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44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话,顾纯情摆摆手,“算了。”
  “那怎么行,你是客人。”
  说话间,男人将车子拐到路边停下,只是男人并没有下车,而是关车窗后,从车内把门窗都锁了。
  空间瞬间变得密闭,男人手的烟在车内弥漫开来,呛得顾纯情喉咙一阵发痒。
  “你怎么不下车?”
  “你不是说算了?”

  “可你不是说,我是客人?”
  “你是客人没错,不过,我突然不想下车了。”
  “那麻烦你把烟掐掉。”
  顾纯情的语气不容商量,男人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依旧坐在驾驶座吞云吐雾着。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男人不回应她了,一边抽着烟,一边哼起了歌。

  顾纯情想要下车,但是车门是锁住的。
  “你给我开下车门,我要下去。”
  男人还是对她不理不睬。
  “喂!”
  “别喊了。”男人终于应了一声,他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纯情,喃喃地说:“你别急,等我把这支烟抽完再说。”
  “你赶紧把车门给我打开,立刻马。”
  “让你等一下,你耳朵聋了?”
  “我让你开车门。”
  “我不给你开,不给你开,气死你。”

  “你……”
  顾纯情咬着牙,被男人噎得一时不知该作何回应,闻着满室的烟味,她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男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明知道她不喜欢闻烟味,居然还把她锁在车。
  隔着车窗,她环顾四周,发现车子此时停在公路,周围非常荒凉,前后都不见来车,附近更是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显然他们已经出了小镇,按照她的要求,男人应该尽快把她送到县里的客运站才对,可此时,她实在忍不住怀疑男人所走的这条路,究竟是不是去县城的。
  她对这一带不熟悉,算男人开车把她载到别的地方去,她也浑然不觉。
  想到这里,她的内心越来越不安,想逃的冲动也在脑不断膨胀着。
  然而,她被锁在车内哪里也去不了,想呼救,四周却无人,她的手机好巧不巧地被权泽曜毁掉了,报警是更不可能的事。
  她紧张地看着驾驶座的男人,发现男人手的烟已经快要抽完,她的心脏不禁巨烈地跳动起来。
  如果她真的这么倒霉,遇到一辆黑车司机的话,那她能做的,是把身所有值钱的东西,以及钱财都交给这个男人,怕男人要的不只是钱财那么简单。
  她越想越害怕,可是这青天白日的,男人不会傻到真的对她做什么吧?!
  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见男人将车窗放下来,把手里的烟头丢出窗外,她尝试着开了一下车门,但门还是锁住的。
  似乎是听到了她扣动车门把手的声音,男人回头看她一眼,唇角微微向扬了扬,淡笑着说:“想下车啊?”
  “麻烦你把车门打开。”
  “抱歉,现在我不能让你下车。”

  男人边说边把放下的车窗又放来,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对向顾纯情,一字一句道:“现在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了,不用我多说,你赶紧地把身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吧。”
  “你这是犯罪。”
  “别废话,遇我算你倒霉,快照我说的做,不然老子手里的刀,可不长眼睛。”
  顾纯情无言以对了。
  她没想到自己真的会这么倒霉。
  面对男人手闪着寒光的刀子,她不得不按照男人所说的去做。
  这次出来的仓促,她除了带在身的钱包,脖子的一条项链,以及腕的手表之外,再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了。
  然而,男人在翻了翻她的钱包,把钱包的几百块现金拿走后,又责令她把手机交出来。
  “我没有手机。”
  男人一脸不信,“乖乖交出来。”
  “我真的没有手机。”
  “这都什么世纪了,你居然跟我说你没有手机,你骗鬼呢?”
  “没有是没有,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顾纯情的态度有些强硬,惹得男人顿时有些恼火。
  男人担心顾纯情把手机藏在身,然后趁他不备偷偷报警,思慎了几秒,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打算把手机找出来。

  他伸长了胳膊抓向顾纯情,想要搜顾纯情的身。
  他的这一举动,把顾纯情吓得身子一缩。
  “你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当然是搜你的身。”

  “我没有手机,我身值钱的东西已经都给你了。”
  “鬼才信你。”
  男人把匕首暂时收起来,起了身拼命地往后座钻。
  顾纯情缩到角落里,眼看着男人要扑过来,她硬着头皮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向男人。
  那一脚不偏不倚在踢在男人的鼻子,男人捂住鼻子痛呼一声。
  “我靠,你要死啊!”男人嘶叫着,气愤之下,立即把收起来的匕首又拿在手。

  顾纯情看到男人手尖利的匕首,一张小脸瞬间吓得没了血色。
  “我身值钱的东西已经都给你了,我真的没有手机,你放我走,我保证不追究你的责任。”她语气软下去,跟男人好言好语地商量。
  男人的鼻子被她踢得出了血,一时之间已经气昏了头,他哪里还顾得什么责任不责任的,只管挥起手的匕首朝顾纯情刺了过去。
  顾纯情想要避开男人刺来的刀子,可是车内的空间这么大,她实在没有地方可以躲,见刀子刺下来,她唯一能做的,是对准男人那张欠扁的脸,再次踢出一脚。
  不知道是不是危难关头,她的潜能爆发了出来,她的脚稳准狠地踢在男人的脸,男人手的刀子,因为她踢出去的那一脚,并没有刺在她的身,却是在她的小腿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割痕。

  她痛得咬牙,却没有时间矫情,她趁男人捂着鼻子大叫的时候,一把抓住男人持匕首的手臂,一边抢夺男人手的匕首,一边狠狠地咬住男人的手臂。
  她像是发了疯一样,咬住男人不放,男人痛得嗷嗷直叫。
  “你这个疯婆子,你给老子松口……”
  顾纯情像是没有听到男人的叫喊似的,依旧死死地咬着男人的手臂,男人的另一只手揪住她的头发,她也不松口。
  直到男人手的匕首被她成功夺过来,她紧绷着的神经才稍稍松懈了一些。

  在松口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将男人的手臂咬出了血,那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这个疯女人,你特么是疯狗投胎的吧!”男人一摆脱掉她,骂骂咧咧地抡起拳头要向她打过来,她连忙将夺来的匕首对准男子。
  “别动!”顾纯情大叫一声。
  男人抬起的胳膊僵了下,目光盯着她手里的匕首,用力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慢慢将拳头收了回去。

  “下车。”
  “姑娘,我只图财不害命,你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商量,你把刀子放下,我放你走,好不好?”男人突然好言好语起来。
  不过,顾纯情不吃他这一套。
  “我让你下车,立刻马。”
  顾纯情的语气不容商量。
  男人咧嘴一笑,“姑娘,你别这样,这车不是我的,是我一个朋友的,我只是租过来跑车用的,要不这样,你的东西你都带走,我什么都不要,而且我让你下车,放你走,咱们当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