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8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没事吧。”
  白子惠说:“我没事,好的很。”
  接下来的话我不敢多说了,白子惠这个状态不对,况且我感觉到白子惠现在不想跟我说话,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难道说,白子惠把妈妈自杀这件事怪到我头上?
  不能,我摇了摇头。
  开车进医院。他妈的没有停车位,气的我想要骂街,心一横,停在了外边,罚钱就罚钱,不少那点钱。
  急匆匆跟白子惠进了医院。先找到了白子惠的爸爸,白子惠妈妈还需要观察,所以在监护室内,插着管子,有人看护着。
  这绝对不是假的,是真的,白子惠妈妈真的想去死,这下就麻烦了。
  白子惠说:“爸,我妈她...”
  话说到后面,带了颤音,关心则乱。

  白子惠爸爸说:“你妈没事,就是现在需要养着。不能打扰,太虚弱了。”
  白子惠眼泪往下淌,她也不哭,就是流眼泪,还流得特别夸张,跟自来水一样。哗哗的。
  我急啊,连忙掏出纸巾来,递给了白子惠,她接了过来,也不擦眼泪,而是看着她妈,白子惠爸爸说:“子惠,有什么你就说吧。”
  白子惠说:“爸,我妈她是不是很恨我,要不然她怎么会想要死。”
  白子惠爸爸说:“子惠,你别多想,你妈她只是一时想不开。所以才这个样子。”
  眼泪还是一个劲儿的流,流的我心好痛,安慰,这么大的事该如何安慰,自己妈妈差点就死掉了,那种感觉不是当事人体会不到,如果我妈出了事,我肯定要疯了。
  白子惠说:“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一直强硬,跟她对着干,我妈也不会这么绝望吧,她一定觉得失去了我。所以才会毫不犹豫的吃下了药,我不是一个好女儿。”
  白子惠的爸爸说:“子惠,你妈妈这个样子了,你不要出什么事情,答应我,好不好。”
  白子惠笑了笑。说:“爸,你放心,我会的。”
  白子惠爸爸转头对我说:“董宁,好好照顾子惠。”
  我点了点头,说:“叔叔,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监护室进不去,但白子惠不想走,她就坐在外边的椅子上,透过玻璃往里看,白子惠的妈妈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
  白子惠的爸爸下楼,刚才他通知了陆家的人,应该是快到了,所以,白子惠爸爸下去迎接。
  我刚刚去买了咖啡,热的,我递给了白子惠。白子惠摇摇头,说:“董宁,我现在没心情。”
  我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想想该怎么解决。”
  白子惠说:“董宁,我现在有点后悔了,如果我当初不那么强硬。我妈或许不会这样,看着她躺着的样子,我特别的不舒服。”
  我说:“别在怪罪自己了。”
  白子惠说:“董宁,抱歉,委屈你了,出了这件事。我们的婚事要退后了。”

  我说:“不用抱歉,应该的,其实,你妈的条件,我可以接受。”
  白子惠说:“我知道,但我不想你太委屈。”
  “你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照看我妹妹的,竟让她自杀!”
  一行人急匆匆的上来,陆家人算是倾巢而出,陆老爷子走在前面,身后是陆景辉和陆文昊,白子惠的大舅和三舅,白子惠的爸爸在旁边,再后边是白子惠的大舅妈和三舅妈。
  说话的是二舅,他抱怨着白子惠的爸爸,语气特别的不好,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很多东西,平常二舅应该就对白子惠爸爸不好。
  “我妹妹嫁给你真是白瞎了。”
  二舅愤愤不平的说。
  白子惠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连忙拉住了她,我怕她冲出去跟二舅拼命,都什么时候了,说这些有用吗?
  不怪白子惠生气,一直欺负白子惠家,现在装什么好人。
  “老二。你差不多了,给我闭嘴。”
  陆老爷子发话了,二舅撇撇嘴,说:“不说就不说,大家心里面都明白。”
  “白敏德,你说说。怎么回事?人好好的,为什么要寻死。”
  白敏德就是白子惠的爸爸,他想了想,说:“这事怪我。”
  二舅马上说:“草,终于说实话了,我妹妹要有个好歹,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老爷子的脸冷下来,他说:“老二,我说话的时候,你能不能闭上你的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二舅闭上了嘴巴,可还是不服气。
  陆景辉一家安静的很,他们的把柄都在我手里。

  陆老爷子说:“白敏德,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你们夫妻俩去干什么了,我知道的清清楚楚。”
  白子惠的爸爸低下了头。
  陆老爷子继续训斥,“现在长本事了啊!”
  白子惠说:“别说我爸了,我妈出事是因为我,我让她伤心难过了。”
  二舅跳了起来,说:“外甥女,你到底干了什么,那是你妈,亲妈,你气谁不行你气她。”
  说着说着,二舅转身说:“大哥,你倒是说两句啊!”
  陆景辉摇了摇头,说:“你说就好了。”
  二舅看向了大舅妈,说:“大嫂,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句话不说,转了性啦!还有明浩,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今天跟哑巴一样。”
  陆老爷子说:“闭嘴。”
  二舅说:“爸,不对啊!”
  陆老爷子说:“我又不傻,难道我没看出不对啊!”
  转头对着白子惠,陆老爷子说:“你干的好事,哼!”

  说完,陆老爷子又面向了我,微微一笑,说:“董宁,好手段啊!”
  这是暴露了?
  陆老爷子知道我做了什么?
  不过,知道了又怎么样,知道就知道,反正我不承认,我笑了,我说:“陆老爷子,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陆老爷子笑笑,说:“董宁,我虽然老了,走的慢了,吃的少了,记忆力减退了。但我不傻,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老大一家现在这个样子肯定跟你有关系。”
  我还是微笑,我说:“老爷子,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做着很普通的事,我有什么能力改变陆总一家呢,这太好笑了。”

  陆老爷子说:“董宁,我从来没有看低你,你还是有能力的,只不过你没资本,能在桌子上玩牌的都是有资本的人,而你,没这个资格。”
  我说:“陆老爷子,我知道我没资格,我认,我有子惠就好了。”
  陆老爷子冷哼一声,说:“你的感情我不管,可是你伤害到了我女儿。”
  白子惠说:“姥爷,你怎么冲着董宁去了,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二舅在一边酸酸的说:“外甥女,你这还没嫁人呢,怎么胳膊走往外拐,女儿真是赔钱货,养不熟的白眼狼。”
  大舅妈附和说:“对啊!对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