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8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告诉他,就是靠直觉。
  蒋为民自然是不信的,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
  又聊了一会,柳笙放下了果汁,笑着说:“蒋局长,咱们之前说的事是不是...”
  蒋为民笑笑,说:“柳小姐,这事我记着呢,愿赌服输。我蒋为民不是那种不讲究的人。”
  丁亮说:“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蒋为民笑笑,说:“也没什么,除了那个赌约之外,柳小姐还跟我打了一个赌,赢了的话。我答应帮她办件事。”
  丁亮一愣,说:“你们打赌这事怎么不告诉我呢。”
  说的还挺幽怨的,不过柳笙和蒋为民打赌既然瞒着了丁亮,肯定有道理的。
  聊了半天,都是云里雾里的话,丁亮和蒋为民都是老油条了,嘴里没几句真话,去饭店吃了晚饭,柳笙便带我回了,那帮人还要去玩玩,男人喜欢的那种。
  路上,柳笙一边开车一边说:“董宁,你赢了,你可以做点什么。”

  柳笙这话有点暗示,不过,我没那个心思,我说:“算了,先留着吧。”
  柳笙说:“好。等你想要的时候,跟我说。”
  我说:“其实我挺好奇的,你让蒋为民帮你做什么事。”
  柳笙说:“就是地的事,你倒是有资格,但是有心人要是挑还是能挑出毛病,所以走走蒋为民的关系。认识他对你有好处,今天你表现很好,他对你很有兴趣呢。”
  兴趣这两个字让我恶寒起来,让我想起陆明浩来,我说:“你别这么说,感觉怪怪的。”
  柳笙说:“董宁。我刚才确定了,明天你去蒋为民的办公室,把该办的手续办了,他已经点头了,不会为难你的,到时候王承泽想挑毛病也挑不出来。”
  我说:“好。明天什么时候方便。”
  柳笙说:“九点多吧,如果不开会的话,你知道的,政府机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会。”
  我说:“好的,我知道了。我明天去办。”
  柳笙说:“这件事情办妥了,咱们的准备就差不多了,就等着拍地了,放心,资金已经准备好了。”
  我说:“是不是需要很多的钱。”

  柳笙说:“还好,那块地也不大,不知道为什么王承泽对那里感兴趣,事实上,说对那里感兴趣的人很多,但是真狠下心拍下来的人很少。”
  开车开车,便到地方了,临下车前。我说:“对了,我想问你跟蒋为民打赌,用什么当的赌注。”
  柳笙图的是蒋为民手中的权,那蒋为民图的是什么?
  柳笙倒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说:“他让我陪他睡觉。”
  我点点头,不意外。
  柳笙这等姿色,确实让人动心。
  现在的人也比较赤裸,有什么目的直接就说,虽然听起来比较让人接受不了,但是少了一些套路,多了一丝真诚,也省去不少时间。
  上了楼。先去了我爸妈那里,他们都准备睡了,报了个平安,我上了楼,打开门,白子惠在家呢。她问我,“喝酒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白子惠她妈妈的情况。
  白子惠说:“已经好很多了,估计在医院呆两天就能回家了,有我爸在那里照顾她,没什么事。”
  我点点头。说:“明天我出去办点事,办完事,我就过去。”
  白子惠说:“还是别去了,我妈虽然现在态度缓和了,但还是多给她一些时间吧。”

  我想了想,觉得白子惠说的也在理,虽然白子惠妈妈有自己的难处,想为白子惠多争取一些东西,可我们毕竟是撕破了脸皮。
  所以,就依白子惠的意思,明天不过去了。
  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白子惠说说,包括认识的人,当时局势是什么样的,我如何的被人看不起,然后最后怎么样扭转乾坤,这一顿说,说了足足二十分钟,包括在场的人心理活动。白子惠听得很认真,我说完之后,白子惠说:“董宁,你这个故事,我给你满分。”
  我说:“这是真事,什么故事啊!”

  白子惠打了个哈欠,说:“洗洗睡吧,我都困了,昨天就没睡好。”
  看白子惠这个样子,我真想收拾她一下,不相信我,可气,不过想到她也累了,便算了,不跟她计较。
  第二天,我早上九点就去了蒋为民办公室,还不错,上午没什么会,在蒋为民办公室坐了一会,喝了一会茶,说了几句话,这家伙比昨天正经多了,这反差,让我不太适应。
  蒋为民是副局长,他打电话叫了一个科长过来,带着我去走手续,他当着我的面吩咐下去,打电话也不顾忌我,那意思是说你的事我帮你办了。
  过了一会,人到了,巧了,是我认识的。
  对方看到我也是一惊,不过没多说什么,他对蒋为民的态度很恭敬,而蒋为民也很享受他的恭敬,但我能看出来,蒋为民很欣赏这个科长,算是蒋为民的心腹。
  蒋为民站了起来,说:“来董宁,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景文卿,是下边科室的科长,他都熟。正好让他带着你去办手续。”
  我笑了笑,说:“巧了。”
  蒋为民一愣,说:“怎么说?”
  我说:“我认识景科长,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是我们班的班长。”
  蒋为民哈哈一笑,说:“那可真是够巧的。”
  景文卿也在一边笑。
  说实话,我没想到能遇上景文卿,我知道他在市政府工作,是个科长,没想到在国土局,这里油水可大,这要升上去了。吃穿肯定不愁。
  之前景文卿要收了彭梦琳,献给上司,估计就是这蒋为民。

  其实,我也不是批判景文卿,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他这样的人,为了得到,不顾一切,不择手段,比景文卿更恶劣的有很多,在他们眼里,得到的才重要。
  我估计离开之后,蒋为民会查我,他有这个能力,自然不会放过,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有兴趣的时候,便会想要知道对方的一切,这个兴趣,不仅限于性冲动,尤其官场社会,交往之间掺杂的东西太多。
  蒋为民昨天被我惊到,又知道我在曾茂才手下做事,先如今,发现我和他下属是大学同学,这诸多因素夹杂在一起,勾起了他的好奇之心。
  景文卿说:“蒋局,那我带着董宁却办手续去了。”
  蒋为民点点头,说:“去吧,不过虽然董宁是你同学,但这事比较急,今天都给他办好。”
  景文卿笑了笑,说:“蒋局,你放心。”
  蒋为民说道:“对你,我是放心的。”
  我心里呵呵一笑,蒋为民这是给我做样子看呢,刚才他在电话里都说了,这局长发话,下面的科长肯定乖乖做事,在我面前又说一遍,显得他重视这件事,重视我。
  这点小手段,我懂。
  蒋为民又对着我说:“董宁,抱歉了。我就不陪你了,我还有其他的事,咱们改天约在一起玩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