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9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的大脑嗡嗡直响,他知道这其中应该是有一些隐情的。他抽出一颗烟点上,缓缓地说道:“说出来,都说出来吧,也许我可以帮你。你丈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可以帮我?呵呵……你真的以为自己是圣人,夏林就是安田的皇帝,你能怎么帮我?”陈红不敢相信地冷笑着。
  “如果这件事情你是对的,他们是错的,我就有办法。说不说你看着办,如果你不说,我也不难为你,只当今天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我会取消安田县示范区的资格!”张清扬认真地说道。
  这次,陈红从张清扬的话中听出了坚决的语气。她想了想,点头道:“好吧,那我给你讲讲……”

  陈红的丈夫叫何远,过去是安田县建设局的局长,一年以前接到县委书记夏林的的任务,让他主持修建安田县干部别墅小区。在没有任何批文、没有资金的情况下,何远就这样利用手中的职权从银行贷款六千万修成了干部小区。
  结果由于征地的问题,被农民上告。夏林担心纸里包不住火,就把所有责任全部推在何远的身上,并且还说案发以后他紧张过度精神失常,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当然,县委为了照顾何远,破格把他的爱人陈红提拔为县委办主任。当初夏林对何远说只要让他装疯两年,等事件平息以后,就把他偷偷放出来。何远听信了夏林的话,却没想到夏林玩了一把阴招,不但让精神病院把他当成真正的精神病人关押起来,还以他为要挟,强行霸占了陈红。夏林对陈红说如果她敢去告状,那么就把何远弄死,最后传出一个暴病身亡,也只能不了了知。夏林答应陈红,只要陪他三年,他就会还何远自由,并且让他们夫妻二人远走高飞,单纯的陈红相信了夏林的话。

  陈红当然明白夏林不是在开玩笑,为了救何远,她不得不这么做。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这半年来,为了讨好上级领导,当有人下来调研时,夏林就安排她出来陪客。陈红几乎被人们公认地看作是安田县的公关小姐了。
  市内的一些局领导,还有省内的一些厅级干部,纷纷在陈红这里得到了好处,而陈红现在又无法抽身。要不是为了何远,她早就自杀了。夏林一次次地在她身上得到满足,却对何远严加看管并折磨着。
  听完陈红的话,张清扬默默的吸着烟。管还是不管,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可是现在却有些难了。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将会伤害国家的脸面,可是如果不管,如何对得起面前的女人?
  “张司长,无论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我走了。”陈红擦干眼泪,她看出张清扬的为难。虽然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可是眼中仍然还有一丝渴求。
  “等下!”张清扬拉住她的手,“接下来你想怎么样?”
  “我会和何远一起死!”陈红咬着牙说道。
  “如果这件事公开,我是说如果别人知道了你所做的事情,你不怕丢脸吗?”
  “丢脸?呵呵,我的脸早就丢尽了!现在全县上下,有谁不知道我是夏林的女人?哈哈……”陈红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张清扬。
  张清扬明白这个女人的心思,点头道:“好吧,那你做好准备,等待着纪委的调查!我想问你,你之前为什么不去上级反应?”
  “上级反应?你以为我没去过吗?可是你们官官相互,我知道谁不是夏林的朋友?这种事谁愿意插手!”陈红痛哭不已。
  “我插手!”陈红的哭声令张清扬的良知振动。
  第767章
  见张清扬下了狠心,陈红盯着他看了半天,激动地哭了出来,“张司长,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

  “算了,这件事不要提了,我会忘记刚才的事情。”张清扬淡淡地说:“我也不想记住你这个人,我从来没有帮过你,明白吗?”
  陈红落寞地点头,心想高官就是高官,他们的想法总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陈红走后,张清扬拿出电话打给双林省省委書記郑景柱。
  第二天,张清扬一言不发地带着考察团离开了安田。夏林感觉到不妙,可是他从陈红的嘴里什么也没问出来,只知道张清扬没有上陈红的床。回到江平市区以后,张清扬同省里相关领导勾通,希望换一个示范点。他说经专家考证,认为安田不合适。
  与此同时,省纪委派出调查组来到安田,第一时间找到陈红谈话。在陈红的带领下,从精神病院里找到了何远,此时的何远已经离真正的精神病人不远了。当他知道纪委是来救自己时,马上说出了这些年夏林经手过的一些违法形为。
  就在夏林正在想着如何到上面走通关系呢,就被省纪委的人堵在办公室里直接雙规了!此时的张清扬并没有等陈红的感谢,已经带队下延春。延春被双林省委确定代替安田接下示范区的任务。
  对于陈红这种风评不好的女人,张清扬可不想引出传言。

  窗明几净的宽大办公室中摆放着不少现当代名家的艺术品,甚至还有一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艺术大师拉斐尔·桑西的油画。办公室中央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雕塑艺术品,不懂行的只当是一群破石头。但如果是行家走进这间办公室,立刻就会估算其主人的身价。要知道室内简简单单的一副艺术品少说十几万美金,多则都要上百万,就拿拉斐尔·桑西的画来说吧,更是无价之宝。
  这间处处透露着艺术气息的办公室正是梅子婷办公的地方,有时候碰到难缠的手下经营团队们拿不下的合作项目。只要她亲自出面,把贵客迎进这间办公室,那么一切都会谈成功。这间办公室所透露出的不但是一个人的财富,更是能力。业界人氏都清楚中鹏集团有着国内某政治家族的影子,攀附还不来及呢!
  此刻,那位仪表堂堂的中年人恭敬地站在梅子婷的面前,稍微低着头,等待着她的答复。
  “在等等吧,等等……”拿着手上的一叠财务报表,梅子婷缓缓地说道,然后轻轻一放,文件从空中掉落在大理石的桌面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宽大的办公室内响起回声,令人肃穆。
  “梅总,为什么还不动手?对方一个月内完成了三次交易,现在我们有完全的证据,正好可以在他们这个月底出货时一网打尽!”男子皱着眉头,不明白一向雷厉风行的梅总,怎么突然间谨慎小心起来了。
  “白总,你一定以为我是胆小了吧?呵呵……”梅子婷一阵轻笑,“我不是胆小,我只是觉得这些交货量远远不够,我说过要出手就要完全的把对手打挎,要不然我们这几个月的动作就是失败的!你知道的,为了对付金发集团,我推掉了不少合作。所以,我在等待着最后一击,不妨继续让他们偿偿甜头,我们要等她们那次最大的交易。”说到这里,梅子婷停顿片刻,再次拿起白总送上来的财务报表,“白总,从这报表上可以分析出来,她们还是很小心的,现在还在试验阶段,因此我们更不能轻举妄动!”

  日期:2017-01-18 0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