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2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沉吟一下,楚天齐换了话题:“大爷,你家几口人?”
  老者不加思索,脱口而出:“还行。”
  楚天齐忍不住笑了:“大爷,怎么我问什么,你都说‘还行’呀?”
  老者咧嘴一笑:“还行。”
  楚天齐看出来了,就是问到天黑,老者也肯定就是那两个字。只是不知道对方是讲话习惯如此,还是有什么隐情?
  这家问不出所以然,那就换下一家。于是楚天齐隔了几家地块,到了另一户地里。
  这户人家共两人,一男一女,看样子是母子,女人岁数不太大,估计也就是五十岁不到的样子,男孩大概不到二十岁。
  楚天齐来在近前,主动打着招呼:“大姐,打茬子呢?”
  女人迟疑了一下,说:“你们城里人真是奇怪,你这二十郎当岁的,比额娃也大不了几岁,怎么叫额大姐呢?你该叫额‘姑姑’,用你们城里话叫‘阿姨’也行。”
  这几年和人打交道,还是头一次遇到愿意把自己叫老的人。楚天齐尴尬的笑了笑,才说:“你看上去和我家大姐年岁差不多,我就这么叫了,我大姐今年三十五岁。”
  女人“咯咯”一笑,面现羞色:“额哪有那么年轻?去年就四张了。”
  楚天齐心中暗道:原来这个女人四十一呀,我还以为四十七八呢?心里这么想,但他嘴上却是另外一套说辞:“是吗?不像,要我看顶多也就三十七八。”
  女人再次“咯咯”一笑:“要真那么年轻就好了。”
  “大姐,家里收成怎么样啊?”楚天齐又提出了相同的问题。
  “家……”话到半截,女人停了一下,才说,“还行。”

  怎么又是还行?楚天齐接着问:“现在不收税了,收入肯定多了不少吧?”
  “还行。”这次女人回答的很干脆。
  楚天齐换了话题:“怎么就你俩干活?他是你儿子?”
  “还行。”说完,女人脸色一红,可能是觉得答非所问吧,但却没有进行纠正。
  怎么回事?楚天齐脑中划了个大大的问号。
  “娘,别说了。”男孩忽然说了话。
  女人转回头:“娘跟客人说几句话,又咋了吗?”
  “你……”男孩脸色泛红,“娘,夜儿个那电视剧,你忘了?”

  “夜儿个甚电视剧?”女人反问。
  男孩道:“就是安平县电视台,天气预报完了演那个。”
  “电视剧又咋啦?”女人追问。
  “还咋了?”男孩没好气的说,“那个男人在外边打工,家里只有娘俩,那个女的……”

  “你这孬娃。”女人打断儿子,脸色通红,冲着楚天齐一笑,“娃着急让干活。”说完,快步走去。
  怪不得那个男孩瞪了自己好大一会儿,原来问题在这儿呀。昨晚那个电视剧,楚天齐也瞅了两眼,正是男主人公出外打工不久,女人便找了相好的。楚天齐苦笑着摇摇头:那小子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转身离开这家,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边吸边走向了另一家。
  又连着走了两家,都是家中年岁大的人说话,似乎还有意阻止年岁小的回答,也阻止让家里人抽自己给的香烟。而且所有和自己说话的人,一开始还是正常对答,但只要一听到关于种地的话题,立刻就是“还行”二字,即使后面换了话题,也是‘还行’不误。

  楚天齐决定到第五家试试,这家回话的是一个壮汉。刚开始的几句,楚天齐都没有提种田的事,而是说其它话题,对方都给了正常的回答。
  接着,楚天齐快速抛出了问题:“农业税减免带来了什么好处?”
  “带……还行。”壮汉关键时刻还是给出了标准答案。
  “什么叫还行?”楚天齐追问。
  “还行就是还行。”壮汉回答的理直气壮。

  楚天齐“噗嗤”一笑:“这位大哥,你总说“还行”是有……”
  “楚教授,楚教授……”连声呼喊传来,打断了楚天齐的话。
  楚天齐转头看去,只见路边一辆摩托车飞速驰来,虽然对方还没下车,但他已经知道,是候喜发来了。
  摩托车迅速停在路边,候喜发跃下车子,跨过地梗,深一脚浅一脚的快速而来。边跑边喊:“楚教授,你怎么不休息一会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一个好本钱才能把工作干好。”
  楚天齐没有接茬,就盯着候喜发奔来的方向。
  来在近前,候喜发先是冲着楚天齐一龇牙,然后又面向壮汉:“老五,和楚教授聊的咋样?”
  壮汉咧嘴一笑:“还行。”
  候喜发不再理壮汉,而是对楚天齐说:“呀,楚教授,不是额说你。也不休息一会儿,累倒了咋整?这大晌午的,要是中了暑,可扒瞎了。来,赶紧喝两瓶霍香正气。”说着,候喜发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药盒。
  “不喝。”说完,楚天齐转身走去。
  候喜发边跑边喊:“楚教授,楚教授,不要逞能,你是大地方来的大教授,可金贵着咧,不像额们这些皮糙肉厚的泥腿腿……”
  “你……”话到半截,楚天齐又停了下来。看着对方满脸汗泥,刚才又差点摔倒,楚天齐实在不忍说出申斥的话来,关键自己根本就管不着人家。
  候喜发举着药盒到了近前:“楚教授,你就喝……”
  “没事,不用了,我也经常到田间地头。”楚天齐摆了摆手。
  “楚教授,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候喜发迟疑着问。
  暗嘘了口气,楚天齐道:“候主任,怎么村民就知道说‘还行’?干脆长梁村改成‘还行村’算了?”
  候喜发脸上神色尴尬之极,憋了一会儿,才说:“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不会说话。平时有额在边上,他们还能说上几句,要是光自个在,就连句整话也说不了了。”
  楚天齐缓缓的说:“是吗?”
  “是,不信咱们去下一家。”候喜发说的很肯定。
  “我相信。”楚天齐点点头。
  “那咱们再换一家?”候喜发马上提出建议。
  “算了,我回村委会了。”楚天齐摆摆手,迈步走去。
  “咋了,难受?是不是真中暑了?我就说嘛……”候喜发喋喋不休的追了上来。
  下午楚天齐一直钻在村委会小屋里,准备晚饭不去吃了。但候喜发却可怜巴巴的在一旁等着,好话说尽,楚天齐只好跟着去了候家。
  匆匆吃完晚饭后,楚天齐回到小屋里,直接仰躺在床上。
  眼望顶棚,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心中暗道:已经来长梁村满四天了,除了说过一些车轱辘话外,听到最多的就是“还行”二字。今天中午可是突然袭击,但也失败了,这可如何是好?
  “噗嗤”一声,楚天齐又笑了,是被自己逗乐的,他忽然想到了自己讲的“还行村”三字。
  已经在床上躺了很久,楚天齐都在思考调研的事。
  本来自己想的挺好,先不经过县、乡,而是以私人身份进行调研,以期掌握来自最基层的最真实情况,但现在看来,自己想错了。
  从这几天的情形看,村民肯定是被统一了口径,最起码家里主事人都接受了相关要求。候喜发形影不离,就是在监视自己,掌控大局,所谓的引荐、照顾只是借口。
  日期:2018-01-11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