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都市》
第316节

作者: 雷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强的大手不老实的在柳蓝语娇嫩的肌肤上游走着,荷尔蒙的气息刺激着二人不断让这种旖旎发酵,二人如同两条细蛇般缠绵在一起。
  柳蓝语面色飞红的低声说:“坏人,等一下,不要在这里,让冰倩看到了怎么办。”
  陈强嘿嘿的坏笑了一声,就更加激烈的让柳蓝语欲罢不能,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强的头忽的疼了一下,那种刺骨的疼让他一阵眩晕,眼前一黑,就倒入了柳蓝语的怀中。
  当陈强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卧室的床上了,在床头灯醉人光亮下的柳蓝语关切的看着陈强问道:“还疼吗?我刚刚打电话咨询过了,说你劳累过度引起的。”
  陈强坐起身,抚摸着柳蓝语的秀发说道:“我没事了,让你担心了。”
  柳蓝语好像想起了什么,拿出陈强的电话说:“刚才曾旭给你打电话说让你去一趟君悦大酒店,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曾旭?”陈强有些疑惑,不是才刚刚见过面吗,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现在几点了?”陈强问道。
  “凌晨。”柳蓝语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世界说。
  “曾旭什么时候打来的?”陈强眉头微皱问。
  “十分钟左右吧。”柳蓝语说着翻看着通话记录,确认了自己的并没有记错。

  陈强晃晃头起身,还是有些昏,没办法,明天就是招商引资的竞标了,他不想出什么差错,只好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去一趟,很快回来。”
  柳蓝语点点头说道:“注意安全。”
  把陈强送出门的柳蓝语看着陈强挺拔的身姿若有所思。
  陈强来到君悦大酒店的时候,曾旭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妹夫,你怎么才来?”曾旭看到陈强到了之后,着急的就把他往里面拉。
  “怎么了?”陈强疑惑的问道。
  曾旭嘿嘿一笑说:“记得君小霜说的那个叫芊芊的头牌不,让你陪我去来个大保健,自己去怪没意思的。”
  陈强一脸的蒙蔽,他没有想到曾旭大半夜喊他出来就是为了一个大保健,但想到曾旭的身份和摆脱曾婉婉的事,之后答应下来。
  “我们去哪?”陈强问。

  “君悦阁。”曾旭神秘一笑说道。
  君悦阁位于君悦大酒店的地下,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隐秘的场所的,在服务生的带领下,陈强和曾旭穿过一条冗长的红地毯甬道,而后映入他们的是一栋气派的复古建筑。
  通红的绘漆,八盏大红灯笼,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七字真言只能概括它的外观表象,而它的内涵就不是能用之言半语说得了的。
  有欲望的地方就有纷争,有欲望的地方就有流水一样的钞票,欲望的长河是无止境的,而君悦阁恰好就是这条长河的一支分水渠,将庞大的欲望泄流在歌舞酣畅之间,用一种近似的歌舞升平去卸掉现代都市生活的庞大欲望,这是光鲜社会表面之下的里层污秽。
  只要是有君悦大酒店的城市里,在君悦大厦的地下都会有这样一座君悦阁,君悦阁所接待的只有上层人士,并不是你有钱就可以来的,主要是看身份。
  君悦阁是现代都市美满夜生活的必需之处,而君悦阁在社会上层受到追捧也有他的不同之处,君悦阁用完全复古的方式,完美的复制了古代的青楼,从外饰到装潢,再到经营方式,若不是西装革履的来客们,还真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一壶清酒,一盘花生,听着歌妓的小曲,幸福的生活也许就是这样。那些所谓的社会高层们左拥右抱,上下齐手,一亲方泽什么。还有一些有着独特癖好的人动眼不动手,看别人是怎么饱了手福的,就足以给自己带来精神上的享受了。
  这是一种错误的社会体现,可是却没有人把这种失常当做一种错误,而认为是社会压力的结果,这种劣根性便是人类进化的同时刻在骨子里的腐朽。去过君悦阁的高层们会在忙碌之余讨论一下各个城市中君悦阁红官人的优劣,而当这种行为从卑劣升级为一种潮流的时候,便是一个时代最顶峰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去过君悦阁,你就有了自信,那是一种可以在茶余饭后闲谈的时候,挺直腰板说道:‘咱也是去过君悦楼的男人!’的自信。

  陈强自斟一杯,草草下肚,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曾旭,刚准备些说什么,却看见曾旭那双修长的手在一个穿着唐代衣衫的姑娘身前使劲的揉搓,好不猥琐,那酒后迷离的眼神也直勾勾盯着姑娘欲滴的红唇,像一匹许久没有进食的种马,那有些粗鲁的喘息声已经暴露了这西京三少的真实本质了。
  陈强有些理解,又有些迷茫,这是他第一次深入所谓的社会高层之中。
  陈强并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场合,相比这种喧嚣吵闹的风尘所,陈强更喜欢星一家餐厅那种质朴的小店,也许是多年板砖的缘故,他的骨子里终究还是保持着社会底层劳动人民的淳朴,但是手臂上传来的丰腴感让陈强觉得这种堕落的生活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比蓝语的还有大上好多,陈强在心中暗自比较着。

  所谓的矜持不过是道德防线上的最后一道堡垒,投诚的概率之大,沦陷的风险之高,不言而喻,所谓的卫道士就是那些口口声声说着风尘所是地狱风尘女是骷髅,而自己的心早已经成为欲望的玩物的虚伪之人。
  陈强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卫道士,当然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柳下惠,在他的认知里,只要不违背自己意愿的事都是正确的,皆为可行之事。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要相对的想或不想,陈强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终究要打破一些东西的存在的人。
  应该去怎样做或是说大家都去怎样做了,久而久之怎样做就成为了一股惯性,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只要这样就是对的。大家都认为来君悦阁才是身份象征的体现,曾旭是这样认为的,那些被占尽了便宜的姑娘同样是这样认为的,可是陈强却不这样认为。
  灯红酒绿,红袖珞衣,不知几时,君悦阁最令人期待的节目已经悄然开始。那些浓妆的歌姬将红袖飞舞成梦蝶一般,红色巨幕后的小乐队也演奏起了令人心旷神怡的乐曲。
  陈强不懂音乐,但是不代表不会听,喜欢不喜欢来自于第一认知。
  “一般.....”陈强笑着接过了怀中女子夹给他的花生米,放入嘴中,轻声说道。

  “妹夫,你说啥?”醉意朦胧的曾旭听觉竟十分的敏感。
  陈强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端起酒杯又自饮了一杯,就算自己和曾旭说了,他也不会懂,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曲子比曲子呢,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就如同每个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一样,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妹夫,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看。”曾旭见陈强不再言语,只能再寻话题,就在这时二楼响起的英鸟之声吸引了所有的客人们的耳朵。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