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4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心脏揪紧,发现自己那么无力,除了双手紧握紧紧祈求,什么都做不了。
  薄夜渊……小七夜……

  小七夜靠在门口蹲坐着小身子,紧紧抱着礼物盒蜷成一团,眼睛哭肿了。
  都怪他叽几,是他不听话跑下来,他们不会走……
  美人七七和粑粑都不要他了,他是个不听话的坏宝宝。
  大浪袭来的时候,他的身体滚出好远,撞得鼻青脸肿,脑袋疼得眩晕,小胳膊小腿被礼物盒的角硌得很疼。
  他八角章鱼似的攥着,死死地不肯放手。
  疼,浑身的每一个骨骼都在疼。
  一张卡片从礼物盒的带子夹层里掉出来,是那张一家三口同框的照片。

  “呜…………”小天赐豆大的泪水砸下去,海水从邮轮四面八方漫进来。
  他紧紧攥着照片在手里,无助地大哭起来。
  整个邮轮剧烈地摇晃,吱嘎吱嘎,木板折断的声音,水晶灯、奢华装潢的柱子都在断裂,家具沉塌泡进水。
  他突然听到剧烈的砸门声,有人影在入口处一晃。

  小天赐眼眸睁大着,看着那抹人影,不管不顾地爬起来往前扑:“粑粑……粑粑——!!!!”
  他才跑出没几步,一阵剧烈的大动,又栽倒在地。
  薄夜渊在滔天海浪,看着半个沉沦进海底的邮轮,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像是一座死城。
  他才赶到邮轮前,飓风袭一来,薄夜渊的身体紧紧扣在电动板,从电动板里伸出来的搭扣紧紧嵌在他腰,不至于被大浪冲开。
  薄夜渊泡在海水,亲眼看着邮轮一分为二夭折,又被飓风打成碎片。
  像巨大的搅拌机,轰隆隆地搅着邮轮在顷刻间消失。
  薄夜渊看着眼前的灾难,他之于这个大自然如此渺小。掏出腰间的瑞士军刀,切割着牵连着黎七羽那艘快艇绳索……
  果然,绳索刚被隔断,一个浪花将他拍进海底深处!
  在海浪旋转,剧烈地旋转,无数的鱼在他周围像进入一个混沌的世界。世界变成汪洋大海一般,天地都在一起,他被搅得天翻地覆脑子眩晕,有短暂的窒息。
  【薄夜渊……】
  薄夜渊被打进黑暗深处,仿佛整个身体都不属于自己的。
  却有轻柔的嗓音在他耳边响:【你说过不会丢下我,我等你回来。】
  充电板有着往海面浮动的远离,在海底最深处带着他往海面直冲。
  薄夜渊浮出水面,凌乱的木屑、漂浮物、鱼的尸体,邮轮已经像进入怪兽的嘴被吞没成碎片。飓风在缓缓离去,黑浓乌云的闪电还在落下来,像有一个个地雷电从天落下,掉进海里。
  薄夜渊能够幸免于难,是因为他本来离飓风远,只被海水的漩涡牵连。
  如果他被吸进飓风心,大概已经和灰飞烟灭的邮轮一样被打碎,现在连骨头都不剩……
  大海怒吼着,未见平息,一波波的大浪还在怒吼。
  薄夜渊在浪叠起沉浮,不断被扫进海底,又浮出海面……
  疯狂的大浪一波一波剧烈,拍得他天旋地转。充电板传来低电量的报警声……闪烁着红色光芒。

  黎七羽亲眼看着飓风将邮轮吸进去搅拌成碎片的全过程,紧紧几秒钟时间,像黑洞吞并。
  小天赐在邮轮里,没有了……
  即便他能够跑出邮轮,他那三脚猫的游泳功夫,只能在泳池里玩玩水。
  黎七羽脸色木然,那种剧烈的疼从骨头里炸开!都怪她,海邮轮是她提议的,如果她早点告诉薄夜渊——小天赐的身世,可能不会发生这些。
  她为什么要考验薄夜渊的父爱?为什么没有在关键时刻看着小天赐,有机会让他离开快艇……
  她感觉一股力量涌动着,像是以前悲到极致时,另一个人格爆发出来觉醒。
  她的视线微窄,时而清晰时而迷离。
  在思绪要沉浸黑暗的时候,她划痛了胳膊——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堕落,薄夜渊和小七夜还在等她,浪费一秒钟都可能让他们丧身。
  她不信他们这样没了!

  黎七羽按了调头键,快艇开回,抓住船尾的绳索往回拉,没有一股力量牵引,她早知道薄夜渊那边割断了绳索,可她不甘心。
  一直拉到最后,空空的绳子只有半截被割断的口子……
  “薄夜渊——”
  茫茫大海。

  黎七羽冻得嘴唇发抖,穿开回邮轮销毁的海域地段,渐渐平息的大海只零星看到一些漂浮物,仿佛飓风从未经过。
  “小天空——”
  乌云已经随着飓风一起远离,暴雨停止,漆黑的海面只有潮湿阴冷的气息,黎七羽空荡荡的嗓音回响:“薄夜渊……你出来……”
  “小天空,是妈妈,妈妈在这里!”

  “薄夜渊——————”
  “少爷,让他逃脱了,要不要追击?”
  “别打草惊蛇,让他发现了。”清淡的嗓音回道。
  “你放心,他不会知道的……”
  黎七羽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很模糊,听不清交谈的内容,但她能听出是两个男人的声音。身体,很痛啊。
  她挣扎着想要清醒,那人声变近:“她好像醒了!”
  黎七羽睁开眼,她躺在豪华的船舱内,一个男人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窗口,另一个看去是医生的男人递给她温水:“你在发烧。”
  “黎小姐,好久不见。”那清隽的背影转过来看她,眉宇皱起淡淡的忧伤。

  黎七羽抿了干涩的唇,眼眸里铺天盖地涌起落寞。不是薄夜渊……
  “凌燃?”她低声咳嗽问,“怎么是你?”
  船舱内燃着壁炉,温暖的光照耀着,她发现自己换掉了湿衣服,头发也被擦干了。
  医生解释,她的衣服都是让女性佣人换的……
  “为什么不是我?”凌燃淡淡地走来,“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昏倒在游艇里,现在可能被海浪吞没。”
  海浪……飓风……

  黎七羽想起那场惊心动魄的海难,心脏抽紧:“薄夜渊——孩子——他们还在海里!”
  “我派了人在搜寻,两个小时过去了,海里除了你没有别人。”凌燃眼神忧郁别开脸,眼眸里燃烧着壁炉里火光。
  “不可能的,继续找!”
  “别担心,搜索一直在进行,如果有活口,一定会救下来。”
  薄夜渊一定会活着……她不信这样没了……
  她拔掉点滴下床,双腿发软,暴雨和海风让她病倒。
  “黎小姐,你现在是两个人的心跳,如果再不好好休养,我很难保证你不会出事……”医生提醒道。

  黎七羽身体倒回大枕头,手下意识抚肚子,如果不是怀着孕,她不会让薄夜渊一个人倒回去冒险!
  日期:2018-01-13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