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90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知道丐帮愿意游行了,吩咐筹安会在京城的大小分支,为他们做各种标语横幅,还叫人混迹其中,喊口号,诉苦。
  人们听了穷苦人痛苦的讲述,都为之动容,留下了眼泪。人们也开始纷纷加入游行的队伍中去。

  安大浪见时机成熟,也发动手下各大Ji院的窑姐们,纷纷走上街头,一边是破衣烂衫的乞丐,一边是花枝招展的妇女,搅和的各大舆论报纸,都纷纷加大版副刊载,大肆报道。
  袁克定拿着一份《顺天时报》跑到中南海,给袁世凯看,心里无比的兴奋,说道:“父亲,你看民众一致支持君主立宪制!”
  袁世凯平时都会翻阅一些外国人办的报纸,认真品读着,刚好杨度与梁士诒都在,他谨慎地问道:“皙子,民众真的拥护更改国体?”
  杨度说道:“此乃民心所向,大总统当顺应民意,尽快更正国体,一安民心。”
  他又看了一眼梁士诒,问道:“燕孙,你一向老实持重,务实稳妥,对民间之事,多有了解,你怎么看?”
  梁士诒说道:“国事艰难,南北不和,只因没有一人肯站出来,替民众分忧,解救民众于水火,担此大任。”
  袁世凯扫了他们一眼,说道:“此事重大,还需召众人商议才是。”
  回到袁克定府邸,杨度心有疑虑,一直愁眉不展,袁克定看出来了,问道:“杨子,一路回来都不说话,这是为何?”

  杨度见他问自己,才说道:“这几日,我也在观察各国对此事的报道,多少还是有些反对之声,而大公子给大总统看的报纸·”
  袁克定笑道:“杨子一双慧眼,我就知道什么事也瞒不住你。”说着拿来了两份《顺天时报》给他看。
  杨度拿在手里,认真比对,发现其中的不同之处,许多反对之声,都或多或少的被裁减过。
  杨度一惊,问道:“大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袁克定说道:“这是我命人从新比对原刊,‘校正’过后,呈送上去的。”

  杨度急忙说道:“一旦被大总统发觉·”
  袁克定信心十足地说道:“杨子多虑了,我以与秘书处商议过,以后凡是外文,都要从新修正,多一些正面报道,少一些负面的东西,也好宽解一下大总统的心情不是。”
  杨度后背冒冷汗,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袁克定已经不是往日那个只会吟诗作对,爱逛戏园子的翩翩公子哥了。
  这一日,袁世凯在中南海勤政殿召集文武忠臣,商议这几日民众游行示威运动,但是没有一人敢站出来公开发表不同意见。
  谁都知道,谁敢说个不字,下场是及其危险的。
  站在人群中的蔡锷,抬头看见一脸狐假虎威的袁克定就站在他父亲的身边,一脸得意。蔡锷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
  蔡在北京诗酒风流,纵情酒色。北方冬季天气干燥,入冬后,蔡锷喉疾发作亦借病为名入住天津的共和医院。

  洪宪帝制正在密锣紧鼓时,蔡还在天津日本共和医院诊病,11月底袁特派人到天津来探视蔡的病况,同时加紧派遣特务监视蔡。
  蔡为了化除袁的疑忌,于是在袁下令称帝的当天,返回北京。
  12月12日是袁接受帝位推戴的一天,这天他在怀仁堂接见了简任以上文武官员200余人,这些大小官员纷纷向袁祝贺。
  文官在东,武官在西,排列整齐,向袁行三鞠躬礼,由内史监阮忠枢率领,公府大礼官黄开文司仪。
  袁世凯发表一篇简短演说,说是为了救国救民:
  “大位在身,永无息肩之日。故皇帝实为忧勤惕厉之地位,决不可以安富尊荣视之。且历代皇帝子孙鲜有善果,平时一切学问职业皆不得自由,故皇室难期发达,予为救国救民计,牺牲子孙,亦不敢避。”
  12月19日袁才明令正式成立大典筹备处,大典筹备处正式成立后,第一项工作是改太和殿为承运殿。
  原来太和殿一直便是袁任大总统后办公的地方。殿内圆柱完全漆成红色,当中八大柱加髹赤金,饰以盘龙云彩。
  中和殿更名为礼元殿,保和殿更名为建极殿。皇帝的御座扶背各处一律雕龙,代价达40万元,上套黄缎绣龙,座褥也是一样。
  御座前有雕龙的御案,案的前面排了三座古鼎,三座古炉。
  御座的后面陈设了九面雕龙嵌宝屏风,屏风的左右两面是日月宝扇一对。
  皇帝的龙袍由北京最大的服装店瑞蚨祥承制,共有两套,一套祭天时用,一套登极时用。龙袍用赤金线盘织龙衮,通体缀以明珠,嵌上钻石。

