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227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11 11:07:00
  第203章:第一桶金
  很多朋友可能对这玩意不了解,炸山用的丨炸丨药一般都是民用丨炸丨药,爆破力远不如军用的,但一样具有非常强大的杀伤力,尤其是在近距离之内,一旦爆炸,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所以爆破时,都是距离远远的,有的甚至都躲出几里路远,一按按钮,丨炸丨药就爆炸了。
  而红桃k手里拿的爆破器,就是控制丨炸丨药的开关!
  红桃k冷笑道:“我的钱要是这么好拿的,那以后是人是鬼都想从我这里捞一把了,这几个家伙,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我红桃k的钱都敢抢,我到想看看他们究竟怎么死?”
  一句话说完,一按爆破器上的按钮,泽城之中,顿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来。
  红桃k的脸上,显露出了阴险的笑容,百万巨款,当老子一点防备没有吗?虽然丨炸丨药的用量上已经控制了许多,但炸死四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放丨炸丨药的那一包中,是钱放的最少的,所有的包选用的都是最结实的帆布包,爆炸的气流或许会将其他包推出好远,但不会被炸碎,等于就损失一包的钱,实际上钱财的损失并不会很多,在听到爆炸声之后,之前过去的那十来个混子,会迅速的赶到现场,而自己也会赶过去,等丨警丨察过来时,估计只能看见四具尸体了。

  红桃k可谓绝对是老狐狸,可这一次,他却失算了,因为他遇到的是一个专门来整治他这条老狐狸的好猎手!而且这个猎手,对他这个条老狐狸的伎俩,揣摩的十分透彻。
  所以,当红桃k带着范年等人,到了爆炸地点,只看见四个空荡荡的蓝色帆布包时,终于慌了,随即从慌乱转变成愤怒,直着脖子喊道:“给我查!将所有的人都散出去,将所有的路口都封起来,将那四个外地客商给我挖出来!”
  为什么要挖那四个外地客商呢?这事一方面是凑巧,那外地客商的人数正好是四个,二来,却是楚震东故意的误导,在楚震东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谢谢红桃k为他们开了赌船,还替他们赢了这么多钱,实际上,就是要将火引到那四个外地客商的身上去,红桃k这次开赌船,就是那四个外地客商引起的,而且输急眼了,搞些黑吃黑把戏的事,在赌博中更是屡见不鲜,所以楚震东这么一说,人数又对得上,红桃k立即就怀疑是那四个外地客商搞的鬼。

  就在红桃k的手下一片混乱时,许端午和金牙旭已经将钱分装在四个麻袋里,都挑到派出所门口了,由于都是旧钱,又没捆扎,比较占地方,足足装了四个小半袋子,正好一人挑两,王建军紧随两人身后,不停左右四望。
  说实话,幸亏楚震东老早就提醒过他们,为了防止钱包里有鬼,一定要将钱倒进了麻袋里,才发现了丨炸丨药,也幸亏楚震东为了他们的安全,多挟持了红桃k片刻,不然的话,兄弟三个铁定得死在爆炸之中。
  按理说,楚震东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猜到包里会有丨炸丨药呢?他并没有猜到包里会有丨炸丨药,他只是在琢磨这件事情的时候,将自己和红桃k互相换了一个位置,如果是自己,带着百万巨款在路上转移的话,一定会在钱包里动点手脚,所以特地提醒了一下许端午,但他没想到会是丨炸丨药,所以爆炸声响起的时候,楚震东也吓的不轻。
  怎么说呢?也许楚震东天生就是红桃k的克星!
  可为什么将钱往派出所挑呢?这就是楚震东的精明之处,百万巨款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放在自己家里,如果红桃k怀疑起了自己,硬要上门搜呢?自己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同意,等着被搜出来吧!百万巨款可并不好藏,不同意,等于不打自招,而且红桃k一琢磨过味来,第一个怀疑的就会是自己,毕竟在泽城之中,敢打他红桃k主意的,也没几个。

  所以这个钱一定不能放在自己家里,也不能放在城北,一切和自己兄弟几个有关联的地方,都不能放,放哪呢?楚震东想起了钉子杀人之后,全城黑白两道都找不到他的经历,王朗家那破屋。
  王朗家的破屋虽然被烧了,可主体仍旧在,王朗父亲回来替老人办完丧事,也没有修缮,就弄了个破门板一锁,挡着野狗进不去就行了,这么久的时间下来,都已经破烂不堪了,隔壁就是派出所,没人想到百万之巨的赃款就藏在派出所一墙之隔的地方,而且,只要往破屋里一藏,哪怕万一被找到了,哥几个不承认,谁也拿他们没办法,王朗从来都不回家,都是在楚家住的,总不能因为藏在王朗家破屋里就硬说是兄弟几个干的吧!

