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4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别管,我自有办法。”
  我摇摇晃晃坐起来迷离着眼神傻笑道:“真的是你,你来干什么啊,我又没叫你,赶紧走。”
  叶雯雯咬着嘴唇斜视着我,拿起一瓶酒喝得一滴不剩,一抹嘴又拿起一瓶,我赶忙拦着道:“行了行了,知道你能喝。还记得小时候偷你爸的茅台吗,咱们几个钻到后山树林里烤着偷来的鸡,袁野直接喝得不省人事,哈哈。”
  “还有,二车间的李猴子把杨珂的腿给打断了,咱们几个拿着铁棍把他装进麻袋里一顿毒打,然后丢进了桃花河,哈哈。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对死完全没概念,现在反而敬畏了,我不想死,还想好好活着……”

  叶雯雯见我开始说胡话,抡圆了手臂狠狠给了我一巴掌,怒目圆睁道:“醒了吗?”
  我愣怔在那里,过了片刻仰天长笑,猛地站起来把所有的酒全部踢碎。听着噼里啪啦的响声无比的痛快,过后心里舒畅了许多。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透过破损的房顶努力寻找着星宿,等月亮出来后,意味着乔菲即将离开。
  我们仨背对背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各想着各自的心事。我打破了安静的气氛,道:“几点了?”
  袁野看看表道:“八点四十了。”

  “哦,从这里去机场最快多长时间?”
  “最快也得一个小时。”
  我摇摇晃晃站起来道:“走,跟我去机场。”
  袁野扶着我道:“你确定要去吗?”

  我揉了揉的脑袋道:“去,我去送送她,要不然以后没机会见面了。”
  袁野开着车在路上狂奔,而我和叶雯雯坐在后座上望着窗外。两侧的树木如同闪电般嗖嗖地向后跑去,路灯的光一道道在我脸上扫射着。此刻的我,内心反而愈发平静,很坦然面对一切。
  一段无路灯的过道,叶雯雯的手伸了过来紧紧地十指相扣,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安慰我受伤的心灵。而袁野就在前面坐着,想起那晚的,我始终无法释怀,急忙抽出手叫喊道:“停车,我要撒尿。”
  撒完尿我从后座移到副驾驶室,点燃烟拿起手机看到几十个未接来电,找到杜磊的号码拨了过去。
  杜磊几乎零响应,接通的瞬间立马接了起来,火急火燎道:“老大,你到底去哪了,我们找了你一下午,差点就报警了。”
  我长吐烟圈道:“你们现在在机场吗?”

  “在去机场的路上。”
  我本以为乔菲会回心转意,看在我乞求的份上留下来。看来她去意已决,说明对我没有丝毫留恋,还有去送别她的必要吗?闭上眼睛挣扎少顷,道:“方姐在吗,你让她接电话。”
  方佳佳接过电话,没有用质问的口气讲话,而是关切地道:“你还好吗?”
  “我很好,再过一个小时就到机场了,等我。”
  “好的,我们等你。”
  挂了电话,我转向袁野道:“加快速度,怕是来不及了。”
  袁野借着酒劲直接飙到了一百四十迈,加速往机场赶去。
  怕什么来什么,新华路居然堵车了,一堵就是半个小时。袁野急得直骂娘,不能前进又退不出去,眼看已经到九点半了,距离飞机起飞不到半个小时时间。
  叶雯雯见状,迅速做出反应道:“我留下来开车,你们下车去下一个路口打出租车走,到时候我们再汇合。”
  只能这样了,我俩跳下车地在夜色中狂奔,到了路口拦了半天就拦不到一辆出租车。
  袁野急了,直接冲到大道中间伸开双臂拦下出租车,暴力地把上面的乘客拖拽下来,拿出一沓子钱甩给出租车司机道:“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机场,十分钟赶到,我再给你一千。见红灯给我闯过去,每闯一个红灯给你两千。”
  司机见钱眼开,如同脱了缰野马逆行窜进街巷,七拐八拐绕出主干道,赶到机场时刚刚好十点。等我冲进去时一切都误了,飞机已经起飞了,没能见上她最后一面。
  我望着远处的安检口连连后退,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落下了眼泪。喃喃道:“乔菲,我来晚了。”说完,直挺挺躺了下去……
  微风过海浪动

  朵朵浪花只为向日葵花相守
  愿只求脚步留
  有你在左我在右
  说太多没有用
  有缘会长相守
  又何必强人留
  为了红颜独消瘦
  天空总有云卷云舒偶有彩虹
  万种愁皆是执念在心头

  雨过后忆又暖感受
  在夜深人静变成了温柔
  风吹过更迭了四季
  黑夜里我多想牵着你
  走到夜色稠
  在故事的最后尽头
  有我陪着你

  直到永久
  ……
  在驶往日本北海道的豪华游轮上,我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西服端着高脚杯优雅地站在甲板上,而不远处乔菲穿着雍容华贵的中世纪复古紫色晚礼服深情款款向我走来,头上戴着面纱,耳朵上戴着我送给她的耳坠,淑雅而美丽。。..
  我伸出手正要牵她的手时,游轮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乔菲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往甲板的另一头滑去,还来不及去救她,她已经跌落到大海里。在入海的时候她大声地喊道:“徐朗,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永远是你的友子……”
  “乔菲,乔菲,你别走,我来救你……”
  我拼命挣扎着,想要跳进海里救她,哪怕是同归于尽,我愿意和她一起海枯石烂……
  “徐朗,徐朗,快醒醒。”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剌眼的灯光不禁紧皱眉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豆大的汗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手指微微动了动,摸到柔轮的库单顿时松了口气,原来是个梦,一个惊心动魄的噩梦。
  我感觉口渴难耐,涌动喉咙有气无力地道:“我想喝水……”
  很快,一杯水端了过来,一双柔轮的手掌托着我的头将水递到嘴边,扑鼻而来的香气熟悉而陌生,我努力睁开眼睛,看到是叶雯雯,旁边还站着方佳佳,王熙雨,袁野,杜磊以及康奈。
  环顾四周看看,原来是在医院。我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叶雯雯连忙拦着道:“别起来,快躺下。”
  “我怎么在这儿?”
  叶雯雯眼睛红肿,似乎刚刚哭过,努力笑了笑道:“还好意思问,发生什么事你不记得了?”

  我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只知道去了机场,没赶上送乔菲,后来就不知道了。摇摇头道:“你们怎么都在这儿,我怎么了?”
  袁野欲与说话,叶雯雯瞪了一眼道:“医生说你本来疲劳过度,又有中暑的迹象,再加上过量饮酒,急火攻心,累倒了。高烧41度,都快烧开水了。要不是及时救治,估计下一步就得往津神病院送。”
  日期:2018-01-13 1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