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8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白子惠爸爸对我爸妈说:“真是对不住。今天让你们见笑了,我是很同意子惠和董宁的婚事,孩子们是真心相爱,开心就好,只不过子惠妈妈出生在那样的家庭,想的比较多。”
  白子惠妈妈说:“你少替我乱说话!我话还没说完,谁也不能走。”
  我心里挺无奈的,白子惠妈妈这样闹下去,破坏的是我和白子惠的感情,本来我们好好的,唉,没法说,心累。
  白子惠爸爸眼神示意让我们走,白子惠纹丝不动。眼睛不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妈,我在一旁很心急,别看白子惠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可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我错了吗?不,我没错,选择幸福没有错。”
  “既然我没错。那么错的就是你,我的妈妈。”
  “嘴里说对我好,可真的为我考虑了多少,公司的事已经够让我头疼的了,但我喜欢,没办法,勾心斗角,我能挺下去,下班我希望有个人陪我,给我不一样的生活,我连这点奢望都不能有吗?”
  心声入了我耳,痛了我心。
  很简单的追求,却得不到满足。
  我拉住白子惠的手,我说:“走吧。”

  我怕。白子惠继续下去,会伤到自己,因为最亲的人,伤的越深。
  白子惠还是不想走的,可最后拧不过我,白子惠妈妈被白子惠爸爸拦住,走的时候,还是闹了一阵,回去的路上,没有人说话,来之前想过这事难办,没想到这么难办。
  安抚了一下我爸我妈,他们倒是没说什么,可是看向我的眼神。让我心里不舒服,他们心疼我了,之前跟关珊也没顺利过,现在找了白子惠,还是诸多阻力。
  我这活的,也是没谁了。
  回了家,白子惠神情有些落寞。我去倒水,回来发现她流泪了,我说:“哎呦,你这怎么哭了。”
  白子惠擦干眼泪,眼睛红红的,说:“没什么。”

  我说:“都哭了,还说没什么。来,让我抱抱。”
  白子惠推开了我,说:“董宁,咱俩去把证领了吧。”
  我坐在白子惠旁边,抓着她的手,她没甩开,我沉默了一会,说:“老婆,咱们俩的感情,不在乎有没有证,这事吧,你先别多想,先冷静冷静,过段时间。看你妈具体是什么意思,如果还是这么坚决,咱们去就领证,该办什么事就办什么事,咱们也不管了,你说好吗?”
  白子惠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我感觉好压抑,我知道白子惠心里不舒服,可我能够做的不多,只是抓着她的手。
  心病难解,白子惠妈妈执拗,白子惠更执拗,这一对母女。针尖对麦芒,最后只能是两败俱伤。
  突然,白子惠一下子站了起来,我拉住她,说:“你干什么,别做傻事。”
  白子惠笑笑,说:“我没事了,董宁,真的,之前我一直在意我妈的感受,可是她没考虑过我,她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我,根本没考虑过我幸福不幸福,这事就这样吧,没有她,我白子惠就不结婚了吗?”
  这才是我认识的白子惠。
  这事决定了,就过去了,白子惠跟我讨论了一下领证的时间,等她不忙的时候,我们就去领了,也没具体定什么时间,什么一三一四,什么五二零,就是有时间就去,我有白子惠就够了,再说也不小了,算日子没什么必要,感情不好。该离还是离,白子惠也无所谓,她说工作不忙了就去,顺便再去一下婚庆公司,咨询一下。
  说着这个话题就收不住了,拍什么样的婚纱照,去哪里赌蜜月。办中式的婚礼还是西式的婚礼。
  我抱着白子惠,畅想了大半天。

  维持感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话可说,如果没了说话的心思,这感情离结束也就不远了。
  从我的怀里挣脱,白子惠笑了笑,说:“我去公司了。”
  我说:“去吧,我送你。”
  其实现在这时间也不早了,可是我心里清楚,拦不住白子惠,谁让我去了个事业有成的工作狂呢。
  白子惠拿起了衣服,说:“董宁,你就别去送我了,你等会下去看看爸妈。”
  我笑了一下,说:“这改口费还没给你,就开始叫爸妈了。”
  白子惠掐了我一下,好疼。
  穿好了鞋子,白子惠准备出门,我说:“你路上慢点开。”
  白子惠笑着点点头,这时她电话响了起来,白子惠看了一眼手机,说:“是我爸。”
  我说:“你快接,别让你爸等。”
  白子惠接听,说:“爸!”

  白子惠爸爸快速的说了些什么,我看到白子惠一下子慌了,挂了电话,白子惠说:“董宁,我妈她...自杀了。”
  说完,白子惠一个踉跄,晕了过去。
  听到的瞬间我也愣住了,这好好的日子不过,这是闹什么,还有,不至于吧,就是女儿按照自己意愿选了的老公,这有什么错吗?非要用这种极端手段吗?
  说实话,我很气愤。
  气的是未来丈母娘狠狠的伤了白子惠。
  有可能这是白子惠妈妈的一招,用自杀来吓唬白子惠,可是别玩这么大啊!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可现在不管是什么情况,白子惠妈妈真的这样干了。就是很严重的一件事。
  白子惠说完就晕过去了,我赶快抱住了她,直接把她抱到了沙发上,让她平躺下来,她的秀发散在沙发上,烘托出那张惊艳的脸。
  我先掐了人中,也就三五秒,白子惠醒了过来。
  我说:“老婆,你没事吧,你别吓唬我。”
  白子惠坐了起来,说:“我妈在医院抢救呢,你开车,带我去。”

  说话的时候,白子惠的手一直在抖。
  我赶快套上衣服,扶着白子惠下了楼,白子惠身子柔弱无骨,她现在整个人被吓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几乎是我把她抬到了车上。
  多坚强的人遇到事的时候也挺不住。
  上了车,我说:“地址。”
  白子惠有点恍恍惚惚的,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我忘了问了,等我,我再打个电话。”

  掏出了手机,拨号过去,白子惠很快问清楚了医院,又问了一些情况,白子惠转头告诉我医院,我一踩油门,车子往外窜了出去。
  在路上,我也搞明白是怎么个情况了。白子惠爸爸妈妈回家之后,白子惠妈妈说困了,去睡一会,白子惠爸爸去看书,过了一会进屋,发现白子惠妈妈吃了安眠药,有半瓶,现在正洗胃呢,生命是没什么危险,因为发现的早,抢救的及时。
  一边开快车,我还一边关注着白子惠,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像雕塑一样,让我有些害怕。
  “董宁,你好好开车,不要看我。”

  我还没说话,白子惠先开了口。
  日期:2017-01-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