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4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盥洗室坐了半个小时,确定外面一点声息都没有了,他悄悄打开门,从缝隙里看了看,没有人!
  小天赐心口一沉,不敢置信地探出一颗脑袋转了转,真的没有人了,他们都走了!
  蓝瘦……香菇!
  小天赐走出去溜达了一圈,连窗帘都掀开检查过。
  他们真的走了,这样丢下宝宝不管了!
  抱着饿的咕咕叫的肚子,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零食,选了块巧克力蛋糕咬在嘴里,边吃边难受。
  忽然他想到什么,爬起来把书桌的相册摊开在地……
  翻了几页,他的小手抖索了。跟粑粑的合照都没有了!
  迅速地翻,每一张跟粑粑的照片都没有了,那张一家三口的照片也没了!
  小天赐张开嘴,哭得好惨。
  粑粑说不要他的话,是认真的——那美人七七肚子里有宝宝也选了粑粑!
  视频里,小天赐哭得嗷嗷的,鼻涕冒出大颗的泡泡,口水沾着巧克力滴在领子也没心思擦。
  从他走出盥洗室,薄夜渊盯着他的举动了。
  黎七羽没有骗他,小天赐果然去找相册了,当看到相片没有了,他竟会哭得这么伤心难过。
  薄夜渊的眼圈一点点地发红,从来没有这样的被需要感,心脏镬紧了。
  对小天赐他从来没有过爱,以为他是叶之璐的孩子,所以能留下这小子在薄家庄园,已经是例外。现在看到他哭地悲戚戚,薄夜渊被浓烈的愧疚袭一击。
  砰,起居室相连的书房门蓦然被打开……
  小天赐哭得正伤心,模糊地看到一个长腿男人走来,惊愕住了。

  薄夜渊弯腰去拉他的胳膊,小家伙迅速将两只小手放在身后,不让他碰。
  薄夜渊握住他的肩头,他犟开肩膀,别开小脸蛋,气愤地爬起来跑……
  大手一把按住他的小屁屁,小家伙被捞起来落到薄夜渊怀里。
  “放开窝……窝再也不要粑粑了……”小天赐两只小手按着薄夜渊的俊脸推着,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薄夜渊怎么哄也不听,看他哭肿的眼竟第一次感到心疼。
  不管他怎么看待这个孩子,在他小小的世界里,薄夜渊是他的爸爸……
  大薄帝第一次这么后悔他的失职,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在他的额头重重吻了一下。
  小天赐被吻呆了,按着被吻过的额头,不敢置信盯着他。
  这招有效,薄夜渊又是几个吻重重落下……
  “泥,泥干嘛!”小天赐受到惊吓,“不许泥吻,不要泥吻的!”
  “明明在心里暗爽!薄天赐,我是你老子!”
  “不素,以后都不素了……泥已经不要宝宝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我不会不要你的。”
  “泥都有别的宝宝了……粑粑一直讨厌窝,从来都不稀饭窝……总是凶窝……不陪窝玩……生日也不陪窝过……别的小朋友都有粑粑麻麻的,救窝没有……”小天赐委屈难过,隐忍的泪水大颗大颗地冒,埋在他的肩头撕心裂肺哭问,“为什么粑粑不稀饭窝……”

  薄夜渊僵站那里,每一句责问都像沾着盐水的鞭子抽打在他背。
  他耳边回响起黎七羽告诉他的话——
  【小天赐为什么那么想要找到妈妈呢?】
  【粑粑以前从来都没抱过窝……没有牵过窝的手手……没有亲亲窝……粑粑讨厌窝……】
  每一个字,都刺到黎七羽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可这跟找妈妈有什么关系?】
  【如果麻麻回来了,麻麻可以抱抱我,亲亲窝,牵我的小手手一起去散步……】

  黎七羽回忆起来的时候,眼泪玩下掉,因为小天赐委屈而憧憬的眼神,像枷锁扣在她的心。
  她仿佛看到小时候的自己,没有人疼爱,没有爸爸!
  黎母对她不好,没有人对她好,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找爸爸……
  做梦都想到爸爸会从天而降,把她带走,从此会很疼爱她。可惜这样的美梦随着年纪渐长,慢慢知道不现实。到了六七岁的时候,她已经不做那种天真的梦了。
  小天赐她是幸运的,他至少有薄老太爱他……

  也没有一堆仆人刻薄他,挤兑他。
  所以,当初的黎七羽才会患病,小小年纪自我厌弃极了。
  “是我错了,我以后不会。”薄夜渊低声说着,每个字都从心底深处发出来。
  “啊呜呜……啊呜呜……”小天赐哭得双肩抽动,难过得不能自己。
  薄夜渊抱着他不知所措,以前只觉得这小子哭起来大嗓门很吵,现在却每一声都是针扎在他胸口。

  黎七羽听到哭声再也忍不住,从书房里走出来。
  本来她想给薄夜渊机会,让他哄哄小天赐,父子趁机言归和好……
  “他都哭了,你哄哄他啊!”
  薄夜渊眉头皱起,眼眸猩红的都是泪雾:“怎么哄?!”
  “给我吧。”黎七羽从他怀里接过小天赐,他哭得正动情,肿成缝的眼睛眯起来看了一眼黎七羽,呜呜又抽噎起来,“七七……”
  黎七羽连哄带抱,在房间里走动了几圈,又坐在沙发擦擦小家伙的眼。

  落到她怀里小天赐其实哭得没那么厉害了,慢慢地声音小了下去,只是黎七羽半个肩头很快泪湿。
  薄夜渊像块木头站在一旁,好像他有多十恶不赦!
  “不哭不哭了……爸爸刚刚不是道歉了吗?”黎七羽抬了抬下巴,示意纸巾。
  薄夜渊一整盒湿纸巾拿过来,紧张到一扯拿了半包纸……
  “不接受……”小天赐埋着脸,别扭,“才不要他道歉!”
  “他不是亲亲过你吗?”

  “以前都没有!有……有过一次……”他还是记得的,那天薄夜渊突然抱起他来亲了一下,他惊呆了,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
  “以后爸爸常常亲你,抱你,牵着你散步,跟你一起去做游戏,你不开心的时候陪着你。好不好?”黎七羽拿了纸巾擦着他泪痕交错的脸蛋。
  小天赐嗓音哭得沙哑,犟开小脸不让擦,闭着眼也不肯看他们,像是真的生气了……
  “薄夜渊,你表个态?”
  薄夜渊嗓音沉闷的:“我答应了。”
  “这样?”黎七羽不满意!他以前说那些煽情的话时很用力,可每次到关键时刻,他是个臭石头,踢十脚都不会动。

  “后天,约定的时间,我补办他的生日宴?”薄夜渊皱起眉,冷峻道,“我来办。”
  “还有呢?”
  “礼物……一样不会少!”他一脸严峻,脸色里都是僵硬不自在。
  黎七羽点头。做父亲的,也的确欠三岁儿子一场宴会。
  而且,在那一天,小天赐许愿吃生日蛋糕的时候,她告诉薄夜渊——小天赐是小七夜的身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