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14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赶去爸妈家的路,她忍不住给权泽曜打去一通电话,连线通了,但很快又断了。
  听筒传出‘对不起,您拔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的提示。

  很明显,是对方挂了她的电话。
  她尝试着再拔过号去,提示变成了对方用户已关机。
  她整颗心都不由地揪紧,精神一度变得恍惚起来。
  权泽曜讨厌她,都已经讨厌到连她的一通电话都不愿意接听了么?
  她无奈地低下头去,定定地盯着被她紧紧攥在手里的手机,眼泪无声地滑落几滴。

  出租车很快抵达了目的地。
  顾纯情下了车,抬头望着眼前的公寓住宅楼,用了好几分钟才平复好情绪。
  她轻车熟路,很快到了家门前。
  在门前呆站了几秒,她在脑酝酿着爸妈若问起权泽曜时她该如何搪塞,实话实说的话,是权泽曜去韩国出差,还没有回来。
  好像……她只能这么回答。
  深吸一口气,她伸手准备去按门铃,兜里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她快速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母亲打来的。

  她都到家门口了,自然不会多此一举地接起电话,索性直接按了门铃。
  很快,有人来给她开了门,但开门的人不是母亲,也不是父亲,而是权泽曜。
  权泽曜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机附在耳边,像是正在给谁打电话的样子,他的另一只手握着门把手,目光在与她的视线交汇的那一瞬,神情略微僵了下。
  顾纯情呆住了。
  “来了。”权泽曜声音淡淡的,他收起手机,直接按了挂机键,而顾纯情这边的来电也跟着挂断了。
  认出权泽曜手里拿着的是母亲的手机,顾纯情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刚那通电话是权泽曜用母亲的手机打过来的。
  “我的手机没电了。”权泽曜补充一句,并侧开身子,将她让进了屋。
  她愣愣地看着权泽曜将门关,迈步往客厅方向走去的背影,一时间大脑还没能从震惊回过神来。
  权泽曜刚刚说的那句‘我的手机没电了’是在向她解释他没接听她电话的原因?
  “纯情,你来了。”母亲热情的喊声,将顾纯情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寻声望去,见母亲眉开眼笑地朝她走过来。
  母亲穿着围裙,嘴角高高地扬着,心情似乎很不错。
  “妈,爸呢?”
  “你爸在厨房盛汤呢,晚饭已经好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说完,母亲将她下打量一番,嘴里嘀咕了句:“你怎么穿成这样来了?”
  “我……今天培训来着。”

  “培训什么?”
  “艺人培训。”
  母亲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表情也没有刚才那般明朗了,甚至冲她抱怨起来:“我听泽曜说了,你准备当艺人,艺人有什么好的,整天抛头露面的。”
  “你别管了。”

  “你说你都结婚了,还瞎折腾什么,我跟你爸还等着抱外孙呢。”
  “妈……”
  顾纯情脸一热,眼神不由自主地朝权泽曜瞄了过去。
  权泽曜神情淡淡的,丝毫没有被母亲说的话影响到。
  “我说错了吗?婚都结了,你还当什么艺人?不老老实实地给我们生个大胖外孙,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母亲越说越来气,白眼一个又一个地朝她瞪过来。
  她无奈扶额,好在这时,父亲端着一大碗汤从厨房走出来,冲着母亲喊了一嗓子:“你行了,少说两句,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怎么唠叨起来没完没了的。”
  “我还不是替她着想。”
  “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你别瞎掺和。”
  “我怎么瞎掺和了?”

  “我不想跟你斗嘴,孩子难得回家来一起吃顿饭,你别老唠唠叨叨的。”
  “谁唠叨啊!”
  “你唠叨。”
  “你才唠叨,你最唠叨。”

  “我说不过你,我唠叨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看着爸妈斗嘴,顾纯情有些哭笑不得。
  每次回家,家里总是这么热闹,爸妈斗嘴斗了大半辈子,但感情依旧非常好。
  有时候,她真的很羡慕他们,如果她和权泽曜的感情也能像他们一样好了,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太骨感。
  她与权泽曜之间仿佛隔着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他们的关系不知何时变得很疏远,以后还有可能会更疏远。
  这种感觉让顾纯情异常的害怕。
  四个人围坐在桌前吃饭的时候,顾纯情十分沉默。
  权泽曜坐在她的旁边,她却没有勇气转过头去看权泽曜一眼。
  “你说说你,好几个月都不回来看看我们,白把你养这么大了。”母亲又开始抱怨起来了。
  顾纯情脑袋越垂越低。

  “还是泽曜有心,去韩国出差回来,一下飞机直接赶了过来,还给我们带了礼物。”
  说起权泽曜,母亲的语气立刻变得缓和。
  顾纯情咽了咽嗓子,抬起头来看了眼母亲。
  母亲正用筷子不停地往权泽曜碗里夹菜,真不知道谁才是她亲生的。

  “对了泽曜,你爸爸最近身体怎么样?”父亲插了句话。
  权泽曜平静地说:“他很好。”
  “那好,记得让他按时吃药,药不能停。”
  “我会提醒他。”
  听父亲提起权泽曜的爸爸权智,顾纯情不由记起了一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正是因为那件事才最终促成了她与权泽曜的婚姻。
  顾纯情的父亲是心脑科医生,一年前,权智突发心脏病被送往医院,当时负责抢救的医生正是她的父亲顾白。
  权智病情危急,经过医护人员长达六个多小时的不懈抢救,他才终于保住性命,他的手术做的非常成功。
  醒来后,权智了解到自己当时被抢救的情况,对主刀的医生顾白充满了感激,他开了一张支票给顾白,但顾白没收,住院三个多月来,他与顾白时不时地聊天,久而久之,两人倒成了朋友。

  顾纯情是偶然一次去给在医院值班的父亲送换洗衣服时,才得知曜星集团的董事长住院的消息。
  她老早听说曜星集团的董事长是权泽曜的父亲,也理解那个时候的权泽曜身在国外,并没有收到自己父亲生病住院的消息,所以她时常偷偷溜进医院,打着护工的幌子去照顾权智。
  权智其实并没有请护工,但他挺喜欢顾纯情这个小姑娘,让属下的人暗去调查了一番,才知道顾纯情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女儿,而且顾纯情和权泽曜曾经读同一所高,两人是同班同学,关系似乎还不一般,他心大抵猜到顾纯情为何会那样细心地照料他。
  一年后,他促成了顾纯情和权泽曜的婚事。

  在双方家人看来,这是美事一桩。
  然而,顾纯情心里却很清楚,权泽曜一直误以为是她故意接近权智,讨好权智,机关算计,从而才换来能够成为权太太的机会。
  其实顾纯情会选择照顾权智,完全是出于喜欢权泽曜。
  她当时并没有想太多,更没有以为自己照顾了权智,能和权泽曜结婚,所有的事情都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当权智很认真地问她,是否愿意嫁给权泽曜的时候,她还是点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