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76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军矢口否认:“我没害他!”
  李睿道:“你是没有意害他,但你的行为会无意中伤害他的。”
  冯军又急又怕,脸色红涨,咬牙切齿的说:“你非要我说是吧?我不说你就去告诉秘书长?好你个李睿,我原来一直瞎了眼,以为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朋友呢,谁想到你就是领导的走狗,眼里只想着讨好领导,为此不惜出卖朋友,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我怎么会认识了你……”
  李睿抬手道:“秘书长其实是我舅舅,你说我应该帮你还是帮他?”
  冯军一下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张口结舌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睿道:“现在,要么你自己主动交代,求个宽大处理,要么我去汇报给秘书长,让他派人调查,你自己选吧?”
  冯军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大叫道:“李睿,你这是往死路上逼我啊!你特么就不能假装没听见吗?”
  李睿嘿然叹气,不再理他,开门走了出去。
  冯军知道他是要去找杜民生汇报此事,有心上去拦住,却也知道拦得了一时,拦不了一世,但留下来不动也不行,因为很快就会被秘书长找过来,可如果真要离开这里,那就永远也回不来了,又上哪捞钱自救?
  他一时间左右为难,心情激荡,蹲到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李睿很快见到了秘书长杜民生,说正事之前,先说了冯军这件私事。
  杜民生听说冯军可能拿自己的名头作权钱交易捞钱,也吓了一跳,虽说省里有吕舟行看着,就算自己真出了什么事,也伤不了自己皮毛,但肯定会伤及名誉啊,哪怕事情真相非常清楚,是冯军为了还债铤而走险这么干的,但政敌以及某些阴谋论的群众会说,这是自己在捞钱的过程中被人发现,为了自保,才丢车保帅,把锅塞到秘书冯军背上的,这种谣言要是流传出去,也是非常可怕的,想到这起身绕出办公桌,道:“带我去见冯军!”

  两人快步赶到楼梯间,却发现冯军已经不在,地上留着几滴泪水,显得凄凉而又诡异。
  杜民生道:“小睿,你马上去追他回来,他肯定是刚离开不久,还没走远,务必给我把他揪回来。实在不行,就调动保安。”
  李睿答应下来,也不乘电梯,直接顺楼梯跑了下去。
  八层楼,很快就跑了下来,跑出楼梯间,往一层一望,没有冯军的身影。李睿又跑出去站到楼下台阶上,见大院四下里也没冯军的影子,正发愁的当儿,杜民生打来了电话。
  “小睿,快上来,冯军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在楼顶,嚷嚷着要跳楼,还说是你害死他的!你找错方向了,他原来跑楼顶去了。”
  李睿吓得打个机灵,转身要回到楼里,想了想又往后站了几步,抬头往楼顶看去,以现在所在位置与楼顶近乎平面的角度,看不到任何人在楼顶,他嘿了一声,甩开大步跑进楼里。
  两分钟后,李睿火急火燎的赶到楼顶天台,发现杜民生就在门内站着,正脸色阴沉的看着右前方不远处,顺他目光望去,见冯军站在大楼南端的天台边沿前,一条腿已经踩在了上面,正在哭闹:“我没活路了啊,公丨安丨局一帮屎蛋,抓不回人来,我自己想办法自救,李睿他个走狗又不答应,我只能死了呀……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跟李睿交了朋友,他是天底下头号无情无义的卑鄙小人,甘心做领导的走狗,我自救关他屁事啊,他非要管……”

  杜民生忽然说道:“我再说一遍,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不要做傻事,你赶紧下来,回去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冯军根本没听他的话,继续叫喊:“老天爷啊,我冯军做错了什么事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我不过是想多赚点钱啊,为什么连我这个老同学都骗,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李睿上前几步,叫道:“冯哥,你先别激动,你先下来,你的事我不管了好不好,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千万别做傻事,想想你老婆,再想想你孩子……”
  冯军回头看他一眼,泪流满面的说:“我连自己都顾不了了,还想他们干什么?李睿,李睿!你个走狗,你个小人,你偷听我打电话,还出卖我,卖友求荣,你真他妈卑鄙无耻啊,你不是人,我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李睿忙道:“好,我卑鄙,我无耻,我不是人,但你先下来好不好。我不管你这事儿了,行不?我回头去找专案组,请他们组织精干力量,尽快抓捕李忠伟归案,你放心……”

  “放心?”,冯军嘲讽的笑了两声,“这个词我听了不下一百遍了,到现在也没线索,我上哪放心去?李睿,我今天就死了,死之前祝你升官发财,哈哈,哈哈哈……”
  他说完这话,一点机会也不留给李睿与杜民生,耸身一扑,就从边沿上扑倒下去。
  李睿看在眼中,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不要”,说着话也冲了过去。
  杜民生也是面色大变,第一时间跑过去。
  可惜二人离得太远了,等跑到边沿前时,也已经听到楼下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重物落地声响。
  李睿吓得冷不丁打个寒颤,一股寒气袭上尾椎骨,身子顿时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杜民生反应要好一些,还探头出去往下望了望,看过后缩回头来,站直身子,默然无语。
  二人呆了好半天,李睿才回过神来,兀自不敢相信的问道:“冯军他……他真跳下去了?”
  杜民生叹道:“小睿,你今天这事做得很对,但是你第一天知道内情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如果你早告诉我,我或许能找到帮他的办法,也不至于发生现在这种事啊。”
  李睿脑袋里乱七八糟,耳朵里嗡嗡作响,听到了他的话,却根本没听到心里边去,脑海中不断回放冯军刚才跳楼的那一幕,一时间心绪纠结悲切,很想大吼几声,又想抽自己两个嘴巴。
  “必须马上善后,我先下去处理,你就不要再插手了!”

  杜民生说完这话,脸色肃静的走向楼门。
  李睿回过神来,知道他让自己别再插手,是在变相的保护自己,否则的话,自己会被冯军家人以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外人认作是害死冯军的元凶,不过事实上,自己与冯军之死也有脱不开的关系,若非自己苦苦相逼,冯军也不会走上绝路,想到这儿唉声叹气,如丧考妣。
  他忽然好后悔,后悔没有从藏在瑞士银行里的小金库中拿出一千万,暂时借给冯军还债,金钱虽然宝贵,但也没有人命重要,钱花了可以再挣回来,人命没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他又恨自己太较真,干吗非逼冯军说出内情,如果刚才能放过他一马,他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他又想到冯军的老婆孩子,日后将要孤苦伶仃的生活下去,而冯军身上的千万债务又将转移到他们头上,他们将会面对怎样的苦难生活啊……

  真是“越出事越来事”,他这正全身心陷在冯军之死里面无法自拔的时候,叮的一响,手机上来了条短信,他拿出手机一看,短信是张旖嫙发来的,内容是:“我已经上车了,半小时后到!”
  日期:2018-01-11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