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22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是故意把自己灌醉,在意识不清醒的状况下回家,然后倒头睡,这样他不会一直去想,顾纯情作为他的妻子,睡在他的身边。
  难以把持的时候,他连卧室都不会进去,经常会在书房或者是客房里直接睡下。
  他不靠近顾纯情,是不想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但是那一晚,他把她给要了。
  他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那是顾纯情的第一次,因为得到了顾纯情,五年前在他内心里扎下根的恨意似乎也跟着消散了一些。
  仔细回想一下,他对顾纯情的态度岂止是恶劣,有时候,恶毒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以后,他立刻会感到很后悔,然而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难以收回。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在顾纯情面前会有那么不成熟幼稚的表现。
  此时此刻,视线的顾纯情,每一步都走的很沉重。
  他的心不安地提起来,眼看着顾纯情走到路边,准备过人行道,他将车子停在路边,直奔着顾纯情冲过去。
  将顾纯情拉住,他没好气地吼起来:“现在是红灯,你瞎吗?”
  顾纯情深埋着头,双肩微微有些颤抖。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过火,权泽曜声音软了些,耐下性子说:“你要自己走,我不拦着你,但你至少要看着点红绿灯。”
  顾纯情重重点头,却没有勇气抬起头去看权泽曜。
  她想象不出权泽曜的脸会是怎样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权泽曜依然站在她面前,紧紧抓着她的手。

  红路灯已经转换过好几次,但两人站在原地,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画面仿佛定格了一般。
  权泽曜的目光慢慢变得柔和起来,顾纯情在他面前瑟缩着身子,脸色不好,样子有点可怜,他将顾纯情往自己跟前拉了一把,尝试着想要将顾纯情拥进怀里,可顾纯情猛地抬起头来,微红的双眼与他的目光对视。
  她好像哭过。
  他略微愣了下,还未回过神,顾纯情钻进他怀里,将他紧紧地抱住。

  “一会儿,请不要推开我。”顾纯情低声请求。
  权泽曜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下,终是慢慢地抬起来,轻轻拥住了顾纯情。
  身体被权泽曜抱住的时候,顾纯情猛地僵了下,她以为权泽曜会推开她,但权泽曜没有。
  她会不由自主地扑到权泽曜怀里,实在是因为权泽曜看她的眼神变得很温柔,让她误以为,他心里是有她的,他在担心着她,所以她才如此大胆。
  但那应该是假象,一瞬间的假象而已。

  不过,权泽曜把她抱得越来越紧了,好似在抱着心爱的珍宝,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她先是感到震惊,很快,她的一颗心被浓浓的暖意包裹。
  她的眼前渐渐蒙一层雾气,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如果权泽曜对她能够一直像这样温柔下去,她此生都无憾了。
  这也让她不禁想起昨天晚,权泽曜趁她睡着爬她的床,将她小心翼翼揽入怀里的场景。
  权泽曜对她,应该不像他口所说的那样,至少没有极其讨厌她,否则,他怎么会有接下来这一系列让她感到暖心的举动。
  用了很长时间将激动的情绪平复下去,顾纯情从权泽曜怀里挣脱出来。
  她抹了一把脸的泪,冲权泽曜温温一笑说:“你看,只要你想,我们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权泽曜沉默地看着她,目光很深。
  “我感觉好多了,但是,你等一下开车的时候,能开得慢一点吗?”她语气很轻柔。
  权泽曜点了下头,她这才掉头乖乖坐回车去。

  这一次,权泽曜小心翼翼,车速一直保持的很平稳,时不时地他会瞄一眼副驾的人的表情,确定这个速度对方可以接受,他便一直保持着。
  他的小心翼翼顾纯情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她觉得自己和权泽曜的关系可以通过更多的相处得到一些缓解,至少让彼此都找回高时代的感觉,即便权泽曜像以前一样,把她当成小跟班,她也愿意。
  只要不是冷冷淡淡的对她好。
  车内的气氖有点沉闷,顾纯情想缓和气氛,开始没话找话。
  “你还记得高那会,有一次你带我跷课吗?那是我第一次跷课……”
  权泽曜转头睨她一眼,没接茬儿。

  她轻笑一声,接着说下去,“逃课的行为虽然不好,不过那天我很开心。”
  她记得很清楚,权泽曜当时一通电话给司机打过去,司机开车到学校后门,载着他们两个去了一个动漫展。
  那段时间,顾纯情对动漫非常着迷,权泽曜特意给她准备了这样一个小惊喜。
  由于动漫展的时间与课时间有些冲突,权泽曜不得不想出逃课的法子。

  尽管老师发现他们逃课,罚他们做整整两周的值日,但那无疑是让顾纯情非常难忘的一次经历。
  其他学生放学后都离开了,只剩下她和权泽曜留在教室里打扫卫生,权泽曜总是会站在讲台,惟妙惟肖地模仿老师的姿态与语气,指挥着她擦桌子扫地,她高兴的像个傻子。
  她不觉得值日两周是惩罚,反而认为与权泽曜独处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特别和美好的。
  从记忆抽身回来,顾纯情发现权泽曜目视前方,在专注的开车,神情依旧是淡淡的,她心头略微凉了下。
  “你应该不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了。”

  被她视作珍宝的记忆,对权泽曜来说,可能什么都不是。
  似乎过去了很长时间,她都快忘记自己刚刚说过些什么,权泽曜却冷不丁地回了句:“我记得。”
  “你都记得?”
  顾纯情一脸的难以置信。
  车子此时已经开进宅院里了。

  权泽曜把车停进车库,率先下了车。
  顾纯情拿起包跟下去之后,权泽曜才不温不火地说:“记得。”
  “所有的,你都记得?”
  权泽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直接大步走出车库。
  顾纯情屁颠屁颠地跟去。
  “你真的全部都记得吗?”她是听到权泽曜说‘我记得’这三个字后,有些过于兴奋了,甚至忘记了自己与权泽曜的关系还有些紧张。

  跟在权泽曜身后进了屋,管家第一个迎来。
  “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啦。”管家脸带着笑,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权泽曜‘嗯’了一声,迈步走楼梯。
  顾纯情继续跟他的步伐,一直随他进入书房,看到他在沙发坐下来,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头了。
  权泽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明显不太想理她。

  她识趣地转身,刚要出去,权泽曜将她叫住,而且他说的是——小胖子,你过来。
  顾纯情脚步一怔,整个后背都在瞬间僵直。
  这是时隔五年,她第一次从权泽曜口听到‘小胖子’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称呼。
  她诧异地回头,权泽曜坐在沙发,幽亮的眸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你刚刚叫我……”

  “小胖子。”
  “你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叫过我了。”
  “怎么,不喜欢?不如我改成小瘦子?”
  顾纯情的脑袋顿时摇成了波浪鼓,边摇头边摆手说:“不不不,还是小胖子更好。”
  “坐过来。”
  权泽曜伸手拍了下身旁的空位。

  顾纯情有点愣,“你让我坐过去?”
  “同样的话,能不能不要让我一直重复。”权泽曜眉头蹙了下,已经开始有点没耐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