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920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真是幻觉吗?”塔蓬也有些不自信了,想了想他还是拎起枪走到了河边,那河面依旧空空如也,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是当塔蓬刚一转手,一只白皙的手掌就没有任何征兆的摸到了他的后颈上,身体一麻,塔蓬整个人就瘫软到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塔蓬,你走来走去的烦不烦啊?”
  听到脚掌踩在枯草上的声音,坐在树下正准备睡觉的士兵有些生气了,一把掀开帽子,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年轻人。
  “别喊,不然……死!”
  士兵正想摸枪并罕见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而且任凭他如何张大嘴巴,喉咙里也是无法发出一丝声音来,现在的他,全身上下似乎只有眼皮可以眨动了。
  “召杜,住哪里?”方逸用缅甸话在他耳边问道,在缅甸呆了那么长时间,虽然不能自如的和缅甸人对话,但方逸说一些简单的用语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在……在,来人啊,敌袭,敌袭!”
  士兵发现自己似乎能发出声音来,马上就放声大喊了起来,但是他同时又发现,自己的喊声细的像蚊子叫一般,别说几十米外的同伴了,就是他自己也都听得不是很真切。
  “你……不老实!”
  方逸摇了摇头,伸手在那个士兵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士兵顿时感觉一阵身上一阵麻痒,好像有数百只蚂蚁钻入到了体内一般,难受的他拼命想扭动身体,但却是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一下,豆粒大的汗珠不断的从士兵额头滑落着。

  “说不说,召杜在什么地方?”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方逸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这次那个士兵老实了,拼命的眨巴着眼睛,想让方逸解除身上的痛苦。
  “河边,不远,大房子里,周围很空旷的大房子……”大口喘着气,士兵将他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他宁愿死去也不愿意再尝试刚才那种麻痒的感觉了,那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河边的大房子?周围很空旷?”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来彭家数次,都是从这个集镇进出的,所以对这里的地形算是非常了解了,按照这个士兵所说,方逸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张地图。
  “那岂不是老胡以前住的地方?”
  方逸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胡立志的那个地方离集镇还有一点距离,也许正是因为那周围没有建筑方便驻防,才被召杜给选中当自己居所的吧。

  “老胡,你的好酒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
  方逸知道,这个集镇是胡立志住的时间最久的一处地方,他在泰国的收藏十有**都转移了过来,为此胡立志还专门挖了三个地窖,而他带到金陵去的好酒,只不过是十之二三而已。
  方逸摇了摇头,随手一掌劈在了那人的脖颈上让其昏迷了过去,将帽子重新盖在那个士兵的脸上,方逸的身形快速的消失在了河边的树林之中。
  以前胡立志所住的那个房子,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型的军营,在房子周围驻扎了一圈的行军帐篷,将房子给拱卫了起来,在四周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在站岗放哨。
  不过这些士兵的精神都有些萎靡,昨儿先是前半夜在女人肚皮上驰骋,后半夜又接到了边界山集镇的战报,召杜将军召集人商讨了好一阵,连带着下面的军队也都戒备了起来。
  “你说刚才送进去的那个女人能支撑多长时间?”
  站在门口一高一矮两个哨兵吸着烟在聊着天,这次攻破集镇,光是年轻女人他们就抓了好几百个,除了挑出姿色特别漂亮的留给召杜将军之外,他们这些护卫将军的警卫们也是人人有份。
  “最多五十分钟,将军在生气的时候,总是会发泄的特别厉害的。”
  高个士兵抽了根烟,低声说道:“昨天送出来的那个女人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听说她是越南人,奶奶的,那皮肤可真白,你小子算是有福气了。”
  作为将军的贴身警卫,他们也是有很多福利的,像是将军玩过的女人,他们就可以过过手,昨儿刚好轮到了矮个子士兵,他在行军帐篷里忙活了一早上,这才刚刚出来站岗的。
  “是挺白的,不过身上被将军打的到处都是血痕……”矮个子士兵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刚才送进去的那个也不错,应该有一米七高吧,这么好身材的也很难见到,等下可就轮到你了……”
  “刚才那个?”听到矮个子士兵的话,高个子士兵没好气的说道:“将军早上发火了,你还指望她能活着出来?咱们要不要打个赌,她要是能活着,我输给你五十美元怎么样?”
  “那女人说不定能撑住呢,我和你赌了……”
  由于自己身材矮小,所以矮个子士兵对于高挑的女人总是特别迷恋的,当下说道:“我要是赢了,也不要你的钱,你把她让给我就行了……”
  在克钦独立军中,奉行的是大克钦主意,除了自己的族人之外,他们很少将外族人当人看,通常在被他们占领的区域,男人大多都会被杀掉,而女人则是沦落成了货物。
  “来人,把她给扔出去……”
  两人正在低声讨论着赌注的时候,院子里的房间发出了一个声音,两个士兵对视了一眼,忙不迭的进入到了房间里。

  往日胡立志所住的房间客厅,被改造成了一间卧室,沙发什么的全都被搬开了,在客厅中间只有一张偌大的床,此时的床上和地上均是血迹斑斑,并且还有一种靡靡的味道。
  “真是不经折腾,再换一个进来……”
  召杜只有三十五六岁的年龄,身材不是很高,但十分的健壮,此时他的腰间围着一张带有血迹的白色浴巾,正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抽着雪茄,血迹体液还有雪茄的味道,让整个房间内的空气浑浊不堪。
  “是,将军!”
  两人答应了一声,将床上那个浑身一丝不挂,圆睁着双眼已然是死去的女人用床单给包裹了起来,然后由矮个子士兵扛在了肩膀上,高个子士兵则是手脚麻利的给床上换了一个新床单,两人这才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间。
  “你输了,钱呢?”高个子士兵拍了拍前面同伴的肩膀,嘴里嘟囔了一句,“可惜了,这女人的身材真不错。”
  “没钱,都输光了!”
  虽然跟着将军打仗,得到钱财并不是很难,但显然矮个子士兵想赖账,当下开口说道:“那个越南女人还在我帐篷里,送给你了,就抵那五十美金,行不行?”

  “好,不过你要帮我去给将军挑个女人送过去……”看到刚才房间内的画面,高个子士兵一时间只感觉欲火焚身,谈好了条件之后,一头扎进了矮个子士兵的帐篷。
  方逸潜入到帐篷外围的时候,刚好看到那矮个子士兵将女人的尸体给扔在一处深坑里,从坑底传来的恶臭味令人闻之欲呕。
  方逸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跟着矮个子士兵身后,亲眼看着他从之前胡立志放杂物的一个房间里,拉出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孩。
  日期:2017-06-0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