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3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一系列仪式全部进行完后已是下午四点多,乔菲的眼睛肿的像核桃似的,而方佳佳一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陪伴左右。所有的人群散去,只剩下我们几个人。
  方佳佳红肿着眼睛走到我身边道:“徐朗,我替乔菲谢谢你。”
  我一脸茫然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能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方佳佳咬着嘴唇看看乔菲道:“回去再说好吗?”

  “好。”
  当天晚上,我们回到了桃花村。乔菲因为过于伤感病倒了,我忙前忙后津心照顾着她,又是喂药又是敷毛巾的,整个人累得快散架了,却丝毫感觉不到疲惫。一直忙活到后半夜,等她的高烧退下去才算安心。
  我关掉乔菲房间的灯出来后,看到方佳佳依然坐在沙发上,从回来就保持一个姿势,目光呆滞望着窗外。
  我走到身边轻声道:“方姐,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她回头看了眼乔菲的房间,声音沙哑道:“她好些了吗?”

  “嗯,烧已经退下去了,估计明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方佳佳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指着沙发道:“你坐吧,陪我聊聊天。”
  昨晚一夜未合眼,今天又忙碌了一整天,确实很累了,道:“明天不能聊吗?”
  “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我和乔菲的关系?”
  提及这个问题,我好奇地坐下来,看着她等待下文。

  “能帮我倒杯水吗?”
  我倒了杯水递给她,她捧着水杯唉声叹气,欲言又止,良久道:“上次我和你说,为了一个男人奋不顾身跑去了日本,还记得吗?”
  我点了点头。
  方佳佳捋了捋头笑道:“不瞒你说,那个男人就是乔菲的父亲。”
  我的反应异常镇定,方佳佳不可思议道:“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难道乔菲已经告诉你了吗?”

  我摇了摇头。
  “那你已经猜到了。”
  “嗯。”
  “什么时候?”

  “就今天。”
  方佳佳苦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骗了你?”
  “没有,这是你的私事,我无权干涉。”
  方佳佳再次叹气,打开了话匣子:“当年我和他上海火车站认识,我带着我病重的父亲去上海看病,结果遇到了小偷,把身上的所有物品都偷光了,一个人急得躲在候车室角落哭泣,候车室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肯帮助我,就在这个时候他出现了。”
  “他穿着并不像有钱人,但把身上的钱都给了我,整整一万块。我想问他留个联系方式,但他只是淡然一笑,很快混入了人群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以为我们是匆匆过客,若干年后我们又在上海相遇了,这难道不是缘分吗?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得知他在日本工作时,毫不犹豫决定一同前行。就这样,我跟着他走了。那年我24岁,他36岁。”
  “那年他的事业刚刚起步,我陪着他一起创业,在札幌开起了一家中国餐馆,然后第二家,第三家,一直开到东京,大阪,生意越做越大,日子越过越好,赚了很多很多的钱。”
  “然而,他从来没说要娶我,而我一直在等他开口,就这样,等到最后都没等到他。”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过了片刻继续道:“我和他的感情很好,也从来没想过要争什么名分,只要陪在他身边就开心。他有了钱后开始肆意挥霍,到处赌博,一发不可收拾,欠下了巨债。他提出要变卖餐馆,但被我拒绝了,四处筹钱为他还债,于事无补,最终十五家中餐馆变卖得只剩下札幌的两家。”
  “即便是被人到处追着要债,甚至黑社会要暗杀他,我始终不离不弃,陪着他共同应对。他自杀的前一晚我们还在一起,他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如果有来生,一定会娶我为妻。当时我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结果第二天晚上就离我而去了。”
  “我特别后悔,就应该寸步不离陪着他,也许就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他解脱了,我和乔菲呢,他想过吗?”
  听到此,我基本听明白了,道:“你跟着他去日本是为了报恩吗?”
  方佳佳擦掉眼泪努力笑了笑道:“算是吧,他救了我父亲也救了我,要知道当年的一万块是一笔大数字,可他却慷慨解囊给了我。这份情我始终忘不了,如果不是后来的重逢,我肯定也会继续寻找他,直到找到为止。”
  “报恩是一方面,其实我很爱他。可能在你眼里觉得我傻,但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即便他没给过我名分。”
  我被她敢爱敢恨的倔强深深感动,道:“我不这么认为,反而对你佩服有加。爱情是没有年龄的,那你后悔过吗?”
  方佳佳苦笑道:“后悔过。那年我回家探亲,我父亲拿着藤条狠狠在我背上抽着,希望我能回心转意。可我异常固执,听不进去任何劝。临走的时候,我父亲给我下跪了,求我回来。那一刻,我哭了,但最终还是走了。”

  “我走后的第二年,我父亲就去世了。他去世的时候叮嘱家人不准告诉我,甚至不让我到他坟前。我母亲以及哥哥妹妹因为此事一直记恨我,到现在都不肯原谅我。”
  这时,乔菲房间传来一阵咳嗽声,我俩不约而同望去,随即起身轻声来到门口,确定她安静入睡后才又回到沙发前。
  我好奇地道:“你他家的时候乔菲没有反对吗?”
  方佳佳用手指揩掉眼角的泪水道:“我去他家的时候,乔菲十二岁,由于她父亲没时间管她,把她送到札幌的一所私立学校读书。那时候的她很叛逆,学习成绩很不好。我们俩第一次见面是校园内,见到我一句话都没说,放假回家后与他父亲大吵了一架,指着让我滚出她家。”

  “我俩的战争一直在持续,但我不和她计较,时时处处忍让着她。考虑到学习成绩不好,我主动想办法把她转到北海道教育大学附中,请了家教为她补习。为了跟上她的节奏,我还报了日语培训班,长达一年多的学习,我的日语水平突飞猛进,而我俩的关系依然在持续僵化。”
  “我从来没有以后妈的身份压制她,而是想方设法与她交朋友。平时给她买个小礼物,生日的时候为她举办party,还主动去学校和她一起参加社会实践……渐渐地,她对我放下了敌意,主动和我交心谈心,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这些年来,我们的关系相处很融洽,她一直叫我姐,我从来不计较这些,何况我比她大不了多少。只要她开心,叫什么都无所谓,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她父亲去世后,我不想让她承受巨大压力,再大的事我一个人扛。从遗留下的手机中找到了白佳明的电话,随即与其联系,自作主张希望他能照顾乔菲。白佳明倒也爽快,了解情况后立马答应了。”
  “我把情况告诉乔菲后,她说什么都不肯离开,说要陪着我一起替父还债,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最终同意了,离开日本来到了云阳。我本以为能全力应对,结果显得有些无能为力,在还掉500多万债务后力不从心了,本想来云阳躲一阵子,没想到她回去了。此后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