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296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格格有点烦躁,“你不是说这东西怕龙威吗?干嘛不用赑屃的骨头?”
  刘东西反唇相讥道:“你倒是挺明白,你看看那根骨头合适?”
  他说的不错,这赑屃那根骨头也不适合干这个活,要说最趁手的,还是那一把鱼刺!
  不管怪谁,我们是别想看到那壁画的真容了,拜托卢岩帮忙?我看了看似乎在闭目养神的卢岩,这个想都别想,他对这个可不关心,我们在这里闹腾他没有不耐烦就不错了。
  格格当然不会吃刘东西的堵,开口就要说回去,这时卢岩开了口,“走!”
  两人不再争辩,收拾东西朝外走,路过洞口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发现之前被小花用来挡门的果然是个被雕刻成贵客形状的木板,不知道这赑屃的原装壳去哪了,竟然找了这么个东西来代替。
  我本来还想问问这砗磲如此畏惧龙子为什么还会这么猛烈的敲笼子大人的壳,这也算是找到了答案。一行人离开这个墓室,继续向下走。
  这一段走的就有点长,我感觉已经绕了三四圈但还是没有见到楼下的墓室,前面带路的刘东西也感到了不对,这时候小阚突然问我,“这是什么味道?”
  味道?好几个人都听到了她的话,抽着鼻子分辨起来。
  墓道里的确有种很奇怪的味道,隐隐约约,似有若无,仔细分辨之下,有些像是酒香。
  “是酒味吧!”我试探道。
  “不错,真是酒味!”二锅头首先回应,“但是这酒味有点奇怪,好像有股子腥气!”
  王山奇却突然道:“这个味道我很熟悉,但是拿不准,有些像是实验室里的味道!”这个老头的胳膊刚才被那砗磲弄的脱臼了,格格又给给接上了,吊着个膀子很是狼狈

  实验室?我又忍不住吐槽了,在古墓里面说这个简直是有些太扯了,完全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但是现在大家都已经很疲惫了,完全没有精神说什么废话,只是沉默朝前走。
  下降了足有十多米,酒味愈加浓郁,同时那股熏人欲吐的腥气也冒了出来,我简直以为自己到了一个餐馆,又是嘎啦又是龟的,现在连酒都有了,这腥味不会就是臭咸鱼吧!
  这时候前面传过话来,要我们都带上防毒面具,我从包里翻出来,递给小阚一个,至于还在包里沉睡的瑞兽,不用管它应该也没事。
  “前面是什么?”我一边调整着防毒面具上的灯一边问。

  耳机里响起刘东西的声音,“不知道,但是味道很不对,带上以防万一吧!”
  说话间,我们就穿过了一扇残破的石门,一阵阵的雾气从石门里飘出来,将整个空间渲染的模糊不清,各人面罩上的灯光恍惚,跟科幻片似的。
  “周围情况不明,所有人准备好武器,雾气可疑,不要开枪。”格格在耳机里公聊,随后又传来几声收到的声音。
  我有些紧张的左右看,触目所及全都是白茫茫的雾,可以肯定我们仍在墓道之中,至于墓室中会有什么,我也不是很确定。

  脚下的倾斜感觉突然消失了,我知道我们已经进入了墓室,虽然鼻子里闻不到,但是想来周围一定充满了那种混杂着酒气和腥气的味道。
  这种味道能够被防毒面具隔绝,而隐藏在这雾气中的危险呢?
  我暗自捏了捏右手,仍然一股钻心的酸痛,小阚在我右边,手持月环紧紧贴着我。
  “都别动,等我回来接着走!”卢岩在耳机里说了一句,前面一个光点向右边走开了!
  我下意识地想跟过去,却被小阚拽住了,我看向她,她轻轻冲我摇了摇头。
  这时面具里有红灯亮起,我犹豫了一下,按了下去。这个面具是军方的物资,里面集成有指挥系统,有个加密频段,支持私聊,跟打电话差不多。
  “安哥,跟你说个事!”耳机里面竟然是刘东西的声音。
  “嗯?什么事?”我本来以为是二锅头或者格格,却没想到是他。
  “等会我跟大可说一声,你跟嫂子说声,咱们单独行动!”
  “为什么,其他人呢?”
  “这是卢队交代的,接下来的事可能不方便让他们知道,特别是那个二锅头!”
  “咱们下去了,他们怎么办?”
  “这个咱们就管不了了,他们想下去送死也行,向原路返回也可以!”
  我想了一下回答道:“行,你把你们来的路线告诉我,我给他们交代一下!”
  刘东西明显是犹豫了一下子,“安哥,说实话这个地方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的够多了,我们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去,只是在这里杀人有违天和,我们只能甩开他们,看他们的造化了!”

  我并不意外他会这样说,隔了这几个月,他们三人都有了一些说不清楚的变化,虽然对我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在他们三人中间,一些事情似乎已经很不一样了。刘东西之前说的有些不尽不实,来到这里绝不是卢岩个人的意志。在那个天坑中,他们定然是发现了什么东西,正是这种发现,让他们跑到这里来寻找什么东西。
  “刘东西,你实话告诉我,在那个天坑里你们发生了什么?”我知道要耍心眼的话我和刘东西差着好些档次,干脆挑明了问他。
  刘东西在那边沉默了好久,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我,又或者是要不要灭口。
  我感到心一丝丝凉了下去,终于,刘东西开口了。
  “安哥,其实我不姓刘!”
  我沉默不语……

  “我们刘家的姓是来自于收养先祖的那个太监,其实我家的本姓是夏!”
  “夏?”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建木上那个古怪的祠堂中硕大的夏字。
  “是的,夏!夏庄就是我们家族的祖居!”
  听到他这么说,我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似乎早就知道夏庄和刘东西家族的牵连。
  “其实看到那安门里的莲花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这一点,那些莲花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画成那样的,怎么说呢?就像是站在那面墙前面,看到的全是自己的笔迹一样!”刘东西的声音有点芒。
  “后来天坑中的莲花倒影,你一定记得!但是我只是怀疑而已,就在我养病的时候,我和卢岩在建木上的一个平台上找到了一间房子,里面的墙上全都是字!”刘东西叹道:“是你们都看不懂的字,这普天之下,恐怕只有我认识!”
  日期:2018-01-11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