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9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夏,干工作要做些实的,不要搞虚的,以后少搞那一套!”坐在酒桌上,包副厅长主动批评起夏林,想在张清扬面前找回点面子。
  “是是,包厅长批评得对。”夏林尴尬地苦笑。
  “包副厅长,夏书记也是好意,这件事我们就不提了,还是谈谈工作吧。”张清扬挥了挥手,算是把这一页揭过去了。
  夏林偷偷观察着张清扬的脸色,起身敬酒道:“张司长,今天是我考虑不周,我赔罪。我全干了,您随意!”说完,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得到一片赞扬之声。
  张清扬略微有些不满,既而一想基层的干部与高层不同,他们拼的就是酒量。在他们看来一口干,这是给面子和感情深的体现。张清扬便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罩住杯口说:“我酒量浅,各位随意。”

  夏林偷偷扫了一眼身边的女干部,笑道:“张司长,我的酒你可以不喝了,可是别人的我可管不着啊,呵呵……”
  那位女干部虽然心中不情愿,但还是站起身来到张清扬身边说:“张司长,小女敬你一杯,还希望你给个面子。”
  “这个……”张清扬望着面前这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干部,马上明白了安田县的用意。就在张清扬有些为难的时候,夏书记又笑道:“张司长,这位是我们县委办的陈红主任,您怎么说也要给女同志个面子吧?陈主任可是我们县委的一枝花,哈哈……”
  张清扬一听如此,只好举起酒杯说:“陈主任,那我就陪你喝一杯。”
  “多谢张司长赏脸,”陈主任微微一笑,一仰头全干了,又是赢得满堂彩。
  第766章
  张清扬扫了陈红一眼,看得出来这位女干部也是被逼的,女人混官场有很多麻烦事。长得难看,没有人欣赏你;可是长得太好看,又容易风言风语。而且多伴会成为领导们酒桌上的陪客,这真是一种悲哀。当然了,也有一些女人为了上进不责手段,巴不得多几次这种机会。
  见张清扬喝了酒,夏林显得很高兴,对张清扬说:“张司长,您在安田的起居全部由小陈安排,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向她开口。”
  “陈主任,有劳了!”张清扬含笑点头。

  陈红忙说不客气,心中却在想这个张司长怎么和其它男人不同?要知道平时遇到这种情况,那些男人们的眼光总是盯在自己,可他根本就没正眼瞧自己。看来京城来的干部果然眼光高。这么一想,她还微微有些失落。
  “各位安田县的干部们,农业示范点國務院非常的重视,今后希望大家齐心协力,为我们的农业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在此,我敬大家一杯!”张清扬说完之后,一口全干了。
  安田县的干部们全部起身。这一杯酒下肚以后,张清扬说什么也不喝了。虽然只喝了三杯酒,但是这五粮液纯度高,不比别的酒,张清扬可不想丢人。再说瞧夏书记那对小眼睛总在陈红的身上打转,看样子是想借助陈红灌醉自己,张清扬不得不加倍小心。他可是知道这些县太爷,如果发起狠来,没准敢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用过了接待宴,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张清扬在县领导的护送下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陈红并没有走,而是细心地为张清扬放好洗澡水,并且拉上了窗帘,坐在沙发上为他削苹果。
  “陈主任,您去忙吧,不用客气。”张清扬渐渐有了些酒意,感觉到陈红的留下应该别有用意,可能是接受了县委书记的特别任务,他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犯错。
  “没事,我是县里安排下来照顾你的。”陈红笑呵呵地说,随后把外衣一脱,露出里面的白色小衬衫,张清扬不明白她是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张清扬感觉体內有些发热,忙扭开头,不满地说:“陈主任,我不需要别人照顾。今天不早了,我想休息了。”说完,就站起身。
  这个男人真能挺得住?陈红暗暗地想道。她刚才可是注意到了张清扬在偷看自己胸口时的喉节变化。陈红上前扶住张清扬的一条手臂,上围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娇声道:“张司长,我扶你过去。”

  “滚开!”张清扬酒意正好发作,感觉到这个女人在引誘自己,大手把她推开,愤怒地骂道。
  “啊……”陈红没想到他如此对待自己,没有任何防背地倒在地上,随后唔咽着哭起来。
  看见她倒在地上哭,张清扬更加的愤怒了,指着她道:“你想干什么?哭什么哭?”
  “晕……”张清扬的大脑一阵发懵,气急改坏地指着陈红骂道:“你是不是有病?你要是再不走,我可打话叫人了!”说着,便拿出手机。

  “啊……不要!”见张清扬来真的,陈红吓了一跳,马上扑了过去,由于她用力过猛,直接把张清扬扑倒在沙发上。
  陈红自知惹祸,“扑通”一声跪在张清扬面前,抱住他的雙腿说:“张司长,不要打电话,我求你了!”
  “你先把衣服穿好!”张清扬也不想把事情的影响扩大,感觉上陈红也是被逼的。可是再怎么被逼,身为女人也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陈红依言穿好衣服,手足无措地站在张清扬面前。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清扬问道。
  “这……县……县里的领导是想好好陪陪您……”
  陈红冷笑着说,“张司长,我看出来了,您是好人,和其它人不一样,但请你也为我想想,不要张扬出去。”
  “其它人?”张清扬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每次有领导来到安田县,你都要陪?”
  陈红自知失言,抹着眼泪说:“你不要问了,不要问了,我……”说完扭头就要跑。
  张清扬抓住她,虽然也听说过一些县、镇会给下访的领导安排一些服务,但他过去是不太相信的。他知道这种事应该存在,有可能是某位领导看上了某个女人,然后促成好事。但从来没想过下级政府敢直接安排。现在看来,这事多半是真实的了。
  张清扬本不是喜欢多事的人,这次下来也没想管其它,可是事情撞在眼前了,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再说接下来新农业的发展还要借助当地的力量。如果安田县政府对自己是这种态度,那么对示范点的工作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陪过其它人?”张清扬冷冷地逼视着陈红。
  “陪了能怎么样,不陪又能怎么样?反正我的身体就是你们的玩物,不是吗?你如果想改变主意,那么就抓紧时间吧,我保准可以让你舒舒服服的!”
  “滚,你给我滚!”饶是张清扬再能忍耐,也受不了陈红的语气。推开她,愤怒地发着火。如果对方是一个男人,他真想揍她两拳。
  “呵呵,张司长从京城过来的,眼光高看不上我们农村的女人,还是觉得我长得不好看?”陈红戏谑地反问道。
  张清扬冷冰冰地盯着陈红的眼睛,说:“他们让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你不会反抗?”
  “他们把我好端端的丈夫当成精神病关进医院,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吗?”陈红撕破了脸皮,“姓张的,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么的高尚,你们男人都一路货,手上有了权利就想取得天下,我恨你们当官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