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8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陆老爷子什么事也没有就来了,脸皮之厚让人甘拜下风。
  有这样一个强势的人,是陆家之幸,也是陆家的不幸。
  不过,我的未来老丈人有点窝囊,一句话不说,就是生生受着,可以说是性格好老好人,可这个样子,让我都有点看不过去,可能白子惠爸爸一直就是这个性格,为人很好,加上在学校里工作,有能力,不勾心斗角,一心只读圣贤书,倒也逍遥快乐,只不过苦了白子惠,小小年纪便开始担起责任。
  乱七八糟想了半天,白子惠妈妈醒过来了,人还是虚弱状态,白子惠站了起来。站在大玻璃窗前,一动不动往里面看。
  白子惠妈妈看到了,看了一眼白子惠,便移开了视线,又隔了一会,她闭上了眼睛。
  低落的情绪,萦绕在白子惠的心头。
  白子惠的爸爸说:“子惠,你和董宁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你妈的情况转好之后,我在通知你们来,反正我最近课也不多。”
  白子惠说:“爸,我不想走。”
  白子惠爸爸说:“那也好。”
  从白家父女的对话中,我发现白子惠爸爸很没有主见,所以,白子惠才有这样的性格,有一个强势的姥爷,加上一个不那么严厉的老爸,还有欺负人的舅舅,没有人扛,所以只有白子惠出来扛。
  这样的白子惠,真的让人很心疼那!
  看了看时间,已经挺晚的了,我站了起来。说:“叔叔,我去买点饭,你一般喜欢吃什么。”
  白子惠爸爸说:“不麻烦,简单一点就好。”
  我转头说:“子惠,你想吃什么。”

  白子惠说:“董宁,我直接订餐吧。现在可以送到医院里,你回家一趟,帮我把电脑取来。”
  我说:“你要在这里工作?”
  白子惠说:“有好多事要处理。”
  白子惠确实忙,刚刚有好多电话,白子惠都没接。
  我说:“好,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去。”

  白子惠又说:“跟叔叔阿姨说一声,别让他们担心。”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
  下楼,开车回了家,拿了白子惠电脑,又下楼跟我爸妈说了一下。我只说出了点状况,这要说白子惠妈妈因为这事自杀了,我爸妈也会跟着自责的,这样的话,对我和白子惠的事也不能同意。
  不过,目前来看。我和白子惠的婚事要搁浅了。
  这事没什么好办法,白子惠妈妈都闹自杀了,手段这么极端,以死相逼,只能暂避锋芒,后续的应对方法只能徐徐图之了,生米煮成熟饭,是个选择,我和白子惠有了孩子,白子惠妈妈多少会缓和吧,毕竟她这个岁数的人都喜欢小孩子,只是。现在白子惠并不想要孩子,她的公司刚刚走上正轨,还要夸张,正是忙碌的时候,白子惠不是不想要孩子,只是现在未到时间。
  开车返回,把笔记本给了白子惠,她已经吃完了饭,马上投入工作之中,白子惠的爸爸没吃,他在等我。
  有这样的老丈人,也是一种幸运。不过,同是一家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吃完了饭,洗净了手,白子惠投入工作之中,不过。她有时会抬起头,看病房中的妈妈,视线停留个十多秒,便又继续工作,我坐在一边,跟白子惠爸爸闲聊。只是简单的聊天,便能看出白子惠爸爸很有水平,最重要的是感觉很好,白子惠爸爸没把我当小辈看待,他和我平等交流,被人尊重的感觉很不错。
  大概九点多的时候,有护士过来通知,白子惠妈妈的情况不错,如果继续保持的话,明早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白子惠爸爸又劝说道:“子惠,你就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你们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过来看一眼就去上班吧。”
  白子惠轻轻摇了摇头,说:“爸,别赶我走了,接到电话那一刹那,我以为妈走了。我被吓坏了,我也知道她现在心里还怨我,不解决这事我是不会走的。”
  白子惠爸爸没在说什么。
  不管怎么结怨,母女依旧是母女,连着心呢。

  白子惠的妈妈望向窗外的次数越发的多了,她定定的看着我们。看起来还不错,眼神很和善。
  大概十点多的时候,我电话响了起来,白子惠爸爸停了下来,我站起来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来电话的是柳笙。
  这么晚了,柳美女打电话是几个意思,难道是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空虚寂寞冷,想要找个壮男慰藉一下。

  对此行为,我只能说不约。
  接了电话,柳笙说:“董宁,这么晚打电话没打扰你吧。”
  不知道为什么,柳笙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轻佻,男人听到后会心痒。
  挑逗的高明之处,就是让你自作多情,让你觉得可以发生一点什么。
  我说:“不算打扰,什么事?”
  柳笙说:“哎呦,很严肃,老婆在身边吧。”
  我嗯了一声,柳笙说:“别紧张,正经事找你,明天有个局,你要过来。”
  我说:“明天我可能不行。”
  白子惠现在这个情况,我想陪在她身边。她现在是最需要人的时候,我怎么会走掉。
  柳笙说:“你最好到场,公事。”
  我懂了,公事就是特勤的事,看来明天的局不简单。
  我问道:“明天需要做什么?”
  柳笙笑笑,说:“其实就是玩。还是之前那个场地,丁总提出来玩玩,类似于真人CS。”
  我说:“我知道了,什么时间。”
  柳笙说:“下午,不过要提前去一些,估计玩完了还要吃饭,算是认识一些人吧。”
  我说:“我懂了,需要我注意什么吗?”

  下午的话,还可以,明天白子惠妈妈上午转到普通病房,这事总会有个结果。
  柳笙说带我认识人,应该是需要结交的人,所以,我问问需要在哪方面注意,别惹了人,把事办砸了。
  柳笙说:“没什么注意的,做自己就好。”
  挂完了电话,我回去坐下,白子惠问我,“什么事?”
  我对她微微一笑,说:“工作上的事。”
  说完,白子惠就懂了。
  在医院凑合了一晚,第二天八点多,便开始转移病房。
  转移的时候,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来不及说什么,换到普通病房,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白子惠坐在病床旁,白子惠说:“妈,对不起。”

  白子惠妈妈的眼泪说来就来,无声的滑落。
  白子惠说:“我听你的话,你别在做傻事了,好吗?”
  白子惠妈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出来会好一点。
  白子惠妈妈哭,白子惠也流下了泪。
  哭过之后,气氛不是那么凝重了。
  白子惠妈妈说:“如果你不那么强硬,我也不会那么难过。”
  白子惠说:“妈,我知道了,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