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50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浩文费了半天劲,要的就是这句话,要是不给点颜色给贾成贵看看,他心里都感觉有些堵的慌,这孙子实在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好说歹说的,居然到最后也还是没给自己一句实话,这不是心里压根就瞧不上自己是什么?

  贾成贵从程浩文的办公室出来后,也是满腹的不高兴,他心里想的是,自己跟王大奎之间的恩怨跟他程浩文有多大关系呢?王大奎还没有出头来找自己算账呢,他倒是跳出来掺合这件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难不成是王大奎听到了什么风声,请程浩文帮他一把?
  贾成贵在心里暗说,只要是跟王大奎站在一队的,那就是摆明了跟自己过不去,就算是秦书记跟王大奎一队,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难不成还怕了程浩文这个人大主席不成?
  贾成贵心里认定了自己今天没有做错,有仇不报非君子,既然王大奎夺了自己的常委副区长位置,自己就该让他付出代价。
  贾成贵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不理智,居然害了自己的老婆。
  晚上,贾成贵像往常一样,踩着整点回家,以往这个时候,老婆早已把饭菜弄好,跟女儿一起在家里等着他回家吃饭了。
  可是今晚,贾成贵一回到家,有些傻了眼,女儿正一个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见到父亲回来了,激动地从地上站起来,冲着贾成贵的方向就跑了过来。
  贾成贵把女儿楼在怀里,问道,你妈呢?怎么还没回来?
  女儿抱怨的口气说,不知道妈妈今天是怎么回事,放学都没到学校去接我,我是自己走回来的,回到家里也没人,爸爸,妈妈今天是不是加班啊?
  贾成贵先从身上掏出钥匙把门打开,让女儿先回到房间做作业,自己则掏出手机打电话。
  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贾成贵无奈,只好又拨打了老婆同事的电话号码。
  这次电话倒是打通了,同事有些诧异的口气说,贾区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贾成贵赶紧问道,我老婆今晚是不是加班啊?打电话也不接,估摸着是没听见电话铃声吧。
  同事有些迟疑的口气说,怎么?贾区长您不知道啊?
  贾成贵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当即问道,不知道什么?
  同事说,贾区长,就在今天下午刚上班,区纪委来了两个人,说是要找您夫人问及什么案子的情况,说了没两句话,就被纪委带走调查了,听一些风言风语传着,说是有可能被双规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人确实是被纪委的人带走了,要不,您再找别人打听看看?

  同事把实话说出来后,显然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贾成贵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自己的老婆居然突然被双规了!有没有人告诉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儿在房间里做了一回作业,出来抱怨说,爸爸,妈妈怎么还没回来,我实在是太饿了。
  贾成贵瞧着女儿那稚嫩的脸庞,强打起精神说,妈妈今晚加班,恐怕要很迟才能回来,要不,爸爸先下点面条给你吃吃,等你吃饱了,赶紧做作业,爸爸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行吗?
  女儿撅起小嘴说,就让我一个人在家啊,那谁帮我辅导作业啊?

  贾成贵哄女儿说,好了,等爸爸有空的时候,再看看你的作业,你先写作业去吧,面条一会儿就好。
  女儿无奈,只好转身又进了自己的房间。
  贾成贵随便弄了点吃的,把女儿先伺候好后,自己一个人头脑乱极了,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让他一时有些理不清头绪来,他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顾不上吃晚饭,他出门去了邬大光家。
  邬大光的家里,一副冷清景象,跟以前的门庭若市相比,邬大光家里的确是清淡了很多,以往这个时间段,邬大光哪里会有空坐在家里看电视,还不知道被谁请到饭店或者是洗浴中心休闲娱乐去了。
  给贾成贵开门的是邬大光的老婆,瞧着贾成贵有些落寞的神情站在门口,邬大光的老婆赶紧热情招呼说,是贾区长啊,快请进吧。
  邬大光的老婆是个热情好客的女人,身上有几分北方女人的豪爽,贾成贵和王大奎等人以前过节的时候,经常孝敬邬大光一些好货,女人心里都记着呢。
  女人一边招呼贾成贵进屋,一边冲着正在看电视的邬大光喊道,大光啊,贾区长来了。

  邬大光应声回头,冲着贾成贵招呼了一声。
  贾成贵进门后,邬大光伸手把电视遥控器给关了,指使老婆给贾成贵倒杯水后,问贾成贵,今晚过来,是不是找自己来杀两盘的?
  邬大光喜欢下棋,贾成贵以前经常陪着他大战一场,输赢自然是早已定下来的,领导跟下属下棋,下属绝对没有赢的机会,但是要输的看起来比较自然,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贾成贵这种时候,哪里还有心思跟邬大光下棋,他冲着邬大光苦笑了一下说,邬区长,我家里出事了。
  邬大光愣了一下,瞧着贾成贵那愁苦的表情,看样子他家里出的还是件大事。
  邬大光习惯性的口气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贾成贵于是把自己的老婆今天下午被双规的事情,跟邬大光说了一遍。
  邬大光不由沉默了,浦和区里双规了一个单位的副局长,他这个区长居然是毫不知情的,这件事要是搁在以往,他早就发飙了,可是这次,他却没有,秦书凯在浦和区里,一手遮天,不管是纪委的工作,还是其他部门的工作,全都是搞一言堂,他这个区长已经成了空架子,连自己分管的一些部门汇报工作都不来找自己汇报了,纪委办案子这种事情,他不知道消息也算是正常。
  这一个多月以来,邬大光已经习惯了这种人情冷暖的变化,有人贴近自己,他不会拒绝,有人故意疏远,他也只当没看见,良禽择木而栖,要是留住了人家的人,留不住人家的心,结果还不是一样。
  邬大光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说,贾成贵,你老婆做事也太不小心了,怎么会让纪委那帮家伙抓到把柄呢?
  贾成贵感觉头脑有些乱糟糟的,他对邬大光说,邬区长,我刚才听到这个消息后,头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会不会是程浩文搞的鬼?你是知道的,他原本就是纪委书记出身,现在纪委主持工作的刘春花是他一手提携起来的,一直对他是言听计从,我跟他在言语上稍微有些不对路子,今天他就想要利用我老婆的事情,给我一个教训,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邬大光有些纳闷的口气说,贾成贵,你怎么又把程浩文给得罪了?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可是秦书凯身边的红人?得罪谁,你也别没事去招惹他呀?
  贾成贵有些委屈的口气说,邬区长,你错怪我了,我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吗?是他先招惹我的。
  邬大光皱眉听着贾成贵把他昨天上午在程浩文办公室的那一段说完后,邬大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日期:2018-01-13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