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4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广仁亲自又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重新说了一遍。比起来刚才的小方士,这位前任大方师说得详细的多。之前广仁做大方师的时候,都是前呼后拥的什么时候这样过。老家伙恍惚之间。甚至有了当年拜在徐福门下学艺那时候的影子。
  广仁一边说,一边带着几个人向着宗门走过去。虽然这一路上见到的方士还在对着广仁行礼,不过已经完全没有他作为大方师那时的庄重了。上到半山腰的时候,这位前任大方师已经将五天前那晚发生的事情说完。
  不过老家伙感兴趣的似乎是别的,广仁说完之后,他便开口说道:“五天前的事情。广仁大方师你没有记错吗?那个闯进宗门的人真的是楼主吗?他那副样子,随便找个人带上面具都可以说自己叫做姬牢。”
  “确是楼主无疑。”广仁一口咬定了那人就是面容被吴勉打烂的那位姬牢。他们俩之前已经有过数度交手。是真是假术法上是做不得假的。不过这位前任大方师不明白归不归这么在意这个为什么?
  五天前正是他们海上回来的前一天,如果说将姬牢师徒俩掳走的人真是另外一位楼主的话。那夜袭方士一门的那位又是谁?而且今天广仁也过于的礼贤下士了,这些年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也和方士一门分分合合多少次了。打也大了,骂也骂了。但像今天这样,广仁上赶着的情况却是极为少见的。不知道这位前任大方师的葫芦里面埋的什么药。
  归不归本来还想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使个眼色,让它少说话的。不过二愣子的嘴还是快过了老家伙的眼睛:“等一下!那个谁你说五天前带着面具的楼主闯进你们宗门了?不可能!老子给你算清楚。从琅琊码头过来我们一共用了四天。五天前正好是老子这一家子在海上漂着。戴面具的楼主在海上抢他兄弟,他和我们前后脚回到的陆地。怎么可能分身来这里找你们的麻烦?那个谁,你认错人了。和你动手的不是什么楼主。你好好想想最近得罪谁了……”

  “不是楼主?你们在海上遇到两个楼主了?”百无求这几句话让广仁也有些摸不到头脑了,当下他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归先生?你亲眼看到了吗?真的是那两位楼主?”
  见到瞒不住了,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说道:“大方师你不要听这个傻小子胡说,老人家我只是在海上见过那位术法已经被封印的楼主。另外那个带着面具的只是听说出现在码头。我们谁也没有亲眼见到,不能说他到底在不在海上。”
  说话的时候,众人已经到了方士宗门的山门前。这时候的山门早已经打开,现任大方师火山在十几个门人弟子的簇拥之下等候在了这里。那位从徐福身边回来的邱芳也站在火山身后一个不显眼的位置。似乎这位徐福大方师给火山钦点的弟子并没有得到重用。看着火山的排场,吴勉、归不归都有些似曾相识。当初广仁还是大方师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架势。现在的火山仿佛就是当年的广仁一样。
  广仁将大方师之位传给了火山之后,一直在他的身边辅佐,最近终于放手。广仁已经决定,过不了多久他便会亲自赶赴东海寻找自己师尊徐福的下落。之前方士一门崩塌的时候,他们曾经前去东海几次,不过一直没有徐福船队的下落。最近他从邱芳的嘴里探听出来了一个大概的地址,不过就在广仁即将出发的时候,宗门突然出了这样的一件事。
  本来广仁以为两位问天楼主当中一位已经失去了术法,问天楼已经坍塌了一半,就此再无力和方士一门一争高下。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位楼主敢上门寻事。这让已经做好隐退准备的广仁无奈之下暂时推迟了自己出海的计划,专心先解除了问天楼的事情。
  问天楼本来在武帝事情就应该被彻底铲除的,不过因为牵扯到方士一门中兴才让其苟延残喘的。想不到现在竟然有了尾大不掉的势头,而且火山成为大方师之后,广义、广悌二人也不像以往那样遵守号令。广仁、火山师徒俩方言天下,能助他们彻底铲除问天楼的也只有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了。
  这几个人当中,其他几个还好。只有吴勉还是他以往眼睛长在脑门上的做派,不过两位大方师也没人和他一般见识。散了众人之后,两位大方师带着他们几个到了宗门当中的密室当中
  进来的时候,密室里面已经跪了四个方士。见到这里有人之后,归不归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后立即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冲着同样看明白过来的吴勉嘿嘿一笑,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二愣子瞪着眼睛说道:“你们方士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规矩的?是不是以后新来的方士都要找个地方先跪两年?老家伙,你要是真的回来继续做方士。是不是也要在这里跪着?”
  “这里可不是想跪就可以进来跪的”广仁淡淡的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四个人是五天前看守宗门阵法的方士,就是那么巧,姬牢进来的时候宗门的阵法突然失效了了……”
  归不归哈哈笑了一声之后,看一眼面前这四个低头不语的方士,说道:“再巧的事情老人家我都遇到,当年我老人家每次和你们说徐福小时候的那点破事。当天晚上咱们那位大方师就知道,你说这巧不巧?”
  老家伙说到了当年的往事,广仁微微一笑。好想没听懂归不归的话一样。点了点头说道:“归师兄你不提起来的话,这件事我都忘了。对了,归师兄最近在外面听到广孝的消息了吗?虽然他已经不是方士了,不过毕竟以往还有一段同门之情。这么久没有他们师徒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如何了。”
  听到了广仁将话题转开之后,归不归也没打算继续深究当年是谁在徐福那里卖的他。老家伙嘿嘿一笑,看着这位前任大方师说道:“广孝不比广仁大方师你,他比泥鳅还要油滑,这个时候不知道在哪里享福。”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他将注意力转到了还在地上跪着的四个人身上,对着这四人说道:“五天前的事情了,你们在这里最少也跪了五天。早点说出来多好,也不用连累同门了。怕两位大方师责罚的话,老人家我给你们求个情。是谁干的只要老老实实的承认,看在我老人家的面子上,只要逐出宗门就好了,两位大方师绝对不会把你们如何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