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4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很讨厌薄老太,但不得不说在照顾小天赐这方面,她尽到曾祖母的义务。
  如果不是薄老太,小天空在薄家的地位不会这么高。这也是当初她猜想到的,所以她强制要求薄夜渊把薄老太接回来,看来她的料想没有错,否则小家伙现在过得很凄惨了吧!
  日历一页一页地翻动,小天赐像掉进了幸福的海洋里。
  有一大堆仆人团团转围着他,有薄夜渊对他听命是从,还有美人七七爱他!
  他瞬间变成了薄家庄园的土皇帝,呼风唤雨……
  每天,都幸福得不可思议。
  他有了一整个柜子的军装,各种各样的制服,有一抽屉的胸针,不同等级的军衔。全都素坏蛋粑粑送滴!
  他还有一把11仿真模拟真枪,薄夜渊手把手教他射击、骑马、打桌球!
  小天赐第一次发现,坏蛋粑粑还是蛮酷蛮拉风的,那么多会的!超酷!
  黎七羽把在医院里手工制作的礼物派人拿回来,还没送到小天赐手里,都不翼而飞。
  后来才发现,都被大薄帝私藏了。
  他是多幼稚?那些小玩意也要跟儿子抢!
  黎七羽又开始做梦了,像电视剧演一样,连着次断片的地方继续……
  她醒来后,仿佛身的能量又多一些,打开笔记本测验习题,她以为一直停止的,居然又有了新的进展。
  次相似度80%,这次变成85%!

  踩在电子称,她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
  下午做了个全身检查,医生说宝宝目前发育正常。
  黎七羽死灰的心在渐渐复燃,蠢蠢欲动。
  “少爷,黎小姐的病又有了进展了,我们研究讨论了一午,根据她近期的状态和表现,怀疑她的病症跟你有关。”

  黎七羽走出好远才想起她的包落在检查室了,她是有多激动?去而复返,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谈话声。
  薄夜渊嗓音低沉,“说清楚!”
  黎七羽心口紧涩,她检查身体的时候特地避开薄夜渊,他明明不在!
  原来她的病情进展薄夜渊一直在关注!整个检查的过程他一直都在,只不过没露面?
  “我们之前的猜测没错,黎小姐的病是因为缺爱,所以,你对她的爱……是唯一的药方,才能治愈她。这些天你对他好了,让她心情愉快,她的病又慢慢地开始康复……”

  黎七羽手脚麻木冰冷,薄夜渊明明很在意她的病,却从来不主动提及。
  她约了医生,他先她赶了过来却生怕她知道,在检查室另一间房等着,他怕她知道他“在意”而不开心,更说明他在意得要死。
  黎七羽确实很难受,更难受的是——
  薄夜渊对她的好,还夹着算计?
  “少爷,以黎小姐这病情进展,你对她好点,不出2个月,她能病愈了。”
  薄夜渊勾起英俊的笑意,一把攥住了医生的肩头:“说的真话?”
  “不出意外的话——”
  “我警告你们,我不接受任何意外!我要你们十天内把她治好,时间一拖再拖,我已经忍受够了!”
  “少爷你放心,这次我们对症下药,很有效果。”
  “行了,全都去领赏,雷克——重赏。”薄夜渊喉结起伏,攥起黎七羽的病历单,她的病终于找到治愈的方法。怪他以前对她不够好,让她缺爱一直在黑暗的地方!
  “少爷,这是黎小姐走之前留下来的包,手机还在里面。”
  黎七羽像在冰天雪地里行走,冻到了骨子里去。
  见小天赐牵着佣人的手东张西望地找着:“七七在哪里,泥们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还我的美人七七!”
  跟薄夜渊相处了一段时间,这小子处处模仿粑粑,语气、表情、神态,都跟薄夜渊越来越像了。
  “七七,泥去哪里了?”小天赐看到她,挣脱开手欢快地跑来,“那个人吶?没有跟泥在一起?”
  现在小天赐有所进步的是,不再只找黎七羽,还会找——薄夜渊了。
  “他今天没有带你去晨练么?”黎七羽勾勾他的鼻子。
  “晨练一半他不见了!”小天赐怨声载道,“哼,看来是皮痒痒滴,欠收拾了!”
  奢华房间,窗帘紧闭,药水的味道弥散开了。

  仪器有几条线波动着,模糊闪现出一些看不清的画面……
  清隽的少年眼神发沉,按下在鸣叫的绿色提醒器,走到书架前看着椅子邪肆斐然沉睡的北堂枫。
  凌燃拿了毯子盖在他身,他忽然睁开眼问:“几号?”
  “X号,早晨6点。”
  北堂枫目光看向仪器闪动的线波,凌燃沉声道:“黎小姐这几天的感应越来越强,看来,是时间快觉醒了。”
  终于……他可以安心了。
  北堂枫低低地咳嗽起来,一声一声咳得剧烈,每一声咳都带着剧烈的痰撕扯着。
  他咳得很难受,心肺睥都要咳出来一样。
  凌燃只是听着都觉得难受,递手帕,鲜血咳出在面……黑红色的血块。
  “枫,别放心那么快……还没到最后。”凌燃拍着他的背,“之前也以为很顺利的,她却突然断了。”
  断的那十几天,黎七羽离开了薄家庄园,一个人住进了医院。
  凌燃知道,支撑着北堂枫吊着这一口气的信念是黎七羽,她一天还没有幸福,他不会丢下她。
  黎七羽住在医院,还又有了小宝宝,北堂枫知道后……
  原本很差的身体,在那几天更剧烈地差,一天一天差下去。
  明明她在眼前,他却什么也不能做。如果北堂枫再插手黎七羽的事,一切都功亏一篑。
  其实那天如果薄夜渊没有赶去医院,北堂枫在得知黎七羽排队想要打掉孩子,他要出手的。
  枫……我想你……
  一阵风从敞开的窗吹进来,叠放在桌的画纸一张张被刮得飞起。
  纸是黎七羽绘画的北堂枫,他的侧颜正脸,无数的他轮廓坚毅,仿佛黎七羽含笑的眼站在他面前,笑着叫他。
  北堂枫的咳得剧烈岔气,一只手紧紧按着胸口,嘴角流下黑色的血迹。
  凌燃拿了药,才转过身看到他颀长的身影猝然栽倒在地——“枫!”
  黎七羽好久没有梦到过北堂枫,梦见她溺在海里,水藤缠绕着她的足,快要窒息,伟岸的声音在水晕一圈圈划开,他攥住她的手,想要拉她去。

  黑暗的力量在她脚下吞噬,拽着她往黑暗谷底深处,她不去。
  她拼命摇头,让北堂枫放手,他不放……
  “北堂枫——”黎七羽豁然清醒,浑身滴着汗,湿透了。
  她竟然窝在沙发睡着了,下午陪着小天赐学习,她看着书籍困倦。

  睁开眼,看到一大一小两张复刻版的脸盯着他。
  日期:2018-01-1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