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2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在门口,“卷毛”抬脚在塑钢门上踢了几下,但发出几声“咣咣”响动后,屋门并没有被踢开。然后“卷毛”又抓着门锁把,使劲向怀里拽了几下,屋门还照常紧闭。
  见到奈何不了屋门,“卷毛”又开骂了:“候喜发,你出来,咱们当面锣对面鼓,说道说道。你以为不出来,就拿你没办法?额告诉你,额有的是招,只不过乡里乡亲的,给你留点儿脸面,你别给脸不要脸。”
  “老卷,你这说话也太文明了,恶人就得恶法磨,看我的。”“光头”走上前来,打断了“卷毛”的话。
  “卷毛”答了声“好”,退到了台阶下。
  “咣咣咣”,在屋门上连踢多脚,发泄一通后,“光头”开骂:“你奶奶的,候喜发,有种就出来,装什么缩头乌龟?老子告诉你,老子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主,你老实给老子出来,把事给办了,以前恩怨一笔勾销,要是不办的话,你可别后悔。候喜发,到底出来不出来?给老子个痛快话。候喜发,你奶奶的。”骂到这里,“光头”再次在门上踹了几脚。
  见屋门依然没开,“光头”退到了台阶下,然后又飞奔上前,一脚踹去。
  “咣”、“哎哟”,屋门依然没坏,而“光头”却蹲在地上,“哎哟”个不停。
  “老光,咋了吗?”“卷毛”来到近前。
  “光头”疼的龇牙咧嘴,抱着脚连跳了几下,骂道:“他奶奶的,屋里也不知道堵了什么玩意,差点把老子脚趾头闹断。”

  “卷毛”有些着急:“老光,不碍事吧?要不先去……”
  “先去个屁,今儿必须闹出所以然来,要不然候喜发这龟孙更狂了。”说到这里,“光头”扭回头,冲着众人道,“各位父老,咱们可是实打实的乡亲,也是被候喜发压迫的村民。你们刚才也见了,候喜发钻在屋里就是不出来,门上也做了手脚,他这是早有准备呀。额和‘卷毛’生在村里,长在村里,近几年才出去,虽然额俩有点调皮,可额们讲理。今儿本来想着跟候喜发心平气和谈谈,结果他提前得到信儿,钻在屋里当起了缩头乌龟,还在门上使阴招。他这么不仁,也就怪不得额们无义了,请父老乡亲做个见证,额们也是被逼无奈的。”说到这里,“光头”跳着脚,向墙根跑去。

  “光头”来在墙边,直接从墙根搬了块石头,一瘸一拐的来在正房屋门前,再次喊道:“候喜发,你到底出不出来?老子可喊了,喊到‘三’再不出来,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一……二……你出不出来,到底给不给老子地,给不给老子补贴?”停了一下,见屋里没响应,“光头”又接着喊,“候喜发,这可是你逼的,你要不出来,额……额就……三。”
  “三”字刚一出口,“光头”蹦到正房窗前,举起手中石块,向玻璃上砸去。
  “砰”、“哗啦”声响过,屋门旁的玻璃应声而碎。
  在玻璃破碎的一刹那,“光头”背对着屋子方向,蹿到了台阶下。然后大骂道:“候喜发,你出不出来,再不出来老子就……”
  “光头,你他*妈的干甚?私毁民宅是犯法的,你就不怕做牢?”屋子里传出了候喜发声音。
  “候喜发,终于放屁了?老子告诉你,老子真怕做牢。不过你肯定会比老子早进去,还得多蹲几年,你可是贪污犯,一想到这些,老子倒不怕了。就是做牢的话,老子也是为民除害。”说到这里,“光头”回身,向众人拱了拱手。

  屋子里静了一下,才又传出候喜发声音:“光头,额劝你还是先回去,等酒劲过了,咱俩再谈,额……”
  “光头”手指屋子:“放你*娘个臭狗屁,今儿个要是不给老子答复,老子还就不回去了。你给老子出来。”
  “凭什么听你醉鬼的?额还就不出去了,你还敢再砸?有种你就砸呀。”候喜发吼道。
  “好啊,你不出来,那老子……”说到这里,“光头”大笑起来,“院里石头不多,老子去你厕所取点好东西,给你锅里加点料。”说完,“光头”四顾一下,抓起一个破瓢,向西南角墙根走去。
  静了一会儿,候喜发又说了话:“光头,你个混蛋,额出去。”话音刚落,屋子里就传来搬动东西的声音。
  紧接着,屋门一开,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是村主任候喜发。
  此时,“光头”已经从墙角返了回来。几步蹿到候喜发面前,一把抓住了对方衣领:“候喜发,来个痛快话,到底给不给解决?”
  候喜发还比较沉着:“光头,我说过,改天再谈。现在你把我家砸成这样,还怎么谈?”
  “少费话。”说到这里,“光头”转头喊道,“老卷,你他妈傻子呀?过来,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好,好的。”答过之后,“卷毛”冲了过来,在裤子口袋里掏了一下,右手顶在候喜发腰上。
  “卷,卷毛,你拿刀子……”候喜发说话带了颤音。
  “光头”打断对方:“瞎说什么?哪有刀子?”
  “二位,大睁两眼说瞎话,有意思吗?”一个声音响起,声音就来自“卷毛”和“光头”身后。
  “你……你他妈多管……你是那个教授?”“光头”转头道。
  “乡里乡亲,有话好商量,别伤了和气。”说话间,楚天齐向前跨了一步。
  “哎哟”、“当啷”、“哎哟”几声响过,一个东西掉了下来,“卷毛”和“光头”蹲在地上,叫个不停。
  怎么回事?围观的人群一头雾水,刚才只看到楚教授后背,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这样?
  不但村民吃惊,候喜发也楞在当地。
  “大个子,别趟浑水好不好?”“光头”咬牙站了起来,“你可不要助纣为虐。”
  楚天齐冷冷的说:“你们间的事,我不想了解。我就知道,手执凶器挟持他人是违法的,奉劝你俩趁早离开。”
  “你……”话到半截,“光头”转向候喜发,“你小子等着,咱们的事没完。”说完,拔腿就走。
  “卷毛”一伸手,要去拿地上掉落的东西。
  一只大脚踩了过去,踩住了那个物件,同时响起了声音:“这个得留下。”

  “卷毛”不再说什么,站起身,去追“光头”。
  候喜发这才反应过来,忙道:“楚教授,谢……”
  “见死不救非我风格,我回去休息了。”楚天齐摆了摆手,转身也走出院子,向村委会而去。
  第二天早上,楚天齐刚起床,候喜发就来了。
  一进门,候喜发就说:“楚教授,夜儿个真是太感谢你了,要是没有你的话,我的这条命怕是要交待了。”
  说了句“没什么”,楚天齐便开始洗脸、刷牙。

  候喜发没有再说什么,站在一旁静候着。
  待楚天齐洗漱完毕,楚、候二人一同出门,奔向候喜发家里。
  一进院,楚天齐就发现,那块坏窗蒙上了塑料布,院里的玻璃碎渣子也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