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37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纯情的火气难以抑制地爆发了出来。
  “我是有病,因为有病,所以我才在这里低声下气地求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不是为了可心,你觉得我会这样求你?”李响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地冲顾纯情低吼一声。
  顾纯情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起男人刚刚还红着眼眶垦求自己帮忙的样子,她鄙夷地笑出了声。
  李响终于露出他那无耻混蛋的嘴脸了。
  “我警告你,离姚可心远一点。”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说这种话?”

  顾纯情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保持着镇定,她从兜里摸出手机,当下要拔打110报警。
  “你想干什么?”
  李响瞪着她,伸手要来抢她的手机。
  她侧开身子,直接拔出了110,在她准备将手机附到耳边的时候,李响的大手朝她挥过来,一掌将她手的手机拍飞出去。
  手机摔在地,发出‘啪’地一声响。
  看着手机屏幕碎了一大片,电池也被摔了出来,顾纯情气得肺都快炸了。
  她拼了命地想要甩掉李响的手,却不料李响的力气大的惊人。
  “你放开我,放开……”
  “可心的事情当我没说,但你的态度,实在让我窝火,今天我要是不教训教训你,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李响咬着牙,像是疯了一样,拽着她往清净无人的小路里钻。
  “你干什么,放开我。”
  顾纯情大力挣扎,却怎么都摆脱不了李响。
  眼看着自己要被李响连拖带拽地带进一条肮脏的胡同里,她歇斯底里,一口咬住李响的手臂。
  李响大叫一声,抡起胳膊朝她打下来。

  她身子一缩,死死地闭眼睛。
  几秒钟过去,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却是听到李响怪叫一声:“你是什么人?”
  她诧异地睁开眼睛,见李响抬起的胳膊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死死地抓住了。
  顺着那青筋爆起的手臂看过去,她惊讶地发现,拦下李响的人竟是权泽曜。
  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权泽曜眉头紧锁着,脸色阴得很沉。
  他不由分说,一把将顾纯情拽到身后护住,抡起一拳打在李响的脸。

  李响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还未爬起,被权泽曜揪住衣领按在地,接着脸又实实地挨了几拳。
  “我不管你是谁,别动我的人,这是警告!”
  权泽曜冷冷地把话说完,又给了李响一拳。
  李响的嘴角渗出血来,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有些恍惚。
  顾纯情被这一幕惊呆。
  回过神来,见权泽曜又抡起拳头要打下去,她赶紧地抓住权泽曜的手臂。

  “别打了。”
  顾纯情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将权泽曜拉起来。
  权泽曜正了正衣领,垂眸瞥了眼还躺在地的李响,喝斥一声:“别再让我看见你。”
  李响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慢慢悠悠地爬起来。
  他瞪着权泽曜,没好气地吼道:“你特么谁啊?来动手打人。”
  “关你屁事。”
  “你打了我,这怎么不关我的事?”
  “怎么,你还没被打够?”
  权泽曜说着,撸了把袖子,一副又要冲李响挥拳头的架势,李响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他指着权泽曜大叫一声:“你给我等着。”
  说完,李响夹着尾巴仓惶地逃了。

  看着李响跑远,顾纯情暗暗松了一口气。
  回头再看权泽曜时,她发现权泽曜的手背已经泛了红,面还残留着一丝血渍。
  她从包包里摸出纸巾来,紧张地抓起权泽曜的手,用纸巾将面的血渍擦去,才发现那血是李响的。
  权泽曜的手除了有些泛红之外,没有其他的伤。
  “紧张什么,我没事。”
  权泽曜将手抽回,顺势揣进了裤兜里。
  “你的手没事吗?好像都红了,要不要紧?”
  “我好的很。”

  权泽曜下巴微仰,一脸倨傲。
  “我看看你的手。”顾纯情试图去握权泽曜的手腕,权泽曜却快速侧开身子,不耐烦地说:“都说了我没事,你烦不烦。”
  “我只是担心你。”
  顾纯情大声地反驳着。
  她知道权泽曜从小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他的手指白皙修长,是什么活都不曾干过的。
  刚刚权泽曜那几拳打得那么狠,她担心权泽曜会吃不消。
  “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
  权泽曜噎了她一句,转身往路边走去。

  她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权泽曜。
  权泽曜走了几步,回头看她一眼,见她还站着不动,他重重地叹息一声,没好气地嚷嚷了一句:“愣着干什么,走啊!”
  “去哪?”
  “你的脑子让狗吃了?”
  “我……”
  “昨天说好拍婚纱照,你忘了?”
  “……”
  权泽曜一提醒,顾纯情这才记起,她和权泽曜昨天确实说好要去拍婚纱照。

  “快点。”
  权泽曜不悦地催促一声。
  她连忙跟去。
  权泽曜的车停在路边,他率先了车,等顾纯情坐进车内以后,他冷着脸问道:“刚才那小子是谁?他为什么找你麻烦?”
  “谁也不是。”
  顾纯情懒得再提起李响。
  然而,权泽曜却是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你的情人,还是你的前任?”
  “别胡说。”

  “告诉我,他是谁?”权泽曜目光阴沉了几分,他看着顾纯情,语气霸道不容商量。
  顾纯情沉默几秒后,终是把实话说了出来。
  “一个朋友的前男友。”
  “你朋友的前男友,为什么纠缠你?”
  “因为我朋友把他甩了,他不甘心,想让我帮他去求求情,说说好话。”
  “你拒绝他了?”
  “是。”
  权泽曜点了下头,似乎很满意顾纯情的回答,唇角微微向扬了下,眼底的阴郁也随之消散了。
  他没再追问什么,直接发动车子,将车子驶入街道。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
  车内气氛沉寂。
  顾纯情平复一下心绪后,低头看了一眼腕的手表,已经两点多了,现在赶去拍婚纱照似乎有些晚了。
  “今天还来得及吗?”她问。
  权泽曜转头看她一眼,淡道:“什么?”
  “拍婚纱照的话这个时间去,会不会有点太晚了?”
  “先拍内景,外景明天拍。”
  “你都安排好了?”
  “对。”
  顾纯情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转头看向车窗外面的街景。

  接下来,是一阵冗长的沉默。
  车子行驶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终于抵达那家婚纱店。
  看着熟悉的店面,顾纯情的脑海不由浮现出三个月前自己被权泽曜放了鸽子的场景。
  那天的她处境实在很尴尬,明明预订好了要拍婚纱照,结果新郎没有出现,她傻傻地等了一天,那个时候,她感觉到店员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好在,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三个月,店内的工作人员最好不记得她了。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转头看了眼驾驶座的权泽曜。
  权泽曜面无表情,把车停在婚纱店外的停车位以后,淡淡地说了声:“下车。”然后率先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