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9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大汗淋漓的痛快场面,我很久没有过了,记得还是在学校时参加运动会练过,这都多少年的事了。
  我看小窦也失去了先前的兴奋感,体能疲劳期到来后,她已经累的早晨起不了床。
  女人与男人身体还是不一样,看着小窦痛苦的模样,我问她还能不能坚持,如果不能坚持就换人。现在我和她都已经在合同期了,可不能打退堂鼓。
  晚上臧琳与小虹安排我们吃饭,看着我和小窦晒黑的皮肤,她两都笑了,说是挣个钱真不容易,把小窦美女晒成黑美人了。
  小虹在酒桌调侃我,“仓哥,你看小窦和胖哥多有福气,接个活都是长象相同,我啥时也能碰见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呀!”
  我笑着说,“这都是意外,也可能是歪打正着,但作为疏导师,如果走进人的心里,你就会变成她心中的那个人。”
  我说完这些,小窦脸红了,小虹继续打趣,“那就说胖哥也走进那位大姐的心里喽!”

  听完大家都哈哈大笑,只有小窦捂着嘴笑。我在想如果这单户外疏导生意接下来,我要对小窦另眼相看,她是第一个接触的客户,能把马江涛心里抓住,也可以证明小窦工作已经上路。
  经过马江涛三周多的体能训练,我和小窦都感觉很累,但马江涛提醒我们,过两天腿步就有劲了,估计到时会走很远的路。
  当然我们也爬了省城附近的一座山,小试了一把牛刀,在山里进行了野餐,小窦无比兴奋,她可能没有经历过这种户外场合,用她的话讲很爽。
  马江涛所带的那位驴友,叫战敏,四十来岁,身高在女性属于中等身材吧,我第一眼就看出她也是一个发烧级的户外爱好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结实劲。说话也很爽快,她自己说是做生意的,平时基本就在外面玩,家里生意有妹妹照看。
  看到马江涛与战敏,我才对户外爱好者有了一种由衷的敬佩,当一个人把爱好变成了习惯,那就达到了顶级。
  战敏是马江涛户外群的管理员,我们临行前,特意参加了他们群里的聚会,很是热闹,所有驴友都对我们即将远行的户外抱以预祝,他们更多的还是祝福马江涛能顺利实现自己多年的愿望。
  我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又检查一遍,当然我的烟是绝不能少的,到时累了抽根烟,是何等的惬意。
  我走之前,对吕大安的事还是不放心,我特意叮嘱吕大安,有什么事尽管和臧琳联系,别总盯着人家Z女士给的东西,能不要就要。这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是有道理的,你平白无辜拿人家东西,更像一种交易,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臧琳让我每到一个地方要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我对臧琳晃了一下手中特种卫星电话,“放心好了,有这个就不怕没信号了!”
  我和马江涛定的是半个月时间,也就是飞到L省后,我们还要坐一段路程的火车才能到肉冦山。
  由于当初预定的飞机晚点,到达L省会后,已是第二天凌晨了。马江涛很熟练的帮我们预定了宾馆,从这一点能出来,马江涛经常组织这样的户外活动。
  晚上我和马江涛住在一起,他和我聊了一个晚上,大多数就说他辉煌的过去,但每每讲到前女友时,就唉声叹气,能感觉出他的懊悔之情。
  我问马江涛,小窦确实与他前女长得很像吗?马江涛说,确实很像,当时他去我店里咨询疏导方式时,看到第一眼,就感觉自己的女友就在眼前,于是他才决定重走这条户外路。
  每个人都有一个心结,当这个心结遇到需要解开的条件与环境时,这个心结就被打开了。
  马江涛的心结在于多年前的那次户外活动,眼睁睁地看着女友跳进悬涯而自己又无能为力,所以这种心结纠结了他多年。
  当初马江涛来我店里并没有重走这条户外的想法,只是想与疏导师谈谈心里纠结,以此疗伤而已。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巧合,吕大安长得很像Z女士老公,这小窦又像马江涛女友,两个巧合的事都让我遇上了,但愿我那几个员工都能碰到这种巧合。
  马江涛问我,如果找不到自己女友尸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能听出他说这话的意思。
  “马老板,即使找不到,你已经做到了,女友在天之灵也会保佑你的。”我说这话是安慰他,即使找到了,马江涛心结也只是解决了一半,必竟人已不在,总不能抱着尸骨过日子吧。
  马江涛叹口气,他说这几年做户外生意也都是为前女友所做,挣的钱也都贴补了女友家。女友家里还有父母,后来也知道女儿不在,就劝马江涛再找一个,但马江涛却死了心不再找了。
  马江涛父母因为这个气得都早早离开了人世,看来马江涛已经被女友占据了他整个人生,即使再有一个女人走进他的生活,他也不能可完全走出来,这需要疏导干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简单吃过早饭,马江涛就带我们去了火车站准备乘坐去肉冦山的火车。

  登车后我才知道这是一辆绿皮车,现在全国各地绿皮火车很少了,这里居然还有,就足以说明肉冦山并不是你所想象的旅游名山。
  我在网上查了点资料,但马江涛说,这座山来玩的人很多,但由于面积太大,特别是进入山里很容易迷路。因此,当地管理部门经常把深山封闭,禁止驴友进入。
  他还说这个山发生多起户外事故,很多人不是掉进悬涯,就是迷路没走出大山。看来这座山比我想象还要凶险。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那样多了,实在不行,我就中途中止合同,先把命保住。

  绿皮火车真的很慢,在车上我们四个聊着,当然少不了啤酒和熟食。战敏刚开始给人很严肃的样子,但两听啤酒下去,她也打开了话匣子。
  “林老师,敬你一杯酒,这次与你同行,是我的荣幸!”说完就几口把那听啤酒干掉了。
  女人只要一端酒,那酒量就是海量,没想到战敏这样豪爽。马江涛说,“战姐的酒量在我们群里排第一!”
  我也二话没说把酒喝掉,“你们都是户外专家,这次还要请多指教!”
  马江涛去敬小窦酒时,小窦执意不喝,她说晕车很厉害,不想喝。
  马江涛随即从包里拿出一粒药片,“吃下它,就不会晕了!”
  看着马江涛的举动,还挺细心,我隐约感到他对小窦很上心,可能第一眼就把小窦当成了自己的前女友,那种关怀不是作做,而是发自内心的使然。
  我们闲聊着,一路感叹山里风景,当火车到达肉冦山时,已是晚上半夜时分,我们下车后,才发现这原来是一个很小的火车站,充其量就像一个货车临时停运点,实际上这个火车站是一个小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