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27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目送罗烨走远,顾纯情回到病房,她在床边坐下来,伸手探了下权泽曜的额头,很烫。

  最近的气温很不稳定,白天和晚温差还很大,权泽曜时不时地睡在书房,估摸着是着凉了。
  顾纯情耐心地等着,液输完了,她叫来护士把权泽曜手的输液针拔掉,看权泽曜依旧睡得很沉,她没有叫醒权泽曜,在床边静静地守着他。
  外面的天渐渐暗下来。
  顾纯情抬腕看了眼手表,已经七点多了。
  她又抬头看了一眼权泽曜,然后才慢慢站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出病房。
  将病房的门轻轻关,她站在门外,摸出手机给管家打去一通电话,她告诉管家自己和权泽曜会晚一点回家,让管家准备一些清淡的食物和姜汤。
  讲完电话,她正要折回病房,一个护士拿着一袋子药走过来,将药交到她手,护士叮嘱了一下药要怎么吃,然后才离开。
  顾纯情拿着药转身推开病房的门,原本还在睡觉的权泽曜此时竟醒着。

  他坐在床,听到开门声,视线缓慢地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她愣了,他也愣了。
  “你怎么在这里?”权泽曜先开了口。
  顾纯情回过神,迈步走到床前。

  “我给罗烨打了电话,听说你在这里,所以过来了。”
  “罗烨走了?”
  “是。”
  权泽曜没说话,面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情绪好坏。
  顾纯情将手里的药放在床头柜,伸手去探了下权泽曜额头的温度,烧退下去了一些,但还是有些烫。
  “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她问。
  权泽曜点头。

  “那我们回家吧!”
  权泽曜淡淡地‘嗯’了一声,慢条斯理地下了床。
  顾纯情将药重新拿在手,等权泽曜站起来以后,她尝试着去挽权泽曜的胳膊,权泽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正了正西装的领子,直接迈开步子朝门口去了。
  顾纯情赶忙跟他的步伐。
  出了医院,顾纯情向权泽曜要了车钥匙,回去由她开车。
  权泽曜坐在后座,一路都闭着眼睛十分安静。
  车子驶入宅院时,管家应该是听到了汽车声,立刻开门出来迎接。
  顾纯情将车停稳,管家冲来,一把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少爷,到家了。”管家声音很轻地叫了权泽曜一声。
  权泽曜睫毛微颤了两下,缓缓睁开眼睛。

  他的脸色仍旧有些苍白,这一路他的意识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好几次感觉自己要睡过去了,但是稍有动静,他又能马清醒过来。
  “少爷,到家了。”管家又低声提醒了一下。
  权泽曜缓了几秒神,之后在管家的搀扶下下了车。
  顾纯情想去帮忙,又怕遭到权泽曜的拒绝,索性没有往权泽曜身边凑。
  管家直接将权泽曜送回二楼的卧室,安顿权泽曜在床躺下,他才退出房间。
  顾纯情等在房间外面,见管家出来,她马把手里的药递向管家说:“这是从医院拿的药……”
  她都还没来得及向管家说明那些药要怎么吃,管家打断她说:“少夫人,少爷生病,如果你在少爷身边照顾的话,应该会赢得少爷的好感和信任,所以我认为,叮嘱少爷吃药这个事,你还是亲自来较好。”
  顾纯情愣住。
  管家没有接过她递去的药,而是冲她意味深长地一笑。
  “少夫人,你加油!”
  “管……”
  管家从她身旁经过,一路小跑着匆匆下楼去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药,在门前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终是推开门,走进房间。

  权泽曜躺在床,身盖着被子,他闭着双眼,不知是否睡着了。
  她走前,将一袋子的药轻轻放在床头柜,伸手拍了下权泽曜的肩膀。
  “你睡了吗?”
  她低低地问了一声。
  权泽曜睁开眼睛,幽暗的眸定定地注视着她。
  “你饿不饿?”
  权泽曜睨着她,目光很深。

  “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然后给你送来。”
  权泽曜不说话,他很安静,只是看着她。
  她让权泽曜等她一会儿,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管家接到她的电话以后,已经吩咐厨房准备了清淡的食物,只是姜汤还没来得及熬。
  顾纯情拿了一个托盘,盛了一碗粥,又用小盘子盛了些清淡的小菜,然后倒了一杯温水,匆匆忙忙地端着托盘楼去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她发现权泽曜并没有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睡着,他坐在床,好像在等她。
  她大步走过去,将托盘放下,双手端起粥碗,直接把碗送到了权泽曜面前。
  权泽曜看了看她递来的碗,又看了看她,唇角浅勾,声音有气无力道:“我现在是个病号,难道你不该喂我?”
  他的话,说得顾纯情一愣。
  “我没有力气。”他又补充了一句。
  从早开始,他感觉身体很乏力,但他没以为自己在发烧,只是觉得自己有点着凉罢了。
  结果,他高烧烧了一整天,此时他的手根本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力气。
  他感觉自己可能拿不稳顾纯情递过来的碗。
  自打把顾纯情娶进家门,他连续三个月都在依靠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他大多半夜回家,睡不了几个小时,甚至有几次酒都还没有醒,他得起床赶去公司,一忙便是一天。
  即便最近,他的作息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但他的身体还是因为生病,突然一下子垮掉了。
  “怎么,让你喂我,为难你了?”他眉头微蹙,语气跟着冷了几分。
  顾纯情用力摇头,“不是。”
  她只是听到权泽曜要自己喂他吃饭,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粥碗,深吸一口气,稍稍定了定心神后腾出一只手拿起勺子,用勺子轻轻搅拌着碗里的粥。
  权泽曜看着她嘟着小嘴,表情认真地将粥一点点吹凉,才用勺子舀着粥往他嘴边送,心头不禁一片柔软。
  室内的主灯没开,只床头亮着盏台灯。
  灯光橙黄柔和,将顾纯情姣好的脸部线条映衬得更加柔美温和。
  看着这样静好的顾纯情,权泽曜的大脑陷入了一阵失神。
  顾纯情把粥送到他嘴边,他乖乖地张开嘴,把粥喝掉。
  粥的味道很淡,几乎什么都尝不出。
  吃了几口,权泽曜没有一点胃口了。

  他侧开头,避开顾纯情送过来的一勺粥,淡淡地说:“不吃了。”
  顾纯情没有勉强他,直接把手缩回,将粥碗放下。
  她从袋子里拿出药,想起护士叮嘱的话,又仔细看了一遍用药的说明,然后才取出几粒药递到权泽曜面前。
  “吃药。”
  权泽曜伸手接了药。
  顾纯情把事先准备好的一杯温水拿起来,看着权泽曜把药吃下,她连忙把水送到他嘴边,喂了些水给他。
  “你可以好好休息了。”顾纯情把杯子放下,扶着权泽曜躺好,不忘帮他把被子盖好。
  她在做这些的时候,权泽曜只是看着她,什么话都没说。
  安顿权泽曜躺下,她收拾起托盘,刚要把托盘拿到一楼去,权泽曜淡淡地开了口。
  “这些事情,让佣人做行了。”
  她诧异地朝权泽曜看过去,权泽曜也在看着她,不知道权泽曜的目光是不是从始至终没有从她身移开过,总之,与权泽曜的目光对撞,她的心不由地悸动了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