  但天也怪了,反倒时晴天碧日,一点风都没有,热的让人难受。战敏把水壶递给小窦,“这里还有点水,你也喝了吧!”
  我正要说就这么点水了,能不能保留点,大家一起用时,小窦已经把战敏递过来的水喝没了。

  我这时也感到了口干舌燥,渴的嗓子发干,可现在一滴水都没有了,怎么办呢?
  战敏说,还是继续往上走,等与马江涛会合后再定吧,他应该知道水源地。
  汗水止不住从身上冒了出来,眼睛也被汗水模糊了视线,我不时用手擦一把汗,穿的衣服也湿透了。马江涛还吹嘘自己的户外衣服最好的,速干性好,而且凉快,现在看来,纯他娘的扯蛋。
  忍着干渴,我们又走了一小时,总算和马江涛会合了,只见马江涛已坐在一块石头,又吃又喝的。
  我问他附近有没有水源地,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说,附近根本找不到水。我一下就害怕了,“老马,我们三个都没水了,这要是没水还怎么往前走?”
  马江涛一愣,立即换了一副脸色对我说,“我让你们在小溪旁灌水,你们怎么没灌?”
  我没想到马江涛居然这样口气对我说话,但我想大家都很累,他也是着急上火,才会这样大火气,就尽量压低声音说,“老马,当初经过小溪时,已经下雨了,是你让大家快点过去,根本没说灌水的事!”
  马江涛开始抱怨道,“带你们来,我真是后悔死了!不仅速度慢,还拖累我!”
  看来人真的有两面性,当初他求我接这个项目,三番五次给小窦打电话,没想到现在居然说出这种话来,真让人难以理解。
  “老马,现在就不要说这话了,你是老户外了,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我想现在还是要尽力与马江涛平缓一下气氛。
  “那我们再接着往上走!”说完马江涛就站起来,准备往上爬。

  战敏喊了一句,“马江涛!你是领队,怎么这样不负责?现在没水了,小窦脚还受伤了,还怎么走?”
  马江涛回过头看了一眼战敏说,“我是签了合同买了保险,付了钱的,爱走不不走,不走合同自动解除,赔偿我违约金!”
  没想到马江涛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他这话的意思就是,我和小窦不陪他上去,我们就是违约,不仅要归还他的前期付款,还要加倍赔偿,当时合同上就这样签的。
  “马江涛!我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战敏生气对冲马江涛喊道。其实战敏说的对,她只是马江涛找来陪着玩的,所有东西都是战敏一个负责,当初也是冲着马江涛户外名声而来。
  我看这情形不不说话不行了,“马老板,你说这话,你要再细看一下合同上怎么说的?”

  马江涛也没有想到我和战敏都不听他的话了,马上大声吼道,“你们爱怎么样,我不管!不愿跟我上山,都滚!”
  这句话彻底激怒我,我立刻抬腿就想爬上去,扇这小子两耳光,居然还骂我们滚,这小子到底安的什么心。
  小窦和战敏一起拉住我,“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他现在已经露出他的真面目了!”战敏小声对我说。
  我狠狠瞪了马江涛一眼,这小子居然连看我们都不看,径直往山上爬去。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我突然感觉到危险在向我们临近。

  现在马江涛走了,作为男人,我得尽快想办法,否则人缺了水连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没有了。
  于是我对战敏与小窦说,“目前我们缺的是水,无论上山还是下山,没有水就是死路一条!我们必须把水源地找到!”
  但水源地距离我们还有三个多小时的下山路程,我问战敏是否能忍住,她点点头。我想这个女人当初也是被马江涛忽悠过来的,虽然身体好,但也缺乏危险求生的技能。
  于是我们三个人又沿着原来路线往回走,一路上小窦一个劲向我道谦,后悔自己当初不该接这单生意,也不该对这次户外憧景太多。
  我安慰小窦,不要再自责了,现在以活下来为主要目的。其实不仅小窦自责,我内心也在自责,我怀疑这个马江涛精神不正常,或者他根本就不是来寻找他死去的女友,那他到底来这里干什么?我真不明白。
  我们沿着山路往下走,速度也很慢,小窦的脚很痛,我索性背起她走路,这样或许能快点。
  多亏我上山前在树上留了记号,天黑后我们返回了昨天的宿营地,我放下包就去找水,如果水找不到,我们在这里就是等死。
  我把水取来后,战敏已经把帐篷扎起来,我问战敏和小窦,包里吃的东西还剩多少。我们三个把东西取出来放在一起,我看了一下,已经不多了,也就够我们吃三天的。
  “为了保证我们安全下山,从现在开始,我们食物限量了!”我对战敏和小窦说。
  她两个点点头,在这种危险的时刻,我作为男人的核心力发挥出来,如果我再不决定,我们三个人都可能走不出这座大山。
  晚上我点起一堆火,我想半夜肯定还有大雨和大雪,我决定充分休息一晚上再说,这堆火也能防动物侵袭。
  夜色渐渐深了,我很快就睡着了,这时我感觉有人爬到我帐篷里来,登时坐了起来。黑暗夜中,我看不到进来的是谁。
  日期:2017-02-12 0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