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9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我大声喊道,“马江涛!你在哪里!”
  声音仿佛被大雾阻挡,并没有听到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我心里着急起来。
  “我去找找老马,你和小窦在这等着,哪里也别去!”我说完就要往当初老马去的地方走。
  战敏一把拉住我,“不行!这雾太大了!咱们哪里也别去!老马带着指南针呢,相信他一定能回来!”
  就在这时我透过大雾看到自己前边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向我走来。
  眼前的雾太大了,刚才从我眼前晃过的那个人突然不见了,我还纳闷,是不是幻觉还是错觉,这山越发让人感到怪怪的。
  我突然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头一看,原来马江涛站在后面。
  “老马,你搞什么鬼?可把我吓坏了!”我没想到马江涛居然突然出现了,我还为找不到他发愁呢。
  马江涛说刚才去山里找草药,没有找到,而且大雾也过来了,他只好往回走,不过在路上他发现一件物品,是他前女友留下来的。

  马江涛拿着一件玉佛饰品让我看,我看这件玉佛也不大,外面被一层泥土包裹着,还有一根绳子串着。
  “你怎么断定这就是你女友丢下的呢?”我想这老马不会是想女友想疯了,捡到点东西就认为是女友丢的吧。
  “绝对是!这件事东西我记得清清楚楚!”马江涛坚定认为这件物品就是当年女友丢弃。
  我不明白一件挂在脖子里随身物品怎么会丢在这里,难道马江涛女友出现过这里。

  我没心情陪他想这个久已远去的女友,我现在担心的是小窦伤势。我问马江涛,找不到草药,小窦可就走不了路了。
  马江涛很有底气的告诉我,“放心吧,这点小伤不算伤,先慢点走,咱们或许在路上能发现这种草药!”
  我暗骂马江涛只想着自己死去的女友,对生者一点没有同情感,刚开始我以为马江涛对小窦挺好,就很放心。
  必竟他是驴游专家,遇到点困难就能解决,没想到前两天都只是表象而已。
  雾渐渐散去,阳光又透过树缝射了进来。我看了看小窦的脚腕,肿得越来越大,像个馒头似的,我担心骨头受伤,于是我就翻遍背包总算找了点止痛药,这是我为了胃痛准备的,没想到现在给小窦用上了。
  看着小窦痛苦的表情,我安慰她,“别怕,没事的,我以前也受伤过,你们女孩穿高跟鞋习惯了,这踝部也容易扭伤。”
  小窦看着我点点头,她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听了小窦的话,我无奈的摇摇头,说心里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用马江涛的话讲,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看来目的地很遥远。
  我以为今天也就在这里露营了,没想到马江涛冲我们喊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出发吧!”
  这小子全然不顾小窦的伤势,***,当初他执意让窦陪着来,说什么像他前女友,现在受伤了,还要继续往前走,小窦能撑得下去吗?
  “马老板,今天还是不要走了,你看小窦的这脚根本就走不了路!”以我建议先休息一天,等找到草药后,先给小窦治疗一下,或许还能往前走。
  但没想到马江涛却执意要往前走,而且说小窦那点伤不算伤,活动一下就好了。我真想骂娘,这小子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我问小窦还能不能坚持下去,如果坚持不下去,我就陪她在这里呆一晚,明天看看伤势情况再作决定。
  小窦艰难的站了起来,拿起那根登山杖,往前挪动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仓哥,应该没事的,先试着往前走吧!”
  我连忙帮小窦把帐篷收起来,战敏帮助小窦穿好户外服,而且把自己的登山杖也给小窦,我被起小窦的背包,就跟着马江涛继续往山上爬。
  马江涛好似吃了兴奋剂,登山速度越来越快,我和战敏因为照顾小窦速度当然很慢,马江涛每走一段,都会喊我们一声。
  这时小窦登山杖没放好,一不留神又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次是摔得胯骨位置,疼得她坐在那里“呜鸣”哭了起来。
  我和战敏把小窦扶起,并安慰她不要沮丧,这点摔伤不算啥,并鼓励小窦再克服一下伤痛,跟着我们往上走。

  马江涛又在山上喊了,“你们快点啊!速度怎么这样慢?”我小声骂了马江涛一句,“***!他这样有精神头,让他一个人往上爬吧!”
  战敏也对马江涛有意见了,她也小声嘀咕着,“和催命似的,早点晚点能咋地啊!”
  这时我发现有根树木分叉非常适合给小窦做一个拐杖,于是就让战敏扶好小窦,我上前去够那根树枝,我想只要把它折断,然后用刀修一下就可以用了。
  但树枝弹性很大,我使劲往下拉都没有拉断。这时战敏说她包里有把刀,可以去砍断树枝。
  费了半天劲,总算把那根树叉弄了下来,我把叶子乱叉打掉,然后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内衣丨内丨裤绑在树枝上,这样便于小窦夹在胳肢窝里。
  马江涛在上面不停的喊,我没有理她,先把小窦安顿好,其他的事对我而言都是小事了,总不能为了找个死人,把我们活着的人搭进去吧。

  我把拐杖让小窦试试,没想到还挺合适的。小窦笑着说,“仓哥,你绑上去这些内衣裤没异味吧!”说完脸红了起来。
  “放心吧,都经过专业消毒人员处理过了,决没有异味!”说完我让小窦柱着拐杖先走几步看看舒服吗。
  小窦问我,“哥,洗个丨内丨裤还得专业人士啊?”我想笑没笑出来,不想把哥们朋友之间那些荤段子说给她听,毕竟她还是小孩。
  当小窦试完后,高兴的说,“太专业了,仓哥你真有心!”
  战敏也很佩服我能发现这样的物件,正好小窦能用。用上拐杖后,速度快了不少,不过和正常人的速度还是不一样。
  马江涛找寻她那个逝去的女友太执著了,很快就把我们落下一大戴,我抬头往上看,已经看不到他的背影。他呼喊我们的次数也少了。
  我担心的问战敏,“敏姐,马江涛你们熟不熟啊?太独性了!”

  战敏无奈的笑笑说,“我们也是通过户外群认识的,一起去过一些小地方玩,来这样危险的山,我还是头一次,不过我很佩服你,这样细心照顾小顾,不像老马只顾自己!”
  能听出来战敏对马江涛意见也很大,户外运动讲究的是集体行动,一个集体观念不行的人,是不能参与户外运动的。
  我很感激战敏,如果没有她帮着我照顾小窦,估计我和小窦会落下更多。况且以战敏的速度,跟上马江涛比肯定没问题。
  但战敏说,她这次来只是来探险的,并没有义务去陪马江涛找寻那逝去多年的女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