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4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家伙,这么说起来有人在接应你们家楼主啊”没等归不归说话,百无求已经抢先说道:“他这是想干什么?以为这样就能把我们困在这里?不是老子笑话他,这样的事情老子这样的妖都不信。”

  “这是想拖住我们这艘船,不会驾船去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看来之前是老人家我冤枉那位楼主了。不是楼主弄坏船舵跑路了。看样子他们俩走的也是不情不愿,姬牢爷俩才是目标,弄坏我们的船只是不想让我们追上去。这么看中楼主,会是谁呢?”
  “还能是谁?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告诉你,另外一个楼主呗。”这个时候小任叁也凑了过来,小家伙爬上了百无求的肩膀,坐在上面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他以为咱们抓住了姬牢,就过来搭救。又怕救了人之后我们追上去。这才弄坏了船舵。大侄子,我们人参说的对吧?”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没有马上回答。回头看了一眼吴勉之后。说道:“饵岛一天世上一年,现在外面差不多一年了,外面还不知道怎么样了。要不要回去看看?”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学着当初邱芳的样子站在了船头。随后开始使用了御风之法,用风力操控大船向着陆地的方向行进。几个时辰之后,他们这艘大海船便从大雾当中冲了出来。一天之后。这艘船舵已经废掉了的大船回到了码头上。
  下船之前,归不归又送了两块金饼给了船主。虽然这艘船算废了,不过前后四块金饼足够他在去卖下两艘一摸一样的海船了。
  就在他们这几个人带着两只铁猴子下船的时候,百无求的耳朵尖,听到就在不久之前,有另外一艘大船靠岸。其中有一个身穿方士服饰带着面具的男人。带着一个白发男人和身背长剑的年轻人从这里下船。和他们一起下船的除了十几个随从打扮的人之外,还有一个小侏儒显得格外显眼。如果不是这个小矬子的话,附近的人也不会注意到这么多。
  “怎么样?老子怎么说的来着?”听到了这几个人的相貌之后。百无求马上来了精神。当下对着它的‘亲生父亲’继续说道:“带着面具的人不是另外一个楼主还能是谁?老家伙,就算你的心眼多也不能每次都猜对吧?没猜中也不丢人。”

  “带着面具的就是楼主了?”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继续看吧。是不是楼主早晚都会知道。不过这样也是好事,起码老人家我不用发愁怎么处置这个姬牢了。送给广仁又怕另外一个楼主和精卫报复,放了他们师徒又太便宜了。既然他自己有去处,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虽然百无求还是在争辩带着面具那人就是另外一个楼主,不过归不归却不打算搭理它了。归不归在码头找了一个识字的人打听现在的年份,这才知道他们出海已经一年另三个月了。本来以为登岛有年限的区别,现在看起来这次出海什么地方又发生了变化。
  由于最近朝廷又在开始和回流的匈奴用兵,民间的马匹都被征调到了官府。买马车未果之后,归不归索性去了附近的郡城。将太守大人的马车偷了出来。老家伙顺便还盗出来官家的路引。
  饵岛的事情这也算是有了一个了结,虽然比起来预期差了许多。不过也总算是该一段落,这样一来,这几个人反而突然没有了事做。归不归和吴勉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还是先去方士宗门看看。纲元这件事情要和他们说清楚,省的那个小矬子出了什么事情。徐福那个老家伙将这个屎盆子扣在他们的身上。
  到了方士宗门附近的时候,他们这几个人才发觉这里已经戒备森严。到处都能看到手拿发起的方士,继续往山上走的时候,他们这辆马车被方士拦下盘问。
  也是巧了,盘问的方士是火山的弟子,吴勉和归不归是见过几次的。见到了他们这几个人之后,方士便恭恭敬敬的不敢多言。倒是老家伙笑嘻嘻的向方士打听出了什么事情这样的风声鹤唳,小方士看到附近没有师长之后,这才说道:“几天之前,问天楼偷袭宗门。现在两位大方师震怒,正在四处抓人。”

  几天之前,那位被吴勉打烂了脸之后便一直带着面具的问天楼主突然夜闯方士宗门。他进来便直奔关押着元昌的住所,当场打死了两名看押元昌的方士。好在第二个方士临死之前发出警报,两位方士楼主抢走元昌之前先一步赶到。打斗当中。广仁大方师重伤了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不过最后楼主竟然使用出来只有妖族才会使用的血遁之法,勉强逃出生天。
  当天之后,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便亲自变化了看守宗门的术法。随后将在外游历的门人弟子尽数召回到宗门之内,开始加强了对宗门的护卫的同时,将那天看守宗门的一干众人都看押了起来。似乎就是这当中有人配合,那位戴着面具的楼主这才有机会潜进方士宗门。
  听了小方士的诉说之后。坐在扯上的广仁打了个哈哈,随后对着他说道:“这样的事情你们方士当中都是不可以私传的吧?娃儿你这从头到尾说得这么清楚,不是在给谁拖延时间吧?”
  “归不归就是归不归,我就知道瞒不住你。”说话的时候。一位身穿白色方士服饰的男人凭空出现在马车旁。见到了来人之后,刚才一直和归不归说个不停的小方士立即恭恭敬敬的对他行礼,来人正式前任大方师——广仁。
  归不归对广仁的突然出现倒是并不感到意外,老家伙哈哈一笑之后,对着这位前任大方师说道:“这个小娃娃早已经看出来老人家我们的来历了,这才一边和老人家我胡说八道,一边给你报信让你这位前任大方师。是吧?”

  “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归师兄?如果不是想听完始末缘由,归师兄早就拆穿他了。”广仁冲着马车上面的几个人、妖笑了一下之后。回头冲着跪在身后的小方士说道:“会办事,稍后我会和大方师提起你的。现在继续忙你的去吧。”
  看到小方士带人离开之后。广仁这才回头对着马车上面得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继续说道:“既然到了,我们还是一起上去吧。听闻归师兄你们又出海了。顺便听你也来讲讲海上的见闻。”
  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亲手打开了马车的车门。怎么说他也死前任的大方师,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当下就连吴勉都跟着归不归几个下来。前任大方师笑嘻嘻的正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提前说道:“广仁大方师你突然这么客气,老人家我还多少有些不适应。怎么?问天楼又给两位大方师添麻烦了?”
  听到面前这个老家伙自己主动说到这个话题。当下,前任大方师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五天之前的事情了,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潜进了宗门。一共有四位方士糟了毒手……”

  日期:2017-02-1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