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23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是当下男女之事并不算什么,可我却背叛了友情和爱情。如果乔菲知道了,她会骂我伪君子吗?
  心头的悔意总是在冲动之后源源不断涌现,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坦然面对。就在这个时候,袁野来电话了,我头皮阵阵发麻,不知道该不该接,接起来说什么,难道告诉他今晚的事?
  “喂,怎么半天不接电话,去哪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道:“刚才没听见,我回家了。”
  “卧槽,你孙子跑得够快啊,不是说待会来找我吗,我都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了。”
  我这才想起与他的约定,道:“我喝得有点多了,明天吧。”
  “那雯雯呢?”
  “她也回家了。”

  “她去送的你?”
  “嗯。”
  袁野顿时急了,跳起来道:“你的心可真大啊,雯雯喝得酒不比你少,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开车回去呢,不说了,我现在给她打电话。”说着,匆忙挂了电话。
  听到袁野如此关心叶雯雯,我心里愈发懊悔。不行,如果我隐瞒了这件事对不起他。再三考虑后,又回拨了过去。
  袁野立马接起来道:“干嘛?”

  “你在哪,我想见你。”
  “我他妈的去雯雯家,有你这样的朋友吗,让她大老远的从郊外一个人回家放心吗,好了好了,不说了,明天再说。”
  袁野最终没给我解释的机会,我坐在河边的长椅上一根接一根抽烟,直到把剩余的烟全部抽完,才起身回到了家。
  进了家门,父亲和方佳佳已经睡了,我回到房间洗了个澡,躺在库上目光呆滞望着天花板。

  这时,手机传来嘀嘀响声,我侧头一看是叶雯雯的。她道:“你睡了吗?”
  我回道:“还没,准备睡。”
  “我猜测,你现在肯定望着天花板发呆,对今晚的事十分懊悔,对吗?”
  没想到猜透了我的心思,我道:“雯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袁野。”
  “别胡思乱想了,我说了是我心甘情愿的。再说了,这事和袁野有屁的关系。”
  “他喜欢你。”
  “喜欢就一定要嫁给他吗?别天真了,不可能的事。其实你还是不了解他,这种人从小就是见异思迁,如果出现比我更好的,他立马转身追别的女人。”
  这倒是大实话,袁野简直是个花心大萝卜,远的不说,就说这几年不知换了多少个女朋友,还不算p友之类的,活得可不潇洒。我无法预测袁野的真实世界,或许对叶雯雯也是一阵风,刮过去就没影了。
  叶雯雯看问题总是那么透彻,反倒是我有些天真,道:“早点睡吧,我也睡了。”
  这一晚,我梦见了袁野拿着枪对准了我的额头,等我醒来后一头冷汗,看到我好好地在库上躺着,不由得松了口气。
  窗外已是大亮,我看了看表八点半,摇摇晃晃起身瞄了一眼,院子里空无一人,起库上了个厕所,顶着一头鸟窝穿着拖鞋下了楼,来到父亲房间不见人影,又冲着对面楼喊了声,照样无人应答。
  大清早的,这是跑哪去了。
  昨晚光喝了酒了,肚子饿得直叫唤。我随便吃了一点,正准备给杜磊打电话,他和康奈已经进来了。

  “刚起库?”
  我闭上眼睛躺在躺椅上回味昨晚的梦,打了个哈欠道:“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已经对接好了,这不过去再看看。”
  我定了定神起身挥手道:“走,出发。”
  上午十点多,我们一行来到永安村。见到乔菲时,她正和乔敏霞晒鱼干,动作虽不熟练倒有模有样。只见她穿着一身青色碎花短袖,头上还戴着头巾,宽大的黑咔叽裤子搭配方口布鞋,脸上挂着干净的笑容,模样清纯,姿态优雅,一副渔家女打扮。看到我们后微微一笑道:“你们先进屋坐,马上就好。”
  我看着都发呆了,杜磊在我眼前晃了晃道:“喂,呆住了?”
  我推开他的手目不转睛看着她,乔菲果然是衣架子,无论什么风格的衣服都能驾驭得了,相反我更喜欢她现在的打扮,这才是最真实最自然的美女。
  不一会儿,她下来了,来到我们面前拍拍手,昂起头努嘴得意地道:“怎么样,我像渔家女吗?”
  杜磊频频点头道:“何止是像,简直太像了,你就是天仙妹妹,刚从天上下凡,美的我都不敢看了。”
  乔菲咯咯地笑了起来,转向我道:“你昨晚没睡好吗?”
  我急忙收回眼神掩饰内心的慌乱和悸动,道:“还好,你呢?”

  乔菲做出可爱的表情道:“我在这里住着挺好啊,晚上听着阵阵浪声入睡,好久没有这样舒服了,不过昨晚下的雨很大,甚至有些恐怖。”
  提及昨晚的暴雨,我愈发紧张,更无法面对她。如果世上有后悔药,我绝对不会做出那种蠢事。
  来到屋檐下落座,乔菲和康奈聊得异常火热,杜磊轻轻碰了碰我道:“老大,你今天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有心事?”
  “哦,没有,咱们出去说吧。”

  来到院子外面,我点燃烟凝神望着不远处的大海道:“磊子,我可能干了一件蠢事。”
  “啊?什么蠢事,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我瞪了他一眼,道:“有你这样的朋友吗,我懒得说了,先干活吧。”
  杜磊带着我见到了殡葬服务公司经理,几番沟通后敲定了方案。一天时间都在忙碌准备着,让我暂时忘记了那件事。按照当地习俗,当天晚上请了村里的族长为乔父念经超度,乔菲也换上了孝服,守候在父亲骨灰盒前哭了一整夜。
  这一晚,我几乎没睡,就陪着她一直守灵。等到快天亮时,才将就在草席上迷糊了一会儿。
  睡得正香时,牛来了电话。我这才记起忘了请假,连忙接了起来。

  牛似乎很生气,异常严肃地道:“你在哪?”
  我连忙解释道:“牛总,今天我有点事,请一天假,顺便帮杜磊和康奈也请一天。”
  “有你这样自由散漫的人吗,为什么不提前说?白董都在办公室发了一通火了,你可倒好,到现在都见不到人影,和我说实话,你到底去哪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只能实话实说。
  牛听后语气稍微缓和了些,道:“乔菲也回来了?”
  “废话,她能不回来嘛。”
  “哦,那行,我和白董说一声,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我替你兜不住。”

  “谢了。”
  俗话说,有钱能使磨推鬼,此话一点都不假。殡葬服务公司按照我的意思把整个村都营造出气氛,请了市戏剧团唱了一整晚,而且中午在村子广场上还有宴席,把全村老少都惊动了,纷纷出来为乔父送行。
  上午十点,乔菲捧着父亲的骨灰盒神情凝重地往海边走去,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祭海仪式后,开始抛洒骨灰,这时,方佳佳出现了。
  她拨开人群冲到乔菲面前抱着骨灰盒撼地恸哭,围观者都为之动容。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发懵,她这是唱得哪出戏,难道她和乔菲是亲姐妹?或者说她是乔菲的继母?
  我凌乱了,但不是了解真相的时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