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莎乐美使劲儿点头,说对,我知道,小龙女跟我说过,青青草地,旷野蓝天和白云,美丽极了。
  呃……
  白城子明明就是一个大监狱,怎么到莎乐美的口中,就变了人间天堂呢?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问道:“Kim我是知道的,能担责任,不过先知对你这么宝贝,怎么会让你卷入这么一个大漩涡之中?”

  莎乐美皱着鼻子,说你别小看人好吧,我很厉害的,而且我这一次可是把“伊甸园”带来了,可不会怕谁。
  她举起了胸口吊着的一个彩螺,得意地扬起了下巴。
  我看了一眼那个乒乓球大小的七彩海螺,虽然不清楚具体有什么作用,不过听名字就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
  因为这一起突发状况,我和屈胖三的巡山工作提前结束了,陪同两位客人一起返回了天池寨的总指挥部,而一起离开的,还有杂毛小道。
  当然,其余人还得继续守在这里,毕竟我们这次只是误中副车,说不定后续还会有人继续过来呢。
  不过我们几个私底下对于这事儿并不认可。

  事实上,与Kim进行过信息的交流之后,我们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应该不过是三十三国王团耍得一个烟雾弹而已,既然先知提前勘破了这里面的猫腻,选择退场,那么这场大戏应该就演不下去了。
  事后屈胖三跟我吐槽,说如果不考虑政治因素的话,先知如果能够参与进来,对抗三十三国王团的机会,或许会更大一些。
  那个老人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他身下隐藏的势力和力量都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想象得到的。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屈胖三并没有作太多的挽留。
  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也许跟百年之前的某个约定有关,也许我们这一次将先知放进来了,说不定就如同大堤破了一个口子般,后患无穷。
  回到天池寨之后,所有人都没有闲着,范老带了最专业的分析小组来,开始对于这件事情做了评定,并且对所有的当事人进行了调查。

  而最优先的调查对象,则是负责监视那一片区域的小队。
  从目前得知的结果,除了一名东北局向导之外,那一队之中有十一名来自西北三个小宗门的修行者,还有五名白云观道士,以及两名总局特勤专员,结果十八人之中,有五人失踪不见,其余人皆死,只有一人活了下来。
  那人是两名总局特勤专员的其中之一,叫做姜宝国。
  到了天明的时候,做过笔录的我们回到驻地,得到了一个消息,那个叫做姜宝国的男人是新进提拔起来的,原来是西南分局的人。
  不过值得推敲的,是他有一个父亲。
  姜勉。
  这位姜勉,可是龙脉勋贵之中几个最为活跃的代表人物,想要动他,后果会是很严重的。
  所以调查到这里,就有点儿陷入死结了,需要再找到失踪人员进行比对,而在这个时候,王明突然间闯进了天池寨,一路冲撞,最终找到了我们几个人,见面就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虎头城向江心起,不老泉从地底来,这句话,讲的是一个地方……”
  “哪里?”

  “龙脉,就是龙脉!”
  虎头城向江心起,龙脉泉从地底来;人代兴亡今又古,春风回首郁孤台。
  这首诗是明代夏寅《虔州怀古》之中的诗句,这是一首十分孤僻、并不出名的七律诗句,而前面的两句,与我哥陆默之前传回的暗语,几乎只有两个字的差别,便是“龙脉”被“不老”所代替了去。
  当王明跑过来跟我们说起这一通道理的时候,所有人顿时就豁然开朗了。
  我们之前的时候,想了太多的隐喻和暗理,不过最后还是一阵迷惘,并不是因为我们太蠢了,而是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思维模式来对诗句进行解密,却忘记了换位思考。
  对于外国人来说,除了最正宗的中国通之外,对于“诗句”这种文化现象的欣赏终归还是差了一些,也不可能弄出什么太精妙的折喻来。
  所以简单的替代,反而是极有可能的。
  抛开字面上的隐喻,直接研究龙脉被攻击的可能,我越想越觉得很对。
  这世间能够培养出“瘟疫与恐怖之神”的地方很多,但最让人觉得稳妥的,莫过于龙脉这种关系着一朝一代兴衰的气运之地,里面蕴含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看一下王明就能够理解。
  而王明也只是用了其中的一点儿旁枝末节,如果能够截胡一小部分,别说一个,就算是十个、百个瘟疫与恐怖之神,也未必造不出来。
  只是……

  谁能够知晓那龙脉的出口,到底在哪里呢?
  我们这群人之中,恐怕只有王明知道吧?
  听到我的疑问,王明黑着脸,然后说道:“的确,龙脉之事极为隐秘,但除了我,这世间知道龙脉的人数不胜数,未必不会有一两个人落到三十三国王团之中,甚至数典忘祖,早就投靠了那帮人,也使得龙脉成为了那帮人的目标……”
  我有些惊疑,说如此说来,那帮人这两天越境之后,说不定就会直接奔扑京都?
  王明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说现在说不定已经抵达京都了。

  啊?
  我说怎么可能?
  的确是没有可能,因为别看单块的界碑石我都已经无所畏惧了,但整个民族,十三亿人口,数百年积累的气运,乃至于数千年、数万年布置下来的气运之阵,这些并非是玩笑话儿,三十三国王团自己入境,问题倒也不大,但如果真的弄一些外来神灵进入,就必须做许多的功课。
  这一点是肯定的,所以三十三国王团绝对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入境。
  屈胖三这个时候却开口说了话:“也不一定——这个地方,既然已经确定是对方放出来的烟雾弹了,那么三十三国王团就算是头再铁,也不可能再往这里撞。”
  杂毛小道也非常认可王明的判断,阴沉着脸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必须将大部分的兵力回防,要不然让三十三国王团真的成功了,只怕我们真的就给耍得团团转,而且也来不及了……”
  说罢,他沉思了一会儿,对我们说道:“不行,我得去跟最高指挥部的几个人谈一谈。”

  他与我们告辞离开,去见范老等几个最高领导,而Kim则对我们说道:“不要再等了,三十三国王团说不定已经发动了。”
  啊?
  王明说为什么?
  Kim反问道:“你知道我们明明知道不太对劲,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么?”

  众人摇头,说不知,而Kim也不多做解释,开门见山地说道:“因为三十三国王团的大部分力量突然间凭空消失,已经有四天没人见过任何一张大阿卡那牌了,你们想,如果没有什么统一行动的话,情况会变成这样么?”
  四天时间了?
  听到Kim的话语,我们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冷气。
  现代社会的交通无比发达,三天时间都能够从地球飞到月亮上去了,三十三国王团的主力奔赴东方,也不是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
  日期:2017-06-06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