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28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像这样,和权泽曜如此平静地对视。
  没有攻击性的语言,没有冷眼,没有讥讽,没有不安和害怕。
  她的内心一点点平静下来,注视着权泽曜的目光都不由泛起丝丝柔情。
  “广告拍摄可顺利?”权泽曜话锋一转,突然把话题扯到工作。

  顾纯情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权泽曜。
  “听说你明天午去配音?”
  “……是。”
  “早点休息。”
  顾纯情心头微沉,忽然有点失望。
  她点了下头,权泽曜闭眼睛,彻底安静下来。
  他们的对话到这里,结束了。
  顾纯情愣在床前,还以为自己能借着这个机会和权泽曜多说几句话,谁知这么快,对方要休息了。

  虽然心里有点遗憾,但权泽曜还生着病,她不想吵他。平复了一下情绪,她小心翼翼地端起托盘,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
  刚到一楼,一个佣人走过来,从她手里把托盘接了过去。
  “少爷有没有吃点东西?”管家迎来,一脸紧张地问。
  她点头。
  “少爷吃药了吗?”
  “吃了。”
  “少爷睡了吗?”
  “刚睡下。”
  管家拍拍胸脯,松口气道:“那我放心了。”
  晚饭简单吃了几口,顾纯情早早回了房间。

  洗漱之后,她爬床,紧挨在权泽曜身旁躺下,权泽曜睡得很沉,呼吸声很均匀。
  她伸手探了下权泽曜的额头,感觉权泽曜的体温又降下去不少,只是,他满头都是汗。
  看着在灯光下有些泛黄的权泽曜的脸,顾纯情迟疑了一会儿,终是起身下床,走进卫生间用冷水浸了条毛巾出来。
  她用毛巾小心擦试着权泽曜额头的汗,唯恐自己的举动会惊醒权泽曜,她紧张得几乎连呼吸都屏住了。
  之后,她又悄悄爬床躺下,可关了灯没多久,黑暗,响起一个低喃的声音。
  那个声音在她耳边,是权泽曜的声音。
  她以为权泽曜醒了,连忙按亮台灯。
  柔和的灯光下,权泽曜双目紧闭,眉头微蹙着,额头不知什么时候又爬满了细密的汗液。
  他的嘴唇微微张阖,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
  他好像在做梦。
  “小胖子……你给我回来……”
  顾纯情把耳朵贴在权泽曜嘴边,依稀听到‘小胖子,你给我回来’这样一句话,她暗暗吃惊,过了一会儿,她又听到‘妈妈,你别走’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她抬起头来,看向权泽曜的脸,愕然发现一颗泪珠顺着权泽曜的眼角流了下来。
  她心头微微一慌,下意识地伸手抚去权泽曜耳鬓的泪痕。
  自她认识权泽曜以来,似乎从未听权泽曜提起过自己的母亲,罗烨和权泽曜关系那么铁,对此也是只字不提,十分避讳这个话题。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权泽曜,尽管已经很困了,但她还是爬起来,去卫生间把毛巾用冷水浸过,然后一遍一遍擦着权泽曜额头的汗。
  前半夜,权泽曜断断续续地讲梦话,身大汗淋漓的,而且,他一直不安分地在踢被子。

  顾纯情不放心,只得守在床边,帮他擦汗,盖被子。
  到了后半夜,权泽曜终于安静下来。
  顾纯情又累又困,不知不觉窝在权泽曜身边睡着了。
  翌日。
  天阴得很沉。
  微凉的风透过微微敞开一条缝的窗吹进来,将窗帘吹得徐徐翻飞。
  权泽曜感觉口干舌燥,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顾纯情白皙清秀的脸。
  他愣了一下,目光顺着顾纯情的脸往下看去,发现顾纯情的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条折叠着的毛巾。

  顾纯情睡在他的旁边,身体瑟缩成小小的一团,一点都不占地方,只是,她睡的位置太靠近床沿了,好像稍稍一动,有跌下床去的危险。
  他视线一转,看到床头柜放着一盆水,再看眼前还熟睡着的顾纯情,大概知道顾纯情昨天晚一直在照顾他。
  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但他能觉察出有一股暖意在他的心间肆意流淌开来。
  顾纯情的脸近在咫尺,她的皮肤很白净,睫毛浓密纤长。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看着她,而且,还是如此认真地看。
  她的脸对他来说有些陌生,跟他记忆的那个小胖子一点都不像,但盯着这张脸看久了,他又能从这张脸的眉目间,探悉到某种熟悉。
  尤其他的目光落在顾纯情樱红的唇瓣时,他的喉咙立刻像是着了火似的。
  他用力吞了一口唾沫,迅速将视线从顾纯情的脸转移。
  几秒钟后,他又忍不住偷偷地去看顾纯情。
  顾纯情睡得并不舒服,她好像一整晚都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怎么动过。
  只见她眉头微皱了几下后,身体忽然慢慢地向一侧翻转,眼看着她的后背要落空,他本能地伸出手臂,将险些跌下床去的她一把捞了回来。
  他的心脏狂跳着,垂眸睨着怀里依旧睡着的女人,想到刚刚那一幕,不禁心有余悸。
  将顾纯情的头小心放置在枕头,权泽曜暗暗松了一口气。
  注视着顾纯情清秀的小脸,他的视线一秒也无法再移开。
  这女人,今天午明明还要去为昨天拍的广告配音,却一直在照顾他,自己都没怎么睡。
  说到底,顾纯情还是把他看得很重要。
  他的眉头舒展开来,白皙修长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抚向顾纯情的脸。
  在他的指尖即将碰触到顾纯情的脸颊时,顾纯情身子瑟缩了一下,似乎是冷。
  他当即把被子拉起来盖在顾纯情的身,偶然一抬眸,他的视线定格在床头柜放着的一个相框。
  那相框是顾纯情穿着白色婚纱的照片,照片的顾纯情墨发垂在双肩,一席雪白的拖地长纱,美的不像凡物。
  他记得,这张照片是三个月前的一天拍摄的。
  那天,原本是他和顾纯情去拍婚纱照的日子,但他没出现。
  顾纯情一直以为自己被放了鸽子,事实他去了,他只是没有下车,没有走进婚纱店。
  他一直坐在车内,隔着车窗望着在婚纱店内挑选婚纱的顾纯情。
  对他来说,那个时候的顾纯情实在有些陌生,即便他知道顾纯情是他很喜欢,很喜欢的那个小胖子,可他是说服不了自己走到那个身材高挑的女人面前,去跟女人一起拍结婚的婚纱照。
  现在想来,他对顾纯情的态度似乎有点过分了。
  他不在国内的几年时间,顾纯情应该很辛苦。
  不管顾纯情瘦身和整容是不是为了他,这个过程顾纯情有多痛苦,是他根本无法切身体会的。
  他欠顾纯情的,岂止是一场盛大的婚礼?还有一套婚纱照,一次蜜月旅行,以及一句抱歉。
  这样想着,他的心微微揪紧,视线又缓缓移回到顾纯情清秀的脸。
  顾纯情睡得很香甜,小嘴微微嘟着,那樱红的唇瓣性-感撩-人,看得他不由咽了咽嗓子。
  他有些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去,想要吻住那双唇,脑海却是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一幕有些模糊不清的画面。
  似乎是昨天晚,他睡着的时候,顾纯情偷偷吻了他。
  他甚至不确定那是真实发生的,还是他的梦境。
  他愣了几秒,将脑的杂念完全抛开后,想继续完成刚刚没有完成的动作,竟发现顾纯情原本闭着的眼睛此时已经睁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