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
第5节

作者: 暖阳暖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院占地面积很大,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游泳池,来参加派对的男士大多西装革履,女士大多都不惧夜风的凛冽,衣着非常单薄。
  看到两个年轻女孩子坐在泳池边有说有笑,双脚都泡在池子里,顾纯情不禁打了个寒颤。
  现在已经入秋,晚是有些凉的。
  冷风拂在身,凉飕飕的。
  侍者从旁经过时,梅如花拿了两杯鸡尾酒,将其一杯给了顾纯情。
  顾纯情接过酒,没喝。
  “我好像看到熟人了,我们去打个招呼。”梅如花的视线盯着不远处与几个女士正在谈笑的高个子男士,说话间,她已迈着优雅的步伐朝那名男士走去。
  梅如花虽已年过四十,但她保养的非常好,看去也三十多岁的样子,加生育后勤于锻炼,身材也没有走样。
  顾纯情一度很佩服梅如花,这女人多年前离了婚,独自一人带着一儿一女,生活工作却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实在很强大。
  高个男子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五官端正,皮肤有些黝黑,却是穿了一套白色的西装,在灯光的照射下,站在人群,男子十分的显眼。
  似乎是发现梅如花和顾纯情朝自己走了过来,他三言两语将围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打发走。

  女人们一散开,他两三步迎来,主动给了梅如花一个大大的拥抱。
  “如花姐,好久不见。”
  男人顾纯情想象热情很多,拥抱还不够,他还在梅如花的脸轻轻地吻了一下。
  梅如花呵呵一笑,轻轻地推了推男人,男人倒也识趣,拉开了与她的距离,没再往她跟前凑。
  “如花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这可是私人派对。”
  “当然是受到了邀请。”
  “该不会……”男人眉头挑了下,眼闪过一抹诧色。
  梅如花下巴微微仰起来,神情流露出一丝得意,不急不慌地说:“以后我们是同事了。”
  “你来曜星集团了?”男人很震惊,双眼一下子瞪大。
  “没错。”
  男人愣了几秒,脸很快堆起了笑。
  “我之前说,你在那家小破公司太屈才,你早该离开那里,对了,你怎么突然想通来曜星了?”
  “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说话间,梅如花的视线往站在旁边的顾纯情脸看了一眼,唇角微微扬了下,立刻把顾纯情介绍给男人认识:“这是我一个妹妹,顾纯情。”
  男人眯着眼睛,笑容有点假惺惺的。
  “美女,你好,我是周子正,曜星集团的艺人经纪人,如花姐是我的前辈。”
  男人主动打招呼,顾纯情也礼貌回应:“你好。”

  梅如花和周子正有说有笑,顾纯情站在一旁,时不时附和着笑一声。
  不久,又有一些年轻的男男女女来了,派对变得越来越热闹。
  顾纯情被梅如花带着见了几个知名人士,之后,梅如花与那些人聊开了,几乎把她晾在一边。
  她百无聊赖地喝着杯子里的酒,一杯喝完,又从侍者的托盘取了一杯拿在手,在后院转了一会儿,她实在有些冷,便端着酒杯进了屋。
  隔着玻璃窗,看到梅如花与那些知名人士聊得热火朝天,她叹息一声。
  抬腕看了眼手表,已经九点多了,她忽然有点想回家,尽管这个时间权泽曜不会在家里,回去也是她冷冷清清一个人。
  她盯着外面热闹的场景,忽然陷入了一阵失神。
  “小姐,权少请你去二楼一见。”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她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跟自己说话,但‘权少’两个字,毫无疑问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一脸茫然地回了头。
  身后站着一个侍者,侍者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小姐,权少请你去二楼一见。”
  “我?”
  “是的。”
  侍者示意了一下楼的楼梯,说:“请吧!权少在等你。”

  “权少是……”
  “小姐,请移步楼。”侍者抢着说,再次示意了一下楼梯方向。
  顾纯情的目光盯着楼的楼梯,心跳不知不觉加快。
  侍者口所说的‘权少’该不会是权泽曜吧?
  这里是曜星集团公关部主管办的私人派对,权泽曜算真的在这里,她也不会觉得怪,而且S市能被称为‘权少’的,恐怕除了权泽曜,没有别人了。
  一定是他!
  他请她楼,为什么?
  他不是很讨厌她的吗?为何要请她去?
  很多疑问在她的脑爆炸开来,她紧张地握紧了双拳,盯着楼梯看了好一会儿,才挪动僵硬的腿,一步一步地踏楼梯。
  侍者跟在她身后,到了二楼以后,示意走廊右侧方说:“权少在第二个房间。”
  她点了下头,侍者非常礼貌地冲她欠了欠身,然后转身下楼去了。
  侍者离开好一会儿,她还是没有从紧张的情绪回过神来。
  盯着右侧第二个房间紧闭的门,她做了几个深呼吸,终是迈步走了过去。
  在门前站定数秒,她抬起手来轻轻敲了下门。
  很快,房间里有人应了声——进来。
  尽管隔着门板,但那个清冷的声音她听得很清楚,是权泽曜的声音。

  真的是他。
  不知怎么的,她心忽然升腾起了一股怯意,想走,可她的双脚却僵在原地迈不动步。
  权泽曜并没有在派对露面,他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他特意找她来又是为了什么事?
  她的大脑乱成一锅粥,越胡思乱想,她越不敢推开眼前的这道门。
  在她还在门前傻站着,犹豫不决的时候,门开了。

  室内的灯光透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愕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抬起头来,恰好对权泽曜那双幽黑的眸。
  “架子这么大?还得我亲自给你开门,请你进来?”一句不耐烦的话,从权泽曜的双唇间吐出。
  他的脸色不甚好看,尤其看她的目光不太友好。
  她微微垂眸,听到他又开口说话了,“进来,别傻站着。”

  语气并没有好一点,却是透着不容商量的霸道。
  话说完,他转身进了屋。
  她定了定神,跟了进去。
  刚把门关,他那清冷带着丝轻蔑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膜:“你挺有能耐的,居然能找到这里来。”
  “……”
  顾纯情浑身不由地一僵。
  听权泽曜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她知道他在这里,所以才故意来这里找他的。
  “不……”
  “站着干什么?我可没体罚你。”又是一句冷冷的话。
  她收了声,到嘴边的话无奈地咽了回去。
  权泽曜已经在沙发坐下了,这是一间书房,书架立于向南的墙边,很大,面摆满了书。沙发一共四个,两个长沙发,两个单人的,恰好摆了一圈,沙发的央,是一个木质的圆形茶几。
  茶几置有一套茶海,权泽曜正慢条斯理地沏着茶。
  她走过去,选了个距离权泽曜最远的位置坐下。

  权泽曜垂着眼帘,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
  “喝!”
  “我……”
  “喝!”他习惯性打断她。
  对于她的话,他总是没有耐性听下去。
  她深吸一口气,将面前那个小小的玻璃茶杯端起来,一口将茶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