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9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好,改天约,你忙你的,给你添麻烦了。”
  蒋为民笑呵呵的说:“哪里哪里。”
  与景文卿一起出来。景文卿笑着对我说:“董宁,没想到你还认识我领导,你这能耐真不小。”
  我也笑着说:“老同学,你就别打趣了,我也是经过别人认识的,我能有什么能耐啊!”
  景文卿说:“越来越虚了,不说实话。”
  我笑了笑,说:“别说我虚,再说我跟你急。”

  景文卿说的虚是虚伪,我说的虚是男人之虚。
  看起来一团和气啊!
  走了一遍手续,也费了不少时间。
  景文卿忙前忙后,虽说有蒋为民的关系。但没功劳也有苦劳,我说:“老班长,中午我请你吃饭。”
  景文卿拒绝,说:“算了,不麻烦了,我还挺多事的。”
  我说:“一起吧。也有些日子没见了。”
  景文卿想了想,说:“好吧,不过,你要多等我会。”
  我笑着点点头。

  跟景文卿吃饭是我临时起意,我深知一个道理,小鬼难缠,蒋为民那边有柳笙疏通,我放心,可景文卿这边,我没谱,这小子心思太重,再说。我们之间因为彭梦琳的事有点不太愉快,景文卿表面上是屈服,退出了,可实际并没有,他又找了个演员来骗彭梦琳,真是鬼。
  吃个饭。不是缓和关系,说是同学,但没有真感情了,这社会多现实啊!之前毕哥跟我多好,现在也没了交情。
  主要目的,想听听景文卿的心,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手段,秦凯那边什么情况不知道,他和彭梦琳发展到什么地步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单纯的不想让景文卿继续害人。
  另外的目的,就是景文卿别在买地这事上搞事情。
  快中午的时候,景文卿出来。连连抱歉,说:“董宁,等久了吧,真是抱歉,我这边事太多,想走脱不开身。”

  我说:“咱们老同学就别说这种话了。”
  景文卿说:“对了。江巍周六结婚,你知道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景文卿说:“你去吗?”
  不说舍不得随礼钱,只不过跟同学早就断了联系,也没什么往来,我说:“我就不去了,关珊也不在了,没准觉得我晦气呢。”

  景文卿说:“不去就不去吧,也没什么意思,不过,我觉得他们不会那么想你的。”
  附近就有不错的地方,我跟景文卿进去,要了个雅间,下午景文卿还要上班,就没要酒。
  吃着,先聊着,说一些没营养的话。
  景文卿突然开口说:“董宁,你知道彭梦琳被骗了吗?”
  突然说出这种话。让我一愣,景文卿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骗子明明是他找的,现在问我知道不知道彭梦琳被骗,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
  琢磨了一下,我觉得景文卿是想由这个话题引出别的事,我说:“这事我知道。”
  景文卿说:“看来是我后知后觉了,真是万幸啊!还好有董宁你,要不然彭梦琳便遭殃了,那个骗子要财色兼收,彭梦琳也是,眼睛也不擦亮一些,听说那个骗子跑掉了。”

  我说:“这事我倒是不知道。彭梦琳没事就好。”
  故作平静的说,心里恶心的要命,明明是景文卿在背后搞的一切,要害彭梦琳的人就是景文卿,偏偏嘴里说的好听,不知道的以为他对彭梦琳有多好呢。
  景文卿说:“算了。不说彭梦琳的事了,你是怎么认识蒋局的啊!”
  我说:“我也是才认识,就是一起玩了玩,承蒙蒋局看得起,帮我这么大的忙,对了,看你对彭梦琳很关心啊!”
  我不想被景文卿带节奏,所以又把话题引会彭梦琳的身上,想听听景文卿心里有没有下一步计划,可是没听到。
  景文卿只是笑笑,说:“董宁,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出于同学的关心,你放心好了,彭梦琳是你的。”
  这顿饭吃的时间不长,倒不是菜不好吃,只是没什么好聊的,都是想从对方嘴里面套话。很别扭。
  我们一起走出了饭店,热情的说着话,什么下次再聚啊!下次要喝点酒啊!
  说的我都有些反胃。
  景文卿回单位,我去柳笙那里,材料准备好了,过两天就该竞拍了,我想不管是曾茂才这边,还是王承泽那边都做好了准备,要掰一掰手腕。
  刚走了几步,我听到了景文卿的心声。
  “董宁啊董宁,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赢了,哼,胜负还没分呢,你三番五次坏我的好事,这彭梦琳我还抢定了。”

  “我知道那个叫秦凯的,一个程序员还敢跟我抢彭梦琳,真是不自量力,不就是觉得有你撑腰吗?如果是你跟我抢彭梦琳。我可能会犹豫犹豫,现在拍个小角色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现在彭梦琳是不太理我,我知道是你跟她说了我的坏话,无所谓,我现在走另外一条路,我接触彭梦琳的父母,让他们跟我有了联系,我就不信抢不到彭梦琳。”
  卧槽,这招高明,彭梦琳父母肯定喜欢景文卿这样的人,政府官员,又是大学同学,还在国土局工作,肯定同意。
  景文卿,你真的有一套。
  正在我想的时候,我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关珊妈妈的电话,说实话,关珊让我帮忙照顾,我只是有时候去看一眼,关珊的钱在我手里,去的时候留下一些,给他们改善改善生活,不敢留多,留多这钱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接听了电话,便听到关珊妈绝望的哭嚎,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过了好一会,我才听明白,关山在监狱里被人打死了。
  一时间,我竟然觉得有些空空荡荡。
  手机里还传来哭声,分外的刺耳。
  想来想去,我觉得不是为关山可惜,关山贩毒,丧心病狂,有很多学生都吸了毒,所以他死,我觉得不可惜,我只是觉得没有做到答应关珊的事。
  关珊走了,现在关山也没了,我无法想象关珊爸妈心中的悲痛。

  除此之外,我还隐隐担心,关山的死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回过神,我说:“怎么回事?”
  关珊妈已经已经哭的没力气了,是关珊爸拿着电话。他跟我说他有不清楚,刚刚监狱来的电话,就告诉人没了,被人打死的,让家属过去。
  我说:“我现在过去,你们先别去了。”
  我怕他们去了情绪失控,才这样说的。
  不过关珊妈说要去,可以理解,见自己儿子最后一面,我说让他们在家里等着,我去接他们过去。
  路上给齐语兰打电话,她那边可能在忙,没接,这我理解,她是丨警丨察,经常奋战在一线。
  日期:2017-01-20 07: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