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10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朝权泽曜看了一眼,点头。
  “好好跑,我会给你加油。”
  说话间,权泽曜重重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这让她异常震惊。
  “今天本来不想来的,运动会实在没劲,不过听说你要参加赛,我想了想,还是有必要过来给你加个油。”
  顾纯情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权泽曜专程来给她加油打气,简直让她受宠若惊。
  “万一我输了怎么办?”许久,她才好不容易说出一句话来。
  权泽曜‘噗哧’一声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肥脸,笑着说:“你肯定会输,所以没必要担心这个问题。”
  顾纯情无语,朝权泽曜丢去一个大白眼。
  权泽曜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伸手摸摸她的头,说道:“给我好好跑。”

  ‘滴——’一声汽车鸣笛声,将深陷回忆之的顾纯情惊醒过来。
  她环了一眼四周,发现路堵车了,好几辆车的车主都不耐烦地将头探出车窗,张望前方的路况。
  她深吸几口气,将手机装回包里,继续走路。
  回到家已经七点多了,她一进门,闻到一股浓浓的饭菜香气。
  管家最先迎来。
  顾纯情掏出钱包,将管家垫付的车钱还给管家,管家一脸不好意思地将钱收下,示意了一下餐厅方向说:“少夫人,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她没什么胃口,刚想说不吃了,管家又补充一句:“少爷也在。”
  “他回来了?”
  “是的。”
  顾纯情吃惊不小。
  权泽曜今天是怎么回事?居然回来这么早……
  “少爷在等你,好像有话想跟你说。”管家再次示意了一下餐厅方向。
  即便此时此刻顾纯情不太想见到权泽曜,但犹豫了几秒,她还是迈步往餐厅去了。
  桌是丰盛的晚餐,权泽曜正慢条斯理的用餐,见她回来,他眼皮微微抬了下,没说话。

  她拉开椅子坐下,佣人立刻为她摆碗筷。
  “你找我?”
  她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权泽曜看她一眼,然后放下手里的筷子,拿起餐布擦了下手,一本正经地问道:“去公司干什么?”
  “跟你有关系吗?”
  顾纯情声音冷冷的,她还在因为自己被锁在别墅书房里的事情而感到很不愉快,尤其是当她确认自己一夜没回家,手机却没有一通有关权泽曜的电话时,那种无力的心痛和哀怨,已然快让她的精神崩溃。
  “那是我的公司,我有权利过问。”
  “腿长在我身,我想去哪里去哪里,这是我的权利。”顾纯情想都不想硬梆梆地反驳回去。

  权泽曜不禁愣了下。
  顾纯情在他面前,一直以来都像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她都不曾反驳过他的观点,如今她甚至可以把无辜可怜演绎到淋漓尽致,但今天的顾纯情,有点不太一样。
  她的脸没有当初那般模样,连无辜可怜都没有在她的脸表现出一丝一毫,有的,反而是强硬和冰冷。
  用了几秒钟定神,他将视线从顾纯情的脸移开,垂眸拿起筷子,继续慢条斯理的用餐。
  顾纯情面色沉了下,见他一声不吭,似乎不打算再说什么,便起身离开了餐厅。
  顾纯情直接回了二楼的房间。
  在床边坐下来,她的目光盯着床头柜自己身着白色婚纱的照片,心头顿时涌起了千层浪。
  她与权泽曜并没有拍婚纱照,领证前,她预约了看婚纱,但那天权泽曜放了她鸽子,她自己在婚纱店试过婚纱后,找人拍下了这张照片。
  现在想起来,她忽然被一股凄凉感包围住。
  婚后,她和权泽曜的婚礼拖了三个月都还没有办,权泽曜对这件事情不闻不问,好像根本不在意。
  她不明白为什么,权泽曜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还记得高时代的那个权泽曜,虽然霸道,有时不讲理,但是对她却是足够温柔,亦或者说足够义气。

  当时的顾纯情,可以说是权泽曜的小跟班,起初不是她主动要跟着权泽曜的,而是权泽曜主动让她跟着他,指名让她当‘小弟’。
  用权泽曜的话说是‘你跟着我,不会再有人嘲笑你,欺负你’。
  顾纯情是班唯一的胖女生,当然,她长得不漂亮,加肥胖,显得更丑了。
  她时常被同学取笑,甚至被男生拿来与漂亮女生对,女生大多只是拿她的‘胖’开玩笑,但过火的时候,她的书桌里总是被塞满垃圾,很多次,她被逼无奈不得不替别人做值日。
  终于有一天,一个坐在教室最后排,整天趴在桌睡觉的男生忍无可忍替她出了头,那个男生是权泽曜。
  可能是看不过她被取笑,被欺负,权泽曜帮了她,还同意她做他的小跟班,以免她再被人睢不起。
  她感谢权泽曜,每天早给权泽曜带牛奶和面包,午会和权泽曜一起去食堂吃午饭,放学也会一起离校。
  她觉得那段时间是她高时代最快乐的日子。
  高一那年的秋季运动会,她在女子一千五百米长跑赛不幸跌倒,摔破了膝盖,她很想放弃赛,是权泽曜在跑道外拼命给她加油打气,她才强撑着站起来,重新开跑。

  那样的权泽曜,让她印象极为深刻,至今她都忘不了他当时认真的脸孔。
  其他参赛选手都抵达了终点,唯有她还在跑道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前进。
  罗烨在当时,与权泽曜的关系最好,看权泽曜一直为顾纯情加油打气,他也加入其,几乎是和权泽曜一路跟着顾纯情的步伐到达终点。
  顾纯情跑了个倒数第一名,但值得庆幸的是,她跑完了全程。
  抵达终点,顾纯情两条腿已经软得站不住,她瘫在地,一身臭汗,累得几乎虚脱。
  权泽曜背着她,一路走走停停地去了医务室。

  要知道,那时的权泽曜还很清瘦,背着一百五十斤的她是非常吃力的,她已记不得权泽曜停下来休息了多少次,她只记得自己热泪盈眶,趴在权泽曜背哭得像个小孩儿。
  “哭什么哭?倒数第一怎么了?你有点出息行不行!”权泽曜气喘吁吁地说。
  顾纯情边哭边说,“我是太高兴了。”
  “难过你不哭,高兴你却哭,你神经病啊!是不是人类……”
  权泽曜唠叨了她一路,但她的内心却是无的温暖。

  她至今都还记得权泽曜每天早进教室,看见她的第一句话是——早好,小胖子。
  ‘小胖子’是权泽曜给她起的昵称,每天不知道被喊多少遍,但她从来不生气,总是会傻傻地笑。
  好像自从她高三那年鼓起勇气向权泽曜告白之后,权泽曜对她只剩下了嫌弃,之后,权泽曜出国了,留下她被同学们嘲笑和指指点点。
  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好过,顾纯情已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太多的压力让她高考落榜,原本成绩不错的她,最终只能进入一家三流大学读。

  想到这些,顾纯情重重地叹息一声。
  她后悔自己当时鲁莽的行为,这世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又丑又胖的女人?权泽曜最多是拿她当个小弟,帮她也不过是看她被欺负,是她自多作情罢了。
  如果她没有向权泽曜表明心意,说不定他们现在还能像以前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