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4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忍着耐心:“好了没有!”
  “这才素开始!”
  “……”薄夜渊的脾气快爆了,“谁让你玩手机!妈~的,你今晚吃了什么,谁教你这么臭?”
  “哼,粑粑是臭的,粑粑没有香过啊!”小天赐一段时间没吃东西,今晚见到黎七羽吃得太多,一下子消化不良,他也感觉空前绝后地臭,慢慢地皱起了小鼻子。
  “放手!”
  “泥答应过要陪窝的!泥说话不算数,我告诉七七!”

  薄夜渊按住他的脑袋,恨不得拧下来:“我去开排气扇。”
  “顺便给窝拿个口罩咧……”小天赐捏住了鼻子。
  薄夜渊:“……”
  黎七羽洗漱干净,吹了十几分钟的头发,正准备躺床休息,卧室门终于打开了。

  薄夜渊怀里抱着小包子,一张脸拉得很长,即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小天赐一定又顽皮了……
  果然,小天赐倒是兴奋极了,挂在薄夜渊的身大喊着:“快把窝放到床去,窝要跟美人七七睡觉觉了。”
  黎七羽放好枕头,看着小家伙滚在床爬到她面前,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踩着软软的床跳着。
  难得看到他这么开心……黎七羽知道,每个孩子心里都渴望父母爱的。否则,他不会心心念念着黎七羽了!
  小天赐很想要薄夜渊爱他,薄夜渊送他的胸针被落在了酒店,他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美人七七答应送小天空十件礼物,那阔不阔以要一个胸针呢?在窝们次住的酒店……军衔胸针……】
  【你很喜欢胸针么,我给你做一个更好的。】
  【可素……那个没有了?】
  小天赐平时画的画里,有很多都有薄夜渊,他的自画像里也有那枚胸针。
  虽然,黎七羽很想把胸针补偿给他,当初落在酒店里的东西,根本拿不回来了……
  薄夜渊站在床边,盯着她们盖被子,熄了大灯,他像个傻子一样被晾着。
  “黎七羽,尿检!”别逼他动手,他不想为难她的!
  “美人七七嗦,给泥会走么?”
  “好。”
  “你要的东西,她放在盥洗池的台子了!”小天赐动着耳朵,听到黎七羽的话传送给他。
  薄夜渊深深看了她一眼,大步走去盥洗间,果然在台子看到一个马克杯……

  “这次真的素美人七七的了,泥快走!”小天赐窝进她怀里,打了个大大哈欠。
  其实,黎七羽回来后,已经第一时间检查过,做了血液检查。
  医生说她的身体无恙,至于她吃下去的药,对孩子有点影响但没有决定性伤害!
  最好再尿检确定结果更保险。
  否则薄夜渊的个性,怎么可能忍到现在?一秒钟都忍不了逼着她尿,逼着她检查!
  在得知她的身体状况正常,他才放了心。而且黎七羽和小天赐的晚餐里,他吩咐厨师在菜里加了药,调养她的身体。

  现在拿到了尿液第一时间进行尿检,医生们熬夜分析出结果……
  【无大碍,但需要好好休养。而且这几天要连着吃药,她元气大伤,必须滋补回来。】
  薄夜渊低声问:“孩子呢?”
  “孩子目前正常,得看之后的成长状况,是不是有后遗症。”
  妈~的,等于是说了废话!打胎药本来是针对孩子,现在宝宝没打下来,黎七羽的身体当然不会有什么伤害性质。可孩子的情况医生们不能百分百保证健康,只说目前很健康。
  薄夜渊在床边站了一夜,盯着黎七羽的睡脸,想起以前发生过的很多事。
  早晨很早黎七羽醒了,在医院都习惯了早醒,睁开眼看到薄夜渊,她立马又闭了眼睛。

  听到他起来倒水,勺子在玻璃杯轻轻搅动着发出声音……
  “醒了么?医生说从今天起你早晚都喝一杯蜂蜜水。”
  “……”
  “对身体好,润肠胃。这蜂蜜是清热降火的。”他压低了嗓音,有种小心翼翼的成分。
  黎七羽觉得好笑,之前对她的冷漠、绝情呢?都哪里去了?他怎么转眼这么没出息了!
  “你打算一直不跟我讲话?那两天在俄国我手机关机了,没有收到你的短信……”
  黎七羽的手指微微一紧,现在才来解释。他总是灾难现场烧光了才出现的救火员。
  “我那晚是脾气不好,喷泉池那里有着我和她不同寻常的记忆。在戒指盒里,我设置了小机关,是我等她的希冀!我想有天她回来了,一定会去喷泉池,一定会去看她留下的秘密。打开那戒指盒,我的手表会立马收到消息!”他每一个字说得很慢、很重,生怕她听不清。
  “在俄国我接到消息立即飞回来了……然后我看到你,你伪装成她在那里,戴着属于她的戒指……”薄夜渊喉结起伏了一下,“你永远也不会懂,那种从希望高处落空,摔下来的感受!”
  黎七羽长长的睫毛颤着,心脏撕裂着。

  她懂啊,她当然知道他有多爱……他越爱她才越痛。
  他难道不知道,他最吸引她的是他对“黎七羽”的爱,而最伤的也是这一点?双刃剑!
  “我回到庄园,手机充电,直到你失踪了才看到你怀孕的消息……”他嗓音低了几个度,“这些天我一度快疯了,黎七羽,再这样折磨我,恐怕下次神经出问题的是我!”
  “……”
  “别再贸然打掉孩子,这也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利直到它的存在!留下它!”
  黎七羽诧然睁开眼,看着他满脸真挚的痛苦。
  他黑眸里的痛像藤蔓一样延伸出来,他的眼睛从来不对她撒谎……
  黎七羽嘴唇噙动着:“你刚刚说什么?”

  “留下孩子!别再伤害它!”
  “你想要留下孩子?”黎七羽以为自己听错了,“是我耳朵有问题么?”
  “有什么问题?我的错,不该迁怒到孩子!”
  “可这是我的,不是‘黎七羽’的!你那么后悔跟我发生过关系,这孩子是不洁的证据,你留着他以后怎么办呢?其实我问过医生,我的身体很好,即便打掉孩子,以后还能生养的。你们还可以再有孩子。”黎七羽苦涩道,“我虽然……也很舍不得孩子,但我以为,如果没有在爱的期待下出生的宝宝,不该生下来。留着也是受苦。”
  “我不会让他受苦!”
  “当初,我一意狐行,不听北堂枫的劝非要生下小七夜,可结果呢?”黎七羽喉头一梗,马纠正道,“我差点忘了,那不是我,是她的……”
  “情况不同,我以后会对他好!”

  “你对小天赐这么差,哪一点都不像个好爸爸。我怎么相信你会对他好?”
  薄夜渊皱起眉,不明白她前面说小七夜,现在怎么又扯到小天赐。他当然不知道,小天赐是小七夜,是他寻找了两三年的宝宝。
  “那我从今天起,学着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