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9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江涛更不用说,他在前面开路,一路穿行于高于人的乱草中,给我们开辟一条通路。
  又走了大约两个小时,总算到了一块树木稀疏的地方,马江涛把包一放,“今晚我们就在这露营了!”
  我一听这话,把包一放,一屁股坐在那里,看着远处黑压压的树林,对马江涛说,“晚上有什么注意事项说一下吧!”
  “咱们先燃一把火,既能取暖也能驱赶野生动物!”马江涛这个有经验的户外人,说完后就去林子里找燃火的木头。

  小窦则躺在那里,已经累的叫不出声了。马江涛不一会儿就抱来很多干树枝,然后燃起火,对我们说,“你们先把个人帐篷支起来吧!一会儿吃点东西,咱们就休息!”
  那堆火越燃越旺,我能闻到这是松枝油的香味,看来树林里遍地能取材,新鲜的松枝扔进火里,就烧的很旺。
  我们拿出马江涛为我们准备的户外食品,打开吃了。我一看实际就是军人野外用的快速食品罢了,然后改头换面叫户外食品。
  吃完后,马江涛对我说,“林老师,今晚我们两个得轮流休息,你先去睡吧,下半夜我来站岗!”
  我点点头,然后钻进帐篷,正要钻进被子里,就听远处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声……。
  听到叫声,我连忙钻出帐篷,问马江涛,“这是什么声音?”
  马江涛笑着说道,“山中野兽发出的,没事的不用害怕!”马江涛说没事,但我还是有点担心。
  小窦在旁边帐篷里问道,“这万一野兽过来,怎么办?”马江涛立即温柔的凑近小窦的帐篷,“放心好了,它们不会过来的!”

  我偷偷把包里的那把水果刀拿出来,压在枕头下,心想万一来了什么野兽也好防身用啊。这要是有杆枪多好啊,不用这样害怕了。
  睡到半夜时,我听到有人在外面轻轻的叫我,“林老师,能起来吗?”
  我一个激灵拿起水果刀就坐了起来,拉开帐篷拉链钻了出来,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半夜二点多了。
  “老马,你去休息吧!辛苦了!”我想马江涛两点多才叫我,是想我让我多睡会儿,也难为他了。

  我坐在火堆旁,填了点松树枝,点上一根烟,望着周围黑压压的树林,心里着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就仿佛你**在树林里,别人能看到你,你却看不到别人,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抽完烟,我站起来围着帐篷转了一圈,我怕有蛇再钻入帐篷,小窦肯定要半夜发出尖叫声,不过还好,马江涛选择这个地方不错,地势很高,很平坦。
  但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感到下雨了,而且雨点越来越大,不时打在那堆燃烧的火堆上,为了不让火熄灭,我不停的加火,脱下上衣遮挡着雨。
  大约过了半小时,雨停了,但又飘起了雪花,这是什么鬼天气,一会儿雨一会儿雪花,真是怪了。

  但随之而来感觉全身很冷,仿佛进入冬季一般,我连忙把衣服的拉链拉住,但还是无济于是,雪下了足足一小时,这时天亮了,我看帐篷上都盖着一层雪花。
  天太冷了,我就围着帐篷来回走动着,这样能增加热量,一会儿东方树林里发出红色光来,我一看表,已是凌晨四点半了,看来天已经晴了,也快亮天了。
  我坐下来又抽了一根烟,这时战敏钻了出来,“林老师,辛苦了!”我看战敏披散着长发,从帐篷钻了出来,我连忙说,“外面冷,多穿点!”
  “就这样鬼天气,一会儿就会热得难受!”说完她就钻入帐篷后面的灌木丛中,那是马江涛规定的女人方便的地方。

  当无数阳光从林林里透过来时,我才真正感觉到温暖,正如战敏所说,不一会儿温度就急速上升,热得把衣服扒了下来。
  马江涛从帐篷钻出来对我说,“这里就是这样的鬼天气,习惯就好了。”说完他去准备早饭了。
  我看小窦在帐篷里没有动静,看来昨天一天把她累坏了。战敏也起床了,她起床后快速收起帐篷,然后对我说,“林老师,你再睡会儿吧!”
  我一看这天这样热还睡啥,也去把帐篷收了,然后冲着小窦帐篷里喊了声,“小窦起床了!”没有听到回音。
  战敏笑笑说,“你去忙你的吧,我来叫她!”说完拉开小窦帐篷就钻了进去,不一会儿,小窦果然醒了,而且两人又说又笑的,真是让人奇怪。
  但当战敏帮着小窦收收帐篷,我看小窦拿着一团红乎乎东西往后面跑去,我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是女人的大姨妈来了,每月例行工作。
  马江涛已经把早饭弄好,而且煮的粥,没想到这小子还挺会做饭,热乎乎的粥喝完后,浑身立即冒出的汗珠,我感觉全身燥热,真如战敏所说,热的难受。

  扒掉衣服后,马江涛提醒我,要把衣服穿好,因为这一路虫子太多,如果被咬,可能会中毒,听完他这番话,我就又把衣服穿上了。
  我调侃马江涛,“老马,你们搞户外的,在这荒郊野外的,还有危险,都图个啥呀!”
  没等马江涛回答,战敏接过话来,“我们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享受大自然带来的恩赐!”
  “哈哈,大自然的恩赐无非就是空气新鲜点,风景优美点,但处处都是危险!”我笑着对战敏说。
  马江涛说,人在城市呆久了,就会有一种压抑感想释放出来,户外运动恰恰就能实现,它不仅体现的是刺激、运动和健康,而且更重要的是一种爱好,就如我喜欢抽烟一样,如果不抽就难受。

  马江涛这样解释,我倒是能接受,我可不像他和战敏这样狂热,我只是完成我的合同,挣我的那份钱而已。
  吃罢早饭,我们收拾东西就又开始上路了,马江涛提醒我们,必须加快点速度,因为燃烧一夜的火,必然把防林员招来,他们会沿烟火方向往这边来,如果被他们碰上,可能就进不了山了。
  休息了一夜,精力也充沛了,行走了起来感觉轻快多了。如果临行前不加强一**能训练,走这一天,非得累垮不行。
  我们一边聊着天,一边走。我问马江涛,当时与女友如何认识的,马江涛叹口气说,他和女友相识相知相恋都是在一个户外俱乐部,而且女友当时的户外级别比他厉害,也是一个顶级的摄影师。
  男女之间因共同爱好走到一起,是一种真正缘份。马江涛说,那次户外活动后,他们就准备结婚了,可谁曾想出现这种意外情况,让他和女友天人两隔。

  战敏与小窦在后面走着,她们两个也聊得很热乎,我听出来无非就是女人之间那点事,比如例假时要注意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