  此外还有平天冠一顶,四周垂旋,每旋悬珍珠一串,冠檐缀以大珠一粒。
  新朝的御玺四寸见方,镌有“诞膺天命,历祚无疆”八个字;金印五颗。
  袁世凯正在准备做他的洪宪皇帝,而此时的蔡锷却想着怎么能溜之大吉。
  安大浪眼见着自己的这步棋算是走对了,把正在筹备登基大典的杨度请到了自己的府上,进门一脸地笑容,躬身请安,嘴里叫道:“妾身给先生请安了,先生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杨度知道自己有把柄在她手里,问道:“说吧,叫我来有何事?”

  安大浪见他一反常态,叫道:“这才几日不见,先生就向变了一个人似的。”
  杨度恢复常态,说道:“这几日忙的脱不开身,怠慢你了。”
  安大浪说道:“看来先生已经忘记了我们往日的情分了。”
  杨度不知道她又打什么鬼主意,说道:“你对我有大恩,杨度岂能不知。”
  安大浪笑道:“那先生能像往日那样称呼妾身一声,夫人吗?”
  杨度愣了一下,说道:“还请你能谅解杨度的苦处,我实在不安当。”
  安大浪说道:“不是不敢,只怕是先生不愿意吧。”又说道:“这才几日,先生就把自己的承诺给抛之脑后去了。”
  杨度不解问道:“你这是何意?”
  安大浪说道:“先生马上就是中华帝国开国第一首相,难道我配不上先生吗?”杨度后背发凉,没有说话。
  安大浪知道自己捏住了他的七寸,说道:“我叫人给先生从法兰西订制了一套宰相礼服!不知先生满不满意,特请来先生一试。”
  说着命下人取来,杨度见下人手捧一红色木盘,上面用红色锦缎盖子。

  安大浪揭去锦缎,双手拿起,只见一套咖啡色咔叽呢燕尾服,呈现在他的面前。杨度的眼神被华贵的礼服,深深地吸引住了。
  安大浪看在眼里,问道:“先生可还满意?”
  杨度急忙回过神,平静一下心情,说道:“国事繁杂,无心此意,恐伤了夫人的一片美意。”
  安大浪心里一乐,一声夫人,早已化解了他们彼此隔阂。

  送走杨度,安大浪又召来小凤仙,问道:“将军这几日,怎么不见来了。”
  小凤仙答道:“将军身体不适,又加上国事缠身,无暇分身。”
  安大浪看着她,心里想着,要是能把袁克定召来,强过一百个蔡锷。
  为此安大浪还做过精心调查,袁克定的原配为人内敛,不善与人交际,一向谨守本分,沉默寡言,毫无乐趣可言。
  后来袁世凯被朝廷从新录用,回到京城,才纳蔡氏为妾。蔡氏本为戏子出身,两人在戏园结识。
  现在他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谁要是攀上他,后半生又不尽荣华富贵。
  小凤仙是她一手捧红的,不知有多少达官显贵想一睹芳容,都被她拒之门外。袁克定岂能不知,只是不好先开尊口吧了。
  这几日,袁克定的府门外又开始变成闹市区了,不管是什么人,都想早一步攀上这条龙脉。
  为了避嫌,他以杨度之计行事,尽量躲开人们的视线,住到了西郊练兵场去了,没事不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