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45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纯情冷笑一声,这男人当她是傻子?男人的行为已经构成抢劫和伤害罪,他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她没好气地瞪着男人,厉声吼道:“下车!”
  “姑娘……”
  “马滚下去,快点!”
  “我们有话好好说……”
  顾纯情彻底没了耐性,她挥动手里的匕首,吓得男子往后一缩脖子,紧接着连滚带爬的逃下车去了。
  顾纯情趁机将车门从内锁住,然后坐到驾驶座。

  这辆车子是老式的桑塔纳,而且是手动的,顾纯情驾驶手动车辆经验不足,可在这个节骨眼,她也顾不许多,直接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车子‘嗖’地一下驶了出去。
  顾纯情透过后视镜,发现男子正在后面狂追。
  “停下来,你这个疯婆子……”
  男人边追边破口大骂。
  顾纯情恨恨地咬着牙,将车开出去很远,直到从后视镜看不到男人的踪影了,她才将车靠边停下。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把车开到了什么地方。
  车子快要没油了,车也没有导航,她有些心灰意冷。
  刚刚光顾着逃命,现在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她才感觉到小腿的伤异常疼痛。
  伤口在右腿的小腿部位,这一路,她的右脚一直狠踩着油门,似乎是整条腿都撑着力,所以血还没有止住。
  她低头检查了一下腿部的伤口,刀口割得挺深,血涔涔地往外冒着。
  她必须尽快将伤口的血止住,否则会失血过多,导致休克,甚至死亡。
  她翻了翻车的几个抽屉,里面没有可以用的东西,无奈之下,她只得从衣服扯下一块布来先简单地包扎住伤口,然后再想办法自救。
  车子驶出小镇的时候,她一直盯着车窗外面,她发现主公路只有这一条,因此她猜想,这条路应该是通往县城的。
  只要她继续向前行驶,有可能获救,然而,她担心油箱里的油,撑不到她抵达目的地。
  这路段这么冷清,她坐在这里等待救援,还不如继续往前走,车子能到哪里算哪里,若是能距离县城近一点,说不定她还能想到其他可以获救的办法
  打定了主意,她发动车子,沿着公路继续向前行驶。
  大概行驶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油耗到底了,车子停了下来。
  顾纯情备感无力,她低头检查了一下腿的伤口,发现血已经将她包扎用的那块布染红了。

  血还在流……
  再这样下去,她必然血尽人亡。
  她得想想办法。
  权泽曜将车开得几乎像是要飞起来。
  他沿着从小镇到县城的这条公路,一路都在寻找顾纯情的踪影。
  原本,与顾纯情发生争吵之后,他不打算出来找顾纯情,因为当时他在气头,但事后冷静下来,他实在不放心顾纯情的安危,而且,他的右眼皮突突直跳,有种不详的预感涌心头。

  于是他把小镇翻了个底朝天。
  他是从一个卖水产的年女人那里听说,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问过去S市的大巴车的情况,他顺着这条线索,去到老吴家杂货店,得知顾纯情已经在去客运站的路。
  他记下了顾纯情乘坐的那辆黑色桑塔纳的车牌号,一路狂追。
  驶出小镇不久,他看到路边站着一个年轻男人,男人看到他的车,冲到路央拦车。
  男人明显想搭个车,但他现在急于找到顾纯情,没有时间理睬任何人,索性他直接绕开那名男子,继续向前驶去。
  差不多行驶了十几分钟,他看到前方不远,路边停着一辆黑车,看款式,好像是桑塔纳。
  距离那辆车近了一些,他终于看清车牌号,发现那车是顾纯情乘坐的那一辆。
  他踩了一脚油门,靠近桑塔纳后,他将自己的宾利车靠边停下,隔着车窗,他看到驾驶座坐着的人是顾纯情。
  顾纯情靠着椅背,双目紧闭,一张脸苍白的毫无血色。
  他推开车门下车,迅猛地冲前去。
  伸手拉了一把车门,他发现车门是锁住的。
  车内只有顾纯情一个人,根本不见司机,而且,他看到顾纯情的手、身沾染了大片殷红的血渍。
  他心头重重一沉,用力拍了拍车窗,顾纯情却没有丝毫反应。
  “纯情……”

  不管他怎么喊,顾纯情都没能睁开眼睛。
  情急之下,他抡起胳膊,想用手肘将车窗玻璃撞碎,可迟疑了下,他又怕伤到顾纯情,便快速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一鼓作气敲开了车窗。
  纵身跳进车内,他一眼看到顾纯情腿包扎着的伤口,血痕几乎将她的小腿以及鞋子都染红了。
  他震惊不已,再看顾纯情苍白的脸,他赶紧伸手探了下顾纯情的鼻息。
  好在,顾纯情还活着。
  将顾纯情抱到自己的车,他火速赶往县城的医院。
  为了能尽快把顾纯情送医抢救,他这一路,车速狂飚。
  县医院的医疗设施他是极其不满意的,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只能近把顾纯情送到这里。
  看着顾纯情被医护人员推进急救室,他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在急救室外不安地等了很久,看着护士一趟一趟地跑出急救室,取了好几次血浆,他恨极了自己。
  若不是他对顾纯情说了狠话,顾纯情怎么可能那么冲动地要离开?
  他后悔不已,一想到顾纯情惨白的脸,以及小腿那触目惊心的伤痕,他的心一阵阵地抽痛。
  如果顾纯情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医生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
  医生一边摘下口罩,一边走到权泽曜面前。
  “你是伤者家属吗?”
  权泽曜急道:“我是,她怎么样了?”

  “伤到了动脉,失血过多,如果你晚送来一会儿,我们无能为力了。”
  听到医生这样说,权泽曜可算松了一口气。
  之后,顾纯情被转到了病房。
  由于县医院里条件有限,没有专属的单人病房,权泽曜只能把顾纯情暂时安顿在一间双人病房里。
  病房的另一张床,躺着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头发花白,睡得很沉。
  权泽曜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轻轻握起顾纯情的手。
  顾纯情依旧昏睡着,脸色并没有好转,还是很苍白。
  看着顾纯情腿包扎着厚厚的纱布,手背还扎着输血的针,他的心痛到几乎难以呼吸。
  他真的觉得自己很该死……
  顾纯情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她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天花板白炽的灯管,那灯光有些刺目。
  她眯着眼睛,稍稍适应了一下这样的光亮,才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里是病房,她的左手边,还有一张病床,床睡着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太太。
  日期:2018-01-14 06: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