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324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抹掉兜帽毛皮上的冰屑,继续朝前走,前面的半坡上的岩洞,就是避难所的入口,我们的车就停在这岩洞里面。
  放下巨大的水桶,摘下手套输入密码,岩洞尽头的铁门应声而开,我那手套胡乱擦去密码盘上被温热的手指按出来的痕迹,提起水桶进了门。
  “你回来了?”小阚穿着毛茸茸的防寒服,从我们的房间里出来,“冷不冷?”
  “鼻子都快冻掉了!”我一边撕扯着雪地里穿的套鞋一边说,因为脸颊被冻僵的缘故,说话还是不自然,“你怎么又在室内穿这件衣服,你在屋里穿习惯了,还出不出门了?”
  “我冷嘛!”小阚耍赖似的嘟囔一句,双手拖着水桶朝里面拉。我看她那费劲的样子,赶忙挂上外套过去提起水桶。
  “别闹了,老大不小的了,看闪着你腰。”

  “你才老!”小阚插起腰来指着我做水壶状。
  我顿时默然,搞不好我真的是很老了。
  王山奇正在那边伺候他的那些无土栽培的蔬菜,听到小阚的话慢悠悠地说:“生老病死都是没办法的事,不能违背自然规律。”
  小阚一下被堵住了,看来很想说点什么,但介于自己一直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姑娘,只是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哈哈一笑,过去看王山奇的菜。得说科学家就是科学家,无土栽培这种事情,没有培养液是绝对玩不转的,这家伙竟然让我领着在山上转了一圈,找了些石头回来让小花碾成粉泡着,完了又用日光灯模拟阳光,竟然就让他给种活了,只是一根根柔柔弱弱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到长成的那一天。
  “老王,你这些苗也得遵守自然规律吧,你看你这倒行逆施把它们折磨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依我看不如今天晚饭的时候就给它们个痛快!”这么长时间只吃各种罐头和肉类,每次见到这几根柔柔弱弱的青苗都让我很有食欲,但是我知道这个东西可不能吃,只是嘴上痛快一下罢了。
  “胡扯什么?发个芽就吃,你以为我就是个生豆芽的?”
  王山奇也贫的可以,这两个月的生活虽然艰苦,但胜在无事,比之之前的生活也算得上安逸,大家的话都有些多了起来。

  我觉得他可能要打我,嬉笑着跳起来走了,小阚看在后面看着我笑,她应该很久都没有见过我这样了。
  房间的另一头是张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档案资料,刘东西正在和王大可格格一起讨论着什么。这厮是个猴脾气,闲不下来,安定下来之后又培养出了跟妹子聊天的爱好,可是王大可整天陪着格格研究那些资料,刘东西只好也跟着去凑数,号称用自己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去指导他们。天知道那些资料中提到的名词他能看懂多少。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作为江湖人的忽悠能力还是有优势的,经常跟两个妹子谈的头头是道。

  王大可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精神状态,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想开了还是怎样,反正我没有再听到过非人的论调。只是这姑娘对卢岩的一片痴情仍然未能消退,平时不大接触,但却时刻留意着卢岩,衣食起居照顾的无微不至。当然这一切都伴随着刘东西的咬牙声,要不是担心打不过,恐怕早就兑命去了。
  当然这只是开个玩笑,虽说卢岩待人冰冷如昔,但是却得到了我们的一致爱戴,在王大可的事上,刘东西也看开了,照他的话说,那是他自己的事,与别人无关。
  小花每天只是陪卢岩坐着,什么话也不说,有时候盯着墙壁,有时候盯着大门,像是变成了一个朋克版的卢岩。至于卢岩,他的状况却不是很好,似乎一直都在消瘦下去,两颊都开始有些凹陷,配上苍白的脸色却显得更加清秀。
  我知道,也许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也曾经问过他究竟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他只是摇头说他不会马上死去。我知道没有什么能是永恒的,但是这种事情仍是让我非常伤心。

  这两个月的时光让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似乎过去的事情,外面的事情都已经被避难所厚厚的小铁门隔绝在外,再也与我无关。
  我一直在想,也许我们就可以这么永远在这里生活下去,在我看来,小花和格格实在是再合适不过,刘东西自然也可以娶了王大可,卢岩和王山奇两位老人家每天种种花养养鱼,就这么一大家子人生活在一起,生上几个孩子,也算是为人类留下一点血脉。
  但是小阚毫不留情的批判了我的这种美好愿望,照她的原话,“王大可这么好的姑娘怎么能便宜刘东西那种人,就没有一点天道吗?”
  当时我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天道说不定真的已经死了。
  晚饭一如既往,牛肉罐头加压缩饼干,蔬菜是罐头里的一点泥浆一般的西红柿。天天吃这些东西谁也受不了,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将各种罐头分类,一天换个花样。不过这也就是自欺欺人而已,我现在看到王山奇用来仲裁的马口铁罐子都想吐,心里只是抱怨打水的路上连个兔子也没有看到。
  桌子中间堆着的是那些档案资料,我们围坐在周围,将面前清出一小块来吃饭,格格和王山奇等人坐在一起,讨论着一些事情。当然他们并没有避着我,只是我的脑中完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那些从桌对面传来的话语完全充耳不闻。

  “四安!四安!”格格在桌子对面喊我。
  “嗯?什么事?”我从罐头盒里抬起头来。
  “你那把剑呢?拿来我看看!”
  “在我床底下,你自己拿去就是!”我懒洋洋地说一句,接着吃饭。
  小阚在边上捅我一下,“你怎么回事,有这么没精神了?”
  “我没有吧?”

  小阚用有没有你自己清楚的眼神瞪了我一眼,转过头去。
  她的感觉不错,我最近好像一直这样,只要有人讨论过去的事情我就会进入这种状态,就像是一种潜意识的逃避一样,一遇应激事件,立马自我封闭。
  过了片刻,格格拖拖拉拉从卧房那边过来,手里提着定光剑,还没坐下就说:“四安你也真够可以的,这么好的东西就扔床底下?”
  我没搭理她,格格却不打算放过我,追问道:“这剑是什么来历?”
  “我怎么知道啊?我就是偶然捡的!”
  王山奇却插话道:“我听他们说之前的时候那些怪物的目标是这柄剑,真的假的?”
  “这个可能是有吧,我也不太清楚。”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反问道。
  王山奇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放下手里的叉子,做出一副大学教授的样子来,“我们都知道行为的产生需要需求的推动,就像是动物觅食是因为饥饿,交配是因为发情一样……”
  我觉得这家伙当着女同志的面说话有点不雅,赶忙打断道:“得,你不用讲课,大家都懂,你有事说事!”
  “也好,是这样,我想了很长时间,为什么这些怪物会被这剑和那种圆球的吸引。因为这些怪物从档案中来看,他们完全是由人工合成的基因复制产物,且不说他们有没有智能,就算他们智商一百八也应该像是婴儿一样,一片空白才对。”王山奇说到这里看着我像是要寻求我的支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