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7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下午射击的关系。搞得我热血沸腾,好好跟白子惠实战了一下,最后,白子惠抵抗不住先睡了,可我却睡不着了,闭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个个人影,我举起了枪,射击,再射击。
  那种感觉。
  好像掌握了整个世界。
  第二天,我以为我会萎靡,可是竟然意外的精神,完全没有被昨晚没休息好所影响。
  柳笙来接我,上车后,她问我,“董宁,昨天晚上休息的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
  之后,柳笙也没多说,可能憋着气呢。

  这次去的是另外一个地方,用的也不是真枪,而是仿真枪,手感跟真枪一样,射出去的是激光。
  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不过挺大的。
  柳笙正跟我讲解呢,走过来一个男人,三十多岁,一米八以上,看起来挺壮的,块头挺大。
  “柳小姐,好久不见。”
  柳笙抬头笑笑,说:“丁总,好久不见。”

  到这个地方有一会了,来这里消遣的都有一定经济实力,军迷比较多,可能之前柳笙来玩过,认识一些人。
  丁总看了看我,说:“柳小姐,这是你朋友?”
  柳笙点点头,说:“这位是董宁,这位是丁总。”
  丁总点点头,也没跟我打招呼,而是说:“看起来是新手啊!”
  只一眼我就看出来他的企图了。这个丁总看起来对柳笙有点意思,看到柳笙身边出现了雄性生物,也就是我,自然不太舒服,说话带着点敌意,你想泡妞就泡妞算了。非要证明自己比人高一等,无不无聊。
  我笑了笑,说:“昨天刚玩。”
  柳笙在一边说:“昨天刚带他去打了靶。”
  丁总说道:“成绩怎么样?”
  柳笙说:“还行吧。”
  如果算平均成绩来算,那只是还行,但是看最后几轮的成绩,那就很恐怖了,不过柳笙也没有说破,不知道什么意思,不管是什么意思,柳笙对这个丁总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丁总笑了笑,说:“柳小姐今天带他玩什么项目啊!组队玩玩?”
  柳笙说:“先带他模拟实战打靶。”
  丁总说:“这个挺困难的,要是随便玩玩的话。还是不要尝试了。”
  柳笙说:“没事,我相信他的实力。”
  我拿着枪,进了场地,有两个篮球场大,有很多的房间,标靶出现之前,会有脚步声提示,标靶出现之后,需要快速击中要害,头部胸部为要害,手臂胳膊不算,没有在有效时间内完成。我就算死了,游戏结束,所以,这个还是挺难的。
  难是一方面,但这个丁总没什么好心,他头脑简单。想着压我一头,在柳笙面前展示自己的男性魅力。
  傻逼。
  “加油!”柳笙对着我喊了一声。
  我笑着点了点头。
  丁总却在旁边插话道:“我第一次坚持到了一半,希望这位能坚持的长一点,如果第一个都过不去,那就...”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进去第一个区域。脚步声响起,啪嗒,第一个假人出现,在建筑的窗户后面,我抬手便是一枪,假人应声倒地。
  我回头一看,丁总的话还没有说完,后面的话他是不敢再说了,连带着嘴巴也合不上了。
  继续前行,我心无旁骛,虽然刚才算是小小的让丁总难堪了一下,可我没觉得有什么可以得意的。
  他只是我今天遇到的一个过客,跟灰尘一样没区别。
  前行,听声,辨位,举枪,设计,我感觉我是老司机,自然而然就会了,如丝一般顺滑。
  全部完成,我走到了柳笙和丁总面前,丁总看着我,说:“柳小姐,你确定你没有骗我?他真的是新手?”
  柳笙哈哈一笑,拉着我走了。
  走到了远处,柳笙看了我一眼。说:“怪胎。”

  我笑笑,说:“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是对我的夸奖吗?”
  柳笙说:“对了,一会请你吃饭,谢谢你帮我赢了钱。”
  我说:“你跟别人那我打赌?”
  柳笙点了点头,说:“那个傻逼说你过不了一半,他输了,应该会给我转账的。”
  叮咚,柳笙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说:“钱到账了。”
  我问柳笙有多少,柳笙说是五万。
  随便小赌一下,就是这么大的赌注,真有钱。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训练,内容是应对各种情况,有些情况很奇葩,让我不由的怀疑是不是柳笙故意整我的。
  不过,我还挺喜欢的,身体很适应这种状态。真有点行走在枪林弹雨中的感觉。

  又是一天过去,吃完了晚饭,白子惠坐在了我的对面,以往这个时间,她在工作,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有事。
  我放下手机,我说:“老婆,有事?”
  白子惠说:“是有点事想跟你谈。”
  我说:“有事说事,这么严肃干什么?”
  白子惠微微一笑,不过,笑得不好看,有点苦涩,看她这个样子,已经是很为难的事情,而让白子惠这样为难,一定是她家里面的事,白子惠家里的事那是大事,很复杂,却很不好处理。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抓住白子惠的手,说:“有什么不能开口的,咱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说吧,我跟你一起面对。”
  白子惠想了想,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妈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你父母过来住了,她说想要见见。”
  我一愣,白子惠的妈妈看上起文文静静的。但是闹起来也是不含糊,之前还想着要上吊,不能小看这个女人,所以,白子惠的妈妈要见我父母到底是什么意思?说起来,最近都挺舒心的。大舅妈和三舅妈也被摆平了,难道她们又开始兴风作浪?
  心里琢磨着,就没说话,白子惠说:“董宁,其实我也挺不理解我妈要见面,不过她说要谈谈我们结婚的事,总要双方家长见一下面。”

  我一愣,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
  我说:“老婆,你妈真的是这样说的?”
  别怪我这样,我是因为不相信,跟白子惠的妈妈打过交道,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为人特别的固执,之前她的种种做法,现在还让我心悸,她对我和白子惠可是坚决反对,这转了性,同意我和白子惠的事。我怎么感觉做梦呢。
  白子惠点了点头,说:“我妈说管了管不了我,被把关系弄得太生分了,索性便同意咱们的事,只不过,她要见见你爸妈,这事我找我爸确认了,我妈说的是真的。”
  我想了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狗改不了吃屎,虽然那这个来比喻白子惠妈妈不太好,但确实是这个道理。
  我犹豫了一下。说:“老婆,这不会是个坑吧。”
  白子惠说:“现在我妈心里到底是什么个想法,我也不清楚。”
  日期:2017-01-17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