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7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穿成这样,想勾引谁犯罪?”
  “你放开我。”
  “如果我不呢?”

  “你……”
  顾纯情真的搞不懂权泽曜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明明说讨厌她的是他,不希望她靠近他的,也是他。
  她决定离他远一点,不再纠缠他,他却抓着她不放了。
  “你到底想怎样?”
  权泽曜冷笑一声,伸手撩了一下她的裙子,她顿时慌了,连忙甩开权泽曜的手,忍不住怒斥一声:“你无耻。”
  “老公看老婆,这不是天经地义么,何况你穿成这样找到这里来,不是给我看的?”
  “……”
  顾纯情咬了咬牙,拼命想要摆脱权泽曜,谁料她挣扎的越大力,权泽曜越是不放开她,好似在跟她较劲一般。
  “权泽曜,你够了。”
  她的眼眶瞪得通红,权泽曜脸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深了。

  好一会儿,他忽然丢来一个字——脱!
  犹如重达千斤的巨石,重重地压在她的心口。
  “你什么意思?”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你放开我。”
  “好啊!”

  权泽曜笑着应声,话说完,用力一甩手,直接将她甩到了沙发。
  她的大脑陷入一阵恍惚的空白,还没回过神,权泽曜的身躯已是重重地向她压了过来。
  看着权泽曜的脸越来越近,她本能的抬起手掌,甩了权泽曜一个耳光。
  ‘啪’地一声,耳光响亮。
  权泽曜的一侧脸颊瞬时泛起一个微红的巴掌印。
  顾纯情的手在颤抖,手掌又麻又痛。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怕是把权泽曜打疼了。

  “对不……”
  一个‘起’字还没说完,身体被权泽曜一把翻过去,她挣扎着要起身,双手却被权泽曜紧扣在了身后。
  “你要干什么?”
  “给你回礼。”
  “权泽曜,你放……”后面的话,顾纯情都没来得及说出口,被一股尖锐的痛硬生生地打断。
  疼痛一波接着一波……
  她咬着牙,疼得阵阵抽气,身后的人却是如狼似虎,简直恨不得弄死她。

  顾纯情强忍了过来。
  身体稍稍恢复一些力气的时候,权泽曜已经摔门而去很久。
  她慢慢爬起来,理好身的裙子,有些疲惫地朝门口走去。
  伸手拧动门把,门却拉不开。
  她以为是自己力气太小了,所以加重了力道,可门仍旧拉不开。
  门好像被人锁了。
  她心里顿时一阵慌张,摸遍了全身才后知后觉地记起,她的包包和手机都在梅如花的车里。
  她的裙子没有兜,包包与服装很不搭配,索性听梅如花的,将东西全部留在了车。
  天呐!
  她好像被困在这里了。
  这个权泽曜,走走,为什么要把她锁在这里?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在门前站定数秒,她用力敲门,大喊大叫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应声,更加没有人来开门。
  她焦头烂额,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在书房里晃来晃去。
  派对的劲爆音乐还在聒噪,虽然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但她依旧听得见那音乐声,以及人群的嘻闹声。
  她走到窗前,望了一眼外面。
  书房在二楼,外面是后院,只可惜书房的窗下是泳池。
  她打开窗户,音乐声立刻响彻耳际,她冲着外面大喊起来,奈何她的声音被淹没在了音乐声。
  她总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她得想办法出去。
  她走到门前,大力拍着门,依旧没有人应。

  好像,她只能选择从窗户跳出去了,庆幸的是,楼下是泳池,即便跳出去,她也是落入水,而不是摔在地。
  可更大的问题是,她不懂水性……
  万一没有人发现她落水,她淹死在池子里怎么办?
  派对那么多人,靠近泳池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眼看着水池边的人慢慢散去,都围到派对去了,她想要从窗口逃出去的想法也此破灭。
  她不能冒着生命危险这样跳进水里,或许梅如花发现她不见了,会找她。

  她抱着这一丝丝的希望盯着派对的人群,拼命寻找着梅如花的身影,可是人太多了,她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梅如花。
  她想砸碎书房的玻璃窗,但刚刚她大喊大叫都没有人听见,即便她砸碎窗户,也不会有人意识到她被困在了这里。
  临近十二点,派对结束了,人群走得七七八八,侍者大概收拾了一下残局散了。
  最后离开别墅的侍者,将别墅的总电闸关掉后,也匆匆走了。
  顾纯情不知何时睡着的,她醒来时,书房里已是一片漆黑。
  周围很静,没了音乐声,也没有人群嘻闹的声音。
  她怔了怔神,缓缓起了身。

  双眼适应了一下黑暗,她借着窗前洒落的月光,慢慢走到窗边向外望去,外面黑呼呼的,派对早已结束,后院里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她本想等到派对结束,音乐被关掉的时候再想办法寻求帮助,可这一等,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思来想去,这都怪她,这种时候怎么还能睡得着。
  重重地叹了口气,她摸黑找到灯的开关,试了一下,室内的灯却不亮。
  无奈之下,她只好摸黑回到沙发,等待天明再想办法。

  这一觉睡过去,好几次把她冻醒。
  窗户都是关着的,不晓得从哪里吹来的凉风,嗖嗖地往她脖子里钻。
  她窝在沙发,瑟缩成一团。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别墅里依旧静悄悄的,她叫喊了半天,无人回应。
  在书房里翻了翻,这里除了书,是纸笔,根本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帮助她逃离这里的。
  夜里十二点,权泽曜回到家。
  这是他三个月以来回来最早的一次。
  一楼大厅的主灯已经关掉,只亮着几盏壁灯,光线很昏暗。
  佣人们都休息了,只剩下管家一个人还坐在客厅的沙发。
  见他回来,管家快步迎来。
  “少爷,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管家一脸的难以置信。
  权泽曜睨他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大步了楼。

  举办露天派对的那栋私人别墅是属于权泽曜名下的私有房产,公关部的主管罗烨是他的下属兼好友,要不是罗烨软磨硬泡,他才不会把别墅借出去办派对。
  他没在那里停留多久,嫌派对太吵闹,见过顾纯情之后他离开了。
  之后他和罗烨约着去酒吧喝酒,不知怎么的,今晚的他一看到酒,莫名感觉厌恶,因此,他在酒吧待的时间也不长,差不多是单纯地与罗烨聊了会天,而且大多是谈公司的事,然后他早早回来了。
  了楼,他直奔主卧,像往常一样推开门,大力将门甩,借着窗前洒落的月光,他愕然发现床空无一人。
  他不禁一愣。
  平时,他一回来会看到床睡着一个人,此时看到床单铺得平平整整,他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开了灯,确定顾纯情真的不在,他多少有点吃惊。
  正盯着空空的大床怔神时,房门被人敲响。
  隔着门,管家的声音传了进来,“少爷,少夫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管家其实并不是在等权泽曜,他等的人是顾纯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