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8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亮转头对柳笙说:“你没告诉他?”
  柳笙说:“我怕给他压力,没告诉他。”

  丁亮说:“柳小姐,这也太儿戏了,我可是押了五十万,你也押了五十万,输了这钱可就打了水漂了。”
  丁亮五十万,柳笙五十万,那一共就是一百万了,我靠,这赌的也太大了,快一套房子了。
  柳笙说:“五十万对丁总你来说不就是毛毛雨。”
  丁亮说:“是不多,可是输给姓蒋的,我心里不舒服。”
  柳笙说:“输赢谁也说不好,别太在意。”
  丁亮说:“柳小姐。你这不是坑我吗?你说董宁厉害着呢,现在看样子跟你说的不一样啊!我可听说姓蒋的找了厉害的人过来,就刚才跟在他身后的那个,据说是个什么射击冠军。”

  那个人我有印象,刚才走过来一言不发,跟哑巴一样,但是很有压迫力,身体保持的很好,最可怕的是眼神,有杀气。
  柳笙说:“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还是让事实说话吧,丁总。准备一下,等会就开始了。”
  丁亮无奈的说:“好吧,现在也没什么办法了。”
  柳笙这招玩的大啊!把丁总给骗了,我才玩枪没几天,就让我应对这么大的场面。
  丁亮准备,柳笙悄悄跟我说。“董宁,情况你都听到了,胜败在此一举,做得好,对咱们大有益处。”
  我说:“我尽力吧。”
  柳笙说:“加油,别让我失望。我看好你的,你要赢了,我会答应你一个要求。”

  我一愣,说道:“什么要求。”
  柳笙咬了一下嘴唇,说:“只要不过分的就行。”
  马上就要入场,丁亮组织人手。那边蒋为民也说着什么,因为场地大,距离挺远的,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别人听不到,可我能听到。
  蒋为民吩咐那个据说是射击冠军的男人,说道:“一会,你什么都不用管,就打那个叫董宁的,不要管赢不赢,我要他每一局都死。”

  听到蒋为民的话,我愣住了,没想到我还挺重要的,这个锅柳笙必须背,她牛皮吹上了天,让蒋为民以为我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不过柳笙一个人背也不对,还有丁亮,他这人一看也是个吹牛逼不打草稿的主儿,他添油加醋把我一夸,那边蒋为民就认真了,好家伙,吹得挺牛逼啊!整他。
  这事我不怨蒋为民,我们都不认识,只是恰逢其会,我卷入这个事件之中,我是丁亮这边竖起来的大旗,蒋为民必须搞我,才能打丁亮的脸。
  为此,蒋为民派出来对方的王牌,专门对付我。
  准备的差不多了。进场,一边六个人,分红蓝队,丁亮这边是红队,蒋为民那边是蓝队,每个人都有号码,我是红四号。
  蓝队和红队穿的衣服也不一样。虽然都是迷彩,但一边是浅色,一边是深色。

  规则很简单,杀光对方的人,就赢一局,一共七局。
  场地是密封的,有三条路可以走。很曲折,中间有不少岔道,增加偶遇几率,还有很多的障碍物,可以暂时躲避,可玩性很高。
  虽然真实度颇高,但还是有很多细节做不到完美。比如,使用的都是统一的枪支,仿手枪,不需要填装弹药,少了一些真实感。
  丁亮鼓舞了一下士气,我们便进了场,我还以为丁亮会说一下战术安排。比如谁和谁一起走之类的,然而没有,丁亮就说大家好好干,干翻对面的,赢了我请客。

  仅此而已,这可是一百万的赌局,怎么感觉好儿戏呢。
  第一局,开始。
  六个人,三条路,一条路,两个人,稳妥。
  我和三号走左边,三号是个有着胡子的男人,声音很低沉,挺壮的,丁亮也没怎么介绍,其实也不能怪他,他来不及介绍。

  事实上,丁亮这边五个人彼此都有联系,就算不太熟,也有过接触,我才是那个外人。
  “丁亮说你很牛逼。”
  这是三号跟我说的第一句话,目光中带着审视。
  一般牛逼的人或自认为牛逼的人都这个样子,就是不服气。
  我说:“他瞎说的。”
  “你走前面,我在后面掩护。”
  我点点头,说好。
  动机不明,目的不明,不过走前面就走前面。

  没走几步。就听到了枪响声,非常之密集,啪啪啪啪!
  这点做得不错,有枪声。
  “红一号,out,红二号,out。”
  远处的脚步声很大。而我这边静悄悄,那么说蒋为民那边是集体行动,遭遇了一号二号,火力凶猛,直接毙掉了一号二号。
  此时,我和三号到了一个三岔口,身后是来的方向,前面是要去的方向,左侧无路,右侧通往旁边。
  三号在我身后说:“我们往后退。”

  我说:“还是往前吧。”
  往后走,可能迎上对方的大部队。
  三号不客气的说:“我往后,你愿意怎么走就怎么走。”
  这三号很有性格,我想了想,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人。我们这边只剩下四个,对方人数本来就占优,如果分散的话,遭遇必死,两个人一起,能互为掩护。

  我刚转身,便觉得不对。直觉告诉我危险。
  没来得及反应,枪响了,在身后。
  啪啪,两枪。
  “红三号,out,红四号,out。”
  我转过头,杀死我的那个人对我微微一笑,正是那个射击冠军,他站在了石头上,居高临下,动作确实很快,也很有耐心,据我判断。他应该一直藏在障碍物后边。
  光微笑就算了,这人还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真够嚣张的。
  三号向我走了过来,低声对我说:“你干什么吃的。”
  我笑笑,没回应。
  我说往前走,非要往后走,结果露出一个破绽。现在却怪我了,很强势。
  正常人我理,这种不正常的,无视。
  走到了一旁,不影响场中局势,但是不能做出任何影响游戏的事,不能说话,不能示意队友。
  如果有任意举动,本局自动判定为输。
  又是一阵枪声大响,我方仅存的两人死亡,对方被我方拼死一人,不过胜负已定,无伤大雅了。
  此局结束,先输一局。
  人员归位,有少许的休息时间,往回走的时候,那个射击冠军看着我,眼神很放肆,好好似宣战,意思是我吃定你了。
  挑衅的行为,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
  回到本方的集合地。丁亮脸色不太好看,他说:“哥几个,咱们打起点精神行不行,这上来被打的这么狼狈,说不过去吧,多丢人那!都醒醒,下一局咱们好好打。”
  二号说:“丁哥。对方也太猛了,咱们干不过啊!”
  日期:2017-01-19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