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道:“牛会计,我要看看农业补贴款发放登记表,候主任说是你拿着,是在你手里吗?”
  “登记表表……”牛二楞迟疑着,又吐出了两个字,“还行。”
  “咋就还行?在就是在,不在就是不在。”候喜发语气很生硬。
  “在,不在,在不在额这呢?”牛二楞反手挠头,眼睛瞟向候喜发,“额这记性真是烂的稀黄。”
  “要是不在牛会计这儿,就在候主任那,那天贺书记说他早不管村里这些事了。”楚天齐插了一句。

  候喜发点指老者:“呀,老牛,你这记性都让狼掏了,不会把柜子钥匙弄丢了吧?”
  “丢了?呀,可不咋的?真丢了?”说话间,牛二楞在身上衣兜里摸着,“丢了可咋整,柜柜也开不开了。”
  “别着急,慢慢找,实在找不到钥匙的话,也没什么,我有办法开锁,就是稍微麻烦点。”楚天齐适时说了话。
  候喜发不耐的摆了摆手:“磨蹭个*,赶紧回家找去,务必找出来。”
  “好,好,回家找。”牛二楞连连点头,转身走去。

  “走,快点,额跟你找去。”候喜发催促着,迈动了脚步。
  “候主任,咱俩也去吗?”楚天齐也跟了上去。
  候喜发边走边说:“额去就行了,你稍等一下,他家烂的很,没有下脚的地儿。”
  “烂的很,稀黄的很。”牛二楞随声附和着。
  “没事,你能去我就能去。”楚天齐并未停下脚步,“仨人找还能快点。”
  候喜发停下来:“那额也不去了,就陪楚教授等着,他那家实在烂的很。老牛快去快回。”
  牛二楞回过头来:“好,额快去快回。”说完,小跑着奔向前边小院。
  进院不久,牛二楞便举着一串钥匙走了出来:“钥匙就在柜上那匣匣里,额咋就忘了呢?”

  “呀,老龟孙,你这脑瓜瓜让驴踢咧。”候喜发语气很夸张,“就你这脑瓜瓜,能看好孙子?”
  “踢咧,就是踢咧。”牛二楞赶忙回应。
  楚天齐不由的笑了,既为刚才的“还行”二字,也为看到的蹩脚双簧好笑,还为那晚听到的祖孙对话而可乐,尤其老者背的口号言犹在耳。
  三人回到村委会,牛二楞在西屋档案柜里取出了《补贴发放领取表》,放到桌上。
  楚天齐直接拿到面前,翻开内页,看了起来。
  《补贴表》上,有户名、补贴面积、补贴基数、补贴款、签名、备注等项目,项目下方都是对应的手写明细,签字栏都签着名字,名字与户名对应,还按了手印。
  看了两遍后,楚天齐道:“补贴就是按登记表发放的?直接发到了户主手上?”

  候喜发连连点头:“对,对咧,全是发到了每家每户,这是钱钱,可不能马虎。”
  “签字也是户主本人?”楚天齐追问。
  “本人,绝对本人,人们领钱钱可积极了。”说到这里,候喜发又补充道,“个别人家户主不在,就由婆姨代签的。”
  “没错,主任说的一点没错,千真万确。”牛二楞在旁强调着。

  楚天齐微微点头,拿着登记表轻轻翻动起来。他能感受到,有四道眼神在头顶飞来飞去。
  忽然,楚天齐抬起头来,说:“对了,候主任,村里怎么有好多农田都变成了荒地?”
  “农田变荒地?”候喜发显得很疑惑。
  “是呀,村委会后边土圪梁上就有好多。”楚天齐盯着对方,“别处是不是还有呢?”
  候喜发神色急剧变化,然后长长的“哦”了一声:“你说那些地呀,那都荒好几年了,地不好,产量太低,没人种。”
  “荒好几年了?不是刚荒的?”楚天齐继续盯着对方。
  “不是刚荒的,确实荒好几年了。”候喜发语气很肯定,然后又补充道,“这些地没报补贴,绝对没报。”
  楚天齐眉头微皱:“是吗?你确定。”
  “是,我确定。”候喜发说的很干脆。

  牛二楞马上补充:“主任说的一点没错,千真万确。”
  抬手看看腕表,已经是晚上九点,楚天齐站起身来,离开屋子,出了村委会大院。他要去找候喜发,他觉得有些事不能再这么含糊,有必要捅破那层纸了。
  今天上午的时候,牛二楞先离开了村委会,候喜发是在十点多离开的。在村委会的两个多小时里,候喜发一口咬定,补贴发放的没有一点纰漏,那些荒地也荒了多年,还保证荒地绝对没有申报补贴。
  午、晚餐吃饭的时候,楚天齐没有提上午的话题,候喜发也一字未提,但当时空气里却有着一丝尴尬的气氛。
  在今天一天当中,一直到现在,候喜发除了早上来的那次外,也没有再踏进村委会大院。虽然三天前已经达成共识,吃饭时楚天齐自己去,不必候喜发亲自来找,但在刚刚过去的两天里,候喜发每天还要到村委会一、两次,而今天却是个特例。
  楚天齐意识到,要等候喜发主动找自己谈一些事情,看来是不可能了,所以才要亲自上门去。
  在经过牛二楞家门口的时候,楚天齐不由得又露出了微笑。
  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楚天齐回头望去,只见几个人影正奔这个方向而来。他很是疑惑,待那几人来在近前,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两、三个声音说出了同一内容:“主任家有人耍刀子。”
  楚天齐心中一惊,快步向候喜发家跑去,把那几人甩到了身后。

  在离着候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听到了大吼大叫的声音,但由于比较杂乱,听不清是什么内容。楚天齐再次脚下加紧,向那个人影绰绰的院子飞奔而去。
  来在候家门口,大批的人堵在外面,一时无法直接进去。楚天齐个子高,探头向院子里望去。
  院里亮着一个带灯罩的大功率灯泡,灯光照亮了大半个院子,两个人站在当院,正挥舞手臂,不停的骂着。而候家正房屋门紧闭,屋子里一片漆黑,没有什么动静,不知屋里是否有人。
  见到候喜发夫妇二人不在院里,叫骂者手中并未有刀具,楚天齐松了一口气,再次把目光投到叫骂者的身上。正这时,叫骂者停止了叫骂,左边之人转头看了看门口人群,而右边之人恰好低头去捡刚刚掉落的帽子。
  看到左边之人脸庞和右边之人头顶,楚天齐就是一楞:是那两人?再仔细一分辨声音,没错,就是班车上见过的那二人:卷毛和光头。只不过两人都换掉了花色上衣,穿上了同一款绿色半袖T恤,而且卷发头上多了两根小辫,光头刚才还带了帽子。
  那天在车上的时候,并没把这二人和长梁村联系起来,而且那二人下车时说是耍两天,可这已经是十天了,所以楚天齐并未做联想,第一眼也未看出二人。
  见到原来是这二人,楚天齐想起了那天二人与另一人对话的内容,暗自“哦”了一声,点点头,有些明白了。
  此时,院子里的情形有了些许变化,“卷毛”和“光头”耳语几句后,没有继续叫骂,光头依然站在原地,而“卷毛”则径直走向了正房屋门处。
  日期:2018-01-1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