  本来楚震东还有个更绝的想法,将钱放在路家,但又担心会连累路佳佳,所以才将退而求其次,决定将钱藏在王朗家的破屋里。
  片刻之后,许端午兄弟三个将钱藏好了,藏在哪呢?厨房的灶台底下,当时那一把大火,几乎将王朗家里能烧着的东西都烧光了,可灶台是土坯,上面是铁锅,根本烧不坏,虽然烟熏火燎的乌黑,但仍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将钱藏在灶台下面,虽然四个麻袋将两个灶台底下都塞满了,可一般人要是不到灶台地下扒,根本就发现不了。
  而这一笔钱,则成了楚震东团伙使用非法手段获得的第一桶金,正是这一笔钱,使楚震东团伙得到了迅速的扩展壮大。
  随后兄弟三个就一溜烟回到了楚家,而楚震东三个正在家中紧张万分的等待着,那声爆炸,他们可是听见了的,要依王朗,是要立即回去查看的,楚震东没同意,而是立即回了家,将沙喷子的火药再次填满,连澡都没洗,就等着许端午三个回来,楚震东都计算好了,最多一个小时,许端午三个不回来的话,他们三个就会去血洗城东,能杀几个杀几个,然后立即远走高飞。
  这实际上,已经是最坏的打算了!
  万幸,许端午三个也顺利归来,楚震东立即松了一口气,让大家迅速洗澡换衣服,一切整好之后,天色正好放亮了,楚震东也顾不上避嫌,直接蹿上了楼,将琴姐拉了起来,兄弟六个带上琴姐,直接出去吃早点了。
  要说着六个家伙,心理素质那绝对是杠杠的,夜里干下这么大的事情,却都装的无事人一样,嘻嘻哈哈的开着琴姐的玩笑,吃完早点,琴姐送楚震东回了医院,许端午则带着兄弟几个去了城北,继续到处拉人放贷,一个劲的鼓动百姓们在城北开商铺,有的百姓想开,但不知道该干什么,许端午甚至还帮人家出谋划策,当真是出钱出人出力。
  而城东则炸了锅了!
  所有城东的混子,四处出动,到处搜寻可疑的人物,更凑巧的是,那四个外地客商是自己开着面包车来的,昨夜又一次输光了钱之后,就开着面包车走了,红桃k的人找了两三辆面包车,顺着路追了几十里,愣是没追上,红桃k肺都气炸了,只当是那四个外地客商故意下的套,目的就是要抢自己。
  所以红桃k立即将人撒了出去,到处打探那四个外地客商的背景,企图打听到他们的所在,找上门去报仇,红桃k什么时候吃过这种哑巴亏,只要找到地址,那四个客商就算死定了。
  这一打听,还真打听出来了,这四个人有一次在中街吃饭喝酒,和旁边的人搭过几句话,提过那么一次,说他们是从市里来的,而且他们在范年的赌场里也赌过两次,范年也摸过他们的底,得到的答案相同。
  红桃k立即派人去了市里,可市里和县城完全是两个概念,茫茫人海,去哪找那四个客商去。最后一查车牌号,车牌竟然是假的,这他妈就郁闷了,直接吞了个大哑雷。
  不但如此,周局长还对红桃k大动问罪之师,泽城虽然偏僻,可一样是有王法的,你弄个丨炸丨药在城里炸是想反天吗?得亏没伤人命,不然这事周局长也压不住。

  最后红桃k又花了两万块,周局长才给定了个村民私藏丨炸丨药,操作不当导致爆炸的定论,算是糊弄了过去。
  而这样一来,红桃k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
  楚震东猜测的完全正确,红桃k的势力是大,人手也多,他需要资金的地方相对也多,最近和城西的厮杀,不但导致双方手下损伤惨重,经济上也遭受了惨重的损失,特别是上次赵爬犁和斧头张率人攻打城西,结果被快刀老五和快刀老六偷袭了赌场之后,赌场的生意也一落千丈,赌客耍的是钱,可不想卷进两大势力的争斗之中,在城东和城西的战事没停止之前,赌场的生意都不会